首页

作者信息

捷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天 19 小时 之前
注册: 11/13/2013 - 21:41
积分: 7232

你在这里

阿拉斯加情歌 (2)RV横渡威廉王子湾

 沃星顿冰川

在到达沃星顿冰川(WORTHINGTON GLACIER)时,一个美色高潮迎面而来。只见一条巨大的冰川从远处的山谷间一泄而出,在一块巨岩前左右分流,有如两只手臂欲将巨岩抱起。定睛再看,那象白色河流似的冰川却是静止的,然而奔流的气势实在是生动。方圆数里之内,沃星顿冰川是风景的绝对主导,路经这里,人们无不被吸引而停车欣赏。我们被吸引得连停三次,距离冰川远,中,近处,各停一次。这里照相容易出好作品,任何人拿着好一点的相机看哪里景色好就“咔嚓”一下,其效果一定不会太差。我们拍照了不少照片后驱车来到冰川脚下的公园。在近处才看清冰川下溶化的水积成了一个湖。湖边草木丛生,湖光山色可以停下来欣赏。我们简短地停留一下,继续向山上冰川处前进,目的就是零距离接触冰川而立足其上。一路上我们不时要跳过一道道溶化的冰水,要小心避免踩到松动的石头上,还要避免陷足于软泥中。这里到处是黑色的松土和黑灰色的碎石,腿脚不利落的人向山上攀行会有相当的困难。总之,要触摸到冰川需要些努力,一般中青年人应该不成问题。最终我们攀登到高处容易接近冰川的地方,成功地站了在冰川上。沃星顿冰川是阿拉斯加最著名的十大冰川之一,排名第六,这条壮阔的冰川现在就在我们脚下,大家十分兴奋,摆起夸张的姿势照相。两万年前,我们所站立的地方是被覆盖在4000英尺的冰层之下。150年前冰川的倾泄终点还在我们刚才开过来的4号公路上。我拾起一个冰块,不禁想这冰块说不定是千万年前形成的哪。地球暖化,冰川溶化退缩加速,于是这“古董” 才会在我手中。回首山下,秀色如醇,在这里我们休息片刻,喝水。不不,应该说同时也是“饮色” ,因为我们的双眼一直不停地扫视四周的景色。我想将那块冰带回房车放在冰箱里,所以下山时急急忙忙,然而快到房车时,它溶化在我手中,留下一个小小的遗憾。自从到阿州以来,我就一直精神亢奋,小小的遗憾不足减低高兴的程度。我们继续行程,目送冰川远去,向外迪斯而来。

(沃星顿冰川)

 横渡威廉王子湾

 外迪斯在安克拉治东南304英里处,是西半球最北的不结冰港口。它地处于一条狭长的峡湾(FJORD) 之首,而这12英里的海峡尾端所接便是著名的威廉太子湾。这里平均年降雪量超过40英尺,山峰,冰川,瀑布处处可见,难怪外迪斯有小瑞士之称。傍晚我们到达了外迪斯,将房车停在离港口不远的一个房车营地。我望着远处夕阳下的山景,心想这里的风景完全可以媲美瑞士,毫不逊色。

 外迪斯城市很小,却有一个不小的思福维(SAFEWAY)超市,我们还去那里买了些需要的东西。做饭,吃饭,洗漱完毕已经十点多了,只是天还亮着,我们有些人兴致尚好走去码头观景,有些人困倦了便去睡觉。

 第二天,我一早就起来了,心里挺激动, 还有些紧张,因为我们要将房车开上“极光” 号渡轮,横渡威廉王子湾。我的那辆房车有32英尺长,要将它开上渡轮还是平生第一次,我感到非常有意思的,同时也有些担心如何将这样大的房车开上渡轮而不擦碰到东西。在排队经过安检之后,我的房车便雄赳赳地驶上“极光” 号,其实过程相当简单,没有遇到任何我预想的问题,因为上船的引桥相当宽,而船内空间也相当大,担心是多余了。

 “极光” 号一声笛鸣,起锚离港,沿峡湾从东而西向威廉王子湾驶去。此时云雾茫茫,太阳还没有出来。我不禁浮想联翩,暗想如以“瑞士” 般的外迪斯作为起点,而后的景色焉能次乎?威廉王子湾到底能有多美哪?太阳,太阳,你快出来,好让我能尽情地欣赏海湾的景色吧。李白在<梦游天 姥吟留别 > 中有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渡镜湖月。” 诗人因为听说天 姥神奇,所以想入非非而梦游天 姥。其实天 姥山远没有诗描述的那么好。我因为听说威廉王子湾美色绝伦,所以一定要亲临其境。要是太阳不出来,一切都被云雾笼罩着,那就糟了。我默念的是“我欲因之乘极光,一渡名湾沐朝阳。” 好象没有什么著名诗歌赞美威廉王子湾,恐怕著名的大诗人都没有到过这里,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它一定比诗还美。

 不知是让汽笛声唤醒,还是被我的默念打动,太阳在船行不久时便露出笑脸,山水的色彩随之变色。从这时起,对美色的尽情收获便开始了。我是一会儿船头,一会儿船尾,一会儿观景室,一会儿船顶不停地跑来跑去。我的相机“咔嚓咔嚓” 不停地响着。看这幅风景,朝阳初照群峰顶部,积雪处处;几片白云,傍山依依而浮;碧海万顷,波光粼粼,人在此景前很难不心旷神怡。看入迷时,几只海鸥突然优美地冲入画面,似乎这幅因错觉而停留在眼前的山水画突然活了起来。不多时海鸥又飘然地飞翔而去,我的错觉又开始重复。

 

 (排队上渡轮。最后那辆大RV就是我的。发现开大车你不用怕,别人都怕你)

 (威廉王子湾美景。一支小艇载着我的梦,在蓝色的海面上写出一行白色迷人的诗。)

 (极光号渡轮)

 

 (威廉王子湾的浮冰)

 (极光号渡轮前甲板,小金钟船首可见)

 

 (几片白云,傍山依依而浮,象仙女的手臂绕在山神的颈上。)

 广播里也曾告诉我们1989年爱利克森(EXXON) 油轮出事的地点,我只是不愿意去想它,想起来必然要痛心。

 不久我的情绪又被另一个美色浪潮推向新高。有人突然叫道:“看啊,海豚”。大家一起望去,不远处数只海豚伴随着我们在船的一侧飞速地游着,其速度快得令人赞叹。他们不时越出水面,黑白两色的身体在阳光下快节奏地闪露。人们的欢呼与他们的跳跃完全同步,“啊!”  “嘿!” ,“快照!” (是的,可以听到中文的喊叫。如果今天哪个旅游的地方听不到中文,那是几乎不可能的) 甲板上一片热闹,大家嘁哩喀喳照了不少像,估计效果好的极少,因为“海豚”速度太快了。 象这样的情景一路上反复出现了两三次。放眼望去,阳光下雪山巍巍,岸上绿树葱葱,极少的几片浮云懒懒地依山而驻,海湾里波澜不惊。一片一片的浮冰静静地等待着被太阳融化,偶尔有一两块浮冰来到船的近初让我们欣赏。真是有趣,有些浮冰象是冰雕作品。极光号的船头最前端的白杆上挂了一口金色的小钟,不时有游客同钟照相,并敲响它。随着“叮叮”的响声,欢快的气氛散布在清新的空气中。 威廉王子湾真可谓大自然的画廊,壮阔的画卷比比皆是。横渡威廉王子湾有如做梦一般。渡轮的汽笛 长鸣一声,我们到达了威替尔(WHITTIER)--轮渡的终点。殊不知威替尔是为纪念美国诗人约翰。威替尔命名的,虽然他不是非常著名的诗人,但他曾从威替尔的美景获得灵感,写下了几首出色的咏景诗。他的这一句诗引用在此再恰当不过了。

"Beauty seen is never lost, God's colors all are fast." 

所见之美不逝,神赋色彩永固。

(Porpoises)  

(威替尔)

分类: 

评论

捷润的头像
 #

刚又编辑了一下,照片补齐了。谢谢阅读。

 
追梦的头像
 #

海豚拍得不错,相机一定高级。

 
捷润的头像
 #

我的相机中档。这张是高人所摄。过几天我将另一张高人的照片贴上来。

 
梅子的头像
 #

醉人美景。

 
捷润的头像
 #

真很美。

 
朴康平的头像
 #

带着满身水花的海豚实在棒,比光溜溜的好看,动感更强。

 
捷润的头像
 #

不容易拍。

 
呢喃的头像
 #

欣赏!也感慨!拍不出好照片是因为没到那美景之地呀!

 
捷润的头像
 #

同意,照片拍不好我们就赖相机和风景。 :)

 
Amoy的头像
 #

景色留人醉啊!建议你弄一个专辑画册,不迷s人才怪。也好让我们收藏起来慢慢欣赏!

 
捷润的头像
 #

考虑出一本旅游的书。不过八字还没有一撇哪。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极致。

 
捷润的头像
 #

那次是玩儿疯了,都不想回家了。

 
海云的头像
 #

我们搬离加州的那年夏天去的阿拉斯加,你的照片让我回想起那里美丽的景色。

 
捷润的头像
 #

加州少了一位女作家。 我总想夏天去那里呆三个月,写一本书。但愿梦想可以实现。

 
予微的头像
 #

鱼跃欧翔波光粼粼,美!

你的小车开上船的记叙,让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60年代末,坐长途车去广东清远,途中要过江,还没有桥,就是整辆客车开上驳船,乘客要下车,不能留车上,避免万一刹车不灵掉水里。

 
捷润的头像
 #

唤起了你的回忆。希望那是美好的回忆。

 
予微的头像
 #

当时年幼无知,不懂世道艰难,只觉新奇好玩。也说明那个年代,虽然没有桥梁,大船可运汽车呢。

 
岩子的头像
 #

美。

大自然。。

没有人、没有建筑、没有破坏。。。

 
捷润的头像
 #

保护的挺好。大一些的旅馆都没有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