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炸棒花

         

                                                                      炸棒花

 

           小村子有些偏僻,偶尔有外人来全村人都会知道,小孩子家的最喜欢炸棒花①的来,比小货挑还要受欢迎,因为小货挑顶多有些水果糖麦芽糖什么的,大人很少买,即使买也只够砸吧一下嘴的,没什么感觉就没了,炸棒花就不同了,一毛钱给你炸一瓷缸的棒头,能炸一竹络棒花子!白花花的大棒花脆脆的吃起来特带劲儿,这几天遇见个人就看见咔嚓咔嚓嚼棒花,那欢喜劲真叫人舒坦……仔细点的人家能吃上半个月,谁家的孩子闹的下不了台了抓把棒花一哄就好。


         “嘭!”一声巨响从村中传来,还在疯玩的小伙伴一呆,立即反应过来了,大喊一声:“炸棒花的来了!”腰一弯撒腿就往家里跑,赶紧的,赶紧的拿东西去炸呀,去晚了就不知道要等多长时晌了!等提着竹络子用干瓢端着棒粒子一路小跑到炸棒花的地儿一看,早围一大帮的人了!那炸棒花的老头一身灰扑扑的正坐在小凳上转动着圆鼓鼓黑乎乎的棒花机,右手还拉着风箱,一会看看压力表一会用铁钩勾勾炉火,烧的是焦炭,小石块似的……围着的一大圈人都在说笑,这个说你家炸的是米啊?那个说二婶你拿豆子来的啊?这也能炸啊?!能啊,以前炸过的,还就酥脆呢!


          “炸了,要炸了!”大家看老头站起来就乱喊一气。老头站起来把很长的布口袋理了一下,笑了一笑又坐下了,继续转动着钢筋架上的黑家伙,像头小黑猪似的。大伙继续跟着看,结果后面两小孩闹起来了,说是棒粒子被他撞撒的了!立马有人带弯子,帮着捡起来,劝道:“赶紧不要再闹了!再闹人家不帮你炸棒花了!”一听这话立马止住了,如果炸不成棒花可不白喜欢了?!


         “炸了炸了,这回真要炸了!”一看老头站起来把在火炉上烤的黑鼓肚子转到火炉外,都知道这是要炸了,赶紧的向外让,把手里的东西都放下,两手捂着耳朵,等着那一声巨响升起……胆小的已经跑出多远的了!


          只见老头把那黑家伙的头用那长布口袋套着,然后用一铁管套着炉头上的一个牛角一样的东西,右脚踩着炉头,说时迟那时快,老头一用力“嘭!”一声巨响拌着白色的气浪腾起……等烟雾稍散,大家才欢笑起来,是哪家的棒花自去配合把长布口袋里的白花花的还冒着热气的棒花给收到竹络子里,笑嘻嘻的让大家抓点尝尝,有点经验的就说:“小梅子,快拿家去,等凉透了用塑料袋灌扎起来,不然就不脆了!”


         下一个赶紧递上自家的棒粒儿,没有钱不要紧,同样的瓷缸子装一下粮也成,但一锅只能装一瓷缸棒粒,多了不行,老头严格地用自带的瓷缸子约量干瓢里的棒粒儿。米也一样,也是一瓷缸子,米花也好吃,一抓一把,满满一嘴地嚼,嚼着嚼着就软了,不像棒花嚼到最后还是那么硬……大豆炸出来真是又香又酥,不像家里炒的那么铁硬铁硬的。老头说必须的干透的粮才能炸,没干透的不行。


         有的孩子已经炸好了,口袋里装的鼓鼓的继续站在这里看热闹,一会从口袋里捏一个出来放嘴里嚼,惹的没炸好的孩子心猿意马的,平时关系好的也可以分点吃吃,再多要就不肯了,赶紧捂着口袋跑了!这里的热闹有时能连到半夜,都怪炸棒花的来的太迟,都是下午时才来!炸棒花老头笑咪咪的不搭什么腔,只是不停地转动那黑鼓肚子,看压力表,拉风箱……然后就“嘭”一声,接着再来。


         没有人关注炸棒花老头的由来,不知道来自哪里,也不知道将到哪里去,也没人说得清他一辈子究竟炸了多少棒花,他的孩子是不是也喜欢吃棒花……只知道今夜孩子们都睡的晚,只听见黑暗里咔嚓咔嚓地在响。


 


 


                                                                                    二0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九点二十     


① 棒花:玉米花,也称爆米花。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我们称爆米花,估计是同样的东西。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就是玉米花,北方人称玉米为“棒头”,这里写的是乡村的事,所以用的方言,没有解释清楚。

 
梅子的头像
 #

呵呵,我们也叫"爆米花",那"嘭"一声巨响,很是吸引入,就是我现在留言时,口中还吞咽口水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这是童年里的美事儿,现在无聊的时候就靠这些记忆撑着。

 
雨林的头像
 #

不知现在是否还能见到那样的爆米花的炉子?

这是木桐的新作童年系列的第二篇吧? 你是否打算做一个系列连载?

 
梅子的头像
 #

我来回复雨林第一个疑问,就在我家附近,现在还有这种爆米花的炉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现在超市里有一种真空包装的小袋子放到微波炉一热就爆出米花了,只是柔软了许多。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现在很少看到这个炉子了,说是可能含有微量的铅,总之不太卫生的意思。我还真没想到要做一个系列,只是最近都在写这些事,我试试看吧。

 
阿朵的头像
 #

蹦爆米花,也是我童年的记忆,没有老爸的爆米花机器,我是交不起大学学费的。没想到,南方也有这样的“活”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这个南方是相对你的东北来说的,实际是南北交界,我们这里南北混杂,稍向南就特爱米花,炒米花是南方人的习惯。

 
追梦的头像
 #

小时候我们天津也有爆米花的,往米或玉米粒里加一两粒糖精,爆出来的米花又脆又甜。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对,这要另加一点钱的,呵呵。

 
岩子的头像
 #

排队等爆米花,那是小时候很期待、很快活的一桩事情。。。

不知现在大街上还有没有这东东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现在大街上一般不会有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