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五十七 开始暑游

半涩时光

 

                                                         五十七

                                                       开始暑游

 

 

       方桐有个高中同学考在杭州商学院,这家伙成绩不错,但家境贫寒,一心要学商科,毕业了就希望分到县城百货之类的可以有较好的收入。高中时与方桐关系较好,去年放寒假早就在回家途中到方桐这里玩,住了两个晚上。最近联系说暑假会留在杭州找点什么事做,方桐就计划到时可以去杭州,住在同学的宿舍可以省去一大笔费用,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年轻时有机会不去岂不可惜?

       方桐与洋人闲聊的时候就说了这个计划,洋人顺着说:“那你可以和我一起到苏州,然后从苏州出发到杭州呀!”方桐略作考虑道:“要不你与我一起去杭州玩吧?”洋人表示这个可以到时再说。方桐这个出游的计划几乎就是铁打的一样,他经过这一年的大学生活已经非常明白自己与这个世界的距离,他不得不选择寻觅一切可能的机会去缩短这个差距,不然时时感觉自己好像站在世界的边缘地带,站在人群的最外围,里面究竟是怎样的情形都只是从纸上感受到的一鳞半爪,头脑里是茫然一片。

       圆月知道方桐一放假就去苏杭,既为方桐感到高兴又觉得天太热没办法出去。大力则说不出什么来,只是有点叹息自己做不到这些,首先费用就很成问题。这个问题方桐反复盘算过,基本保证来回的车票钱就可以了,其他的在一定范围内消费,一旦不够了就买车票回家。这简直就是决定自己将来走向的一次机会,如果放了假老老实实地回到老家,那么自己也就是再普通不过的人了,因为能够利用的暑假只有这一次,明年都该毕业了!这样一个长达两个月的假期都不能好好利用还能有什么作为?是该自己拿主意做决定的时候了,否则一定会后悔的。方桐把这个计划的实施当作对自己的一次考验,也是与自己的一次较劲,大着胆子试试自己究竟能不能独立做出一些事,自己的人生会不会因为自己的这种努力而出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这很值得去搏一次,真是太诱人了,想想看一个人行走在陌生的人群里流连在那有无数传说的风景里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啊,光想一想都会心醉的!

       也难怪方桐会着迷自己的计划,方桐虽然出生在农村,可并不像一般农村孩子那样带有一定的野性。他是大家庭的长子长孙,从小就被很多人宠着,小姑姑专职就是带他玩,这就导致很多事情上方桐缺少自己的独立性,比如人家天一热就可以跳到小河里洗澡,方桐却不能。后来就是按部就班地上学读书,也没有多少需要自己做主作出特别决定的事,所以这一次能够做出这样的决定,而且是单独一个人去实施,这让方桐增添了很多的自信,也涌起了许多的自豪。除了这份感觉外,就是对外面世界的渴慕了,除了前一阶段的皖南之行外,就没去过什么地方,对外面的世界没有感性的印象,这对于敏感的方桐来说是产生迷茫的根源,他可不愿意陷在迷茫里糊涂一生,至少也要弄明白一些人家描述得那么美妙的地方到底是如何的,不枉来这世上一遭,虽然出生贫困也不应该糊涂,只要想总会有些办法的,穷出生的人多了去了,难不成都糊涂?

       考完试就可以离校了,大家纷纷回家,方桐背上牛仔包带上两件汗衫就跟着洋人乘火车去苏州。气温太高,洋人带方桐乘卧铺,卧铺开了空调不热,可空气混浊,方桐感到呼吸不畅,头昏昏的。就在这样不舒服的状态里到了苏州站,一出卧铺车厢就全身被热浪包裹着,这大热天出门可真不好受。

       洋人的家在一楼,铺着长条木地板,后面还有不大的一个院子。三室一厅,两间卧室外一间单独的书房。洋人的父母很热情,进了屋就拿出西瓜让吃,吃完稍作休息就让洋人带方桐在卫生间洗澡。洗完澡洋人的妈妈就让洋人拿出竹席子准备放在书房让洋人休息,把洋人的单人床让给方桐。方桐哪里肯这样,结果两个人都睡在书房里。洋人的爸爸在宗教局工作,业余也喜欢书法,这间书房里就有张大案子,铺了毛毡,墙上也挂了几幅字画。方桐直到躺在竹席子上头脑才恢复不少,带着疲惫很快就睡着了。

      等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洋人把自己以前画的一些画让方桐看,这些画都是洋人自己在家里画的,用水粉画了陶马陶罐一类的,整体感很强,讲究块面与笔触。方桐一边看一边想着自己在家只能铺开找来的旧报纸练习一点毛笔字,哪里有条件气定神闲地画静物色彩?还有书房,还有大案子……真是不好比的了,家里还木地板,空调……就是空间不是太大,不像农村那么宽敞那么自在。

      洋人的父母已经把晚饭准备好了,小方桌上摆了三四个菜,洋人的妈妈客气说没什么准备,明天让洋人爸爸去买点有苏州特色的菜。洋人爸爸拿出半瓶酒,要给方桐来点,方桐连忙表示不用客气的,自己不喝酒,一喝就过敏。洋人爸爸自己给自己倒了半茶杯慢慢喝着,方桐与洋人吃点菜就盛了米稀饭吃。方桐发现桌上有只小碗,小碗好像是什么咸小菜,心想这个就稀饭比热菜还好,想着就伸筷夹。洋人的妈妈笑着说那是辣椒,你吃辣吧?方桐筷子也伸了不好缩回来,再说辣椒本也不怵,就一边应着一边夹一点来放进嘴里,果然比较辣,这是生辣椒切碎了用醋泡的,里面还有些虾皮。洋人妈妈解释说洋人爸爸喜欢吃辣,就这样拌一些给他,别人不吃的,你不怕辣就吃吧。方桐觉得还可以,能受得了,味道还挺好的。洋人的爸爸见方桐很朴实也比较喜欢,也就扯一些话题,说自己年轻时走出大山当兵,当的是报务兵,就像电影里背那个有天线一样的电台,滴滴,滴滴地发报……

 

 

 

 

                                                                                        0一三年四月十五日十一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我记不起来洋人为什么叫洋人了,在哪一章里交待的?我再回去看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在十四素描人体一章里,苏州的高个子,自来卷的头发……

 
梅子的头像
 #

城乡差别是方桐心中永远的痛!

客观存在再加上制度强化产生的二元社会,遗患无穷。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痛不仅仅是方桐个人的,也是这个社会的,城乡的差异及制度的缺陷造成绝大多数人不能正确看待这个世界。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当兵的都比较豪爽, 在美国人们不太在意城乡的差异, 呵呵, 中国人也讲英雄不论出身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眼光的人不会仅靠外在因素作判断的。

 
予微的头像
 #

“想想看一个人行走在陌生的人群里流连在那有无数传说的风景里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啊,光想一想都会心醉的!”

我好像还没试过呢,每次去游玩都是有伴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值得试试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