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玉箫与莫生

达芬奇的名画《蒙娜丽莎》家喻户晓。它曾经在1911年被从卢浮宫盗走,后来失而复得,如今仍然在。蒙娜丽莎的微笑依然迷人如故。你可知道1900年中国也有一幅美人肖像名画在战火中被抢,战后失而复得。复得曾引发当时中国许多上流社会人士一片欢喜。

近代有名的女诗人之一,大才女郭筠当即成词《齐天乐》一首寄怀。

 

王泽寰的姬人遗像经拳匪之变,失而复得。同人题咏颇多,余亦赋一阕,用泳侄韵。

画图重展春人去,绰约丰神无语。

眉黛含颦,病容泥洒,仿佛百花深处。

青山黄土,留将纸上,真真明珠换取,

蓦地沧桑,偏化作满天愁绪。

几度清砧送曙,幸生绡如故。

沈吟目伫,一线昙云,三生幻想莫负韦。

即玉女情天,应许忍遗。

桂相看还丹,未与英雄红粉,此恨终千古。

郭筠是当时有名的儒门淑女,相府贤妇。其父郭沛霖与曾国藩同为清道光十八年(1838)会试进士。她后来嫁给曾国藩的儿子曾纪鸿。其鉴赏水平非同一般,没有水平的画她是绝对看不上的。究竟是什么画使得诸多名家你一首我一首地作词抒情哪?谁是“英雄”?什么是“莫负韦”?

光绪二十一年(1895) 湖南湘乡中里(今双峰县)发生了件大事,一位叫王龙文的青年殿试成绩一甲第三名,皇上赐予他进士及第,授翰林院编修。王龙文,字泽寰。一甲第三名即是俗称 的“探花”。从此湘乡中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王探花”。在上任前不久的一天,外面阴天,似雨非雨。在家憋闷,龙文出去骑马兜风,回来时满脑子都在推敲一 句诗。马自己慢慢地走着,他知道马认识归路,完全没留意它往哪里走。在一人家前,马停下来吃人家刚刚收获放在地上的胡萝卜。龙文太专注了,根本没有意识到 马不走了,在吃人家的东西。

“那 是哪位公子啊?你的马在吃人家的东西。”突然玉声飞来,吓了他一跳。他连忙抬头一看,又吓了他一跳。这是哪来的仙女啊,美貌惊人。她站在一棵桃花树旁,树 下满是落英。他慌忙跳下马连声道歉:“小生王泽寰时才马上推敲诗句太过投入,没想到马吃了小姐家的东西,抱歉抱歉,愿意理赔,小生实在是错,错,错。”

听此话那美女也被吓了一跳,连忙施礼:“原来是探花王龙文公子啊,久仰大名。区区小事,何言理赔?莫,莫,莫。”话音一落,她满脸通红。

闻其言,观其色,王探花心跳加速,他完全明白这是陆游《钗头凤》中的词句。此时龙文完全认定她便是自己一直寻找的梦中人。于是他鼓起勇气说:“刚才还在琢磨落花人独立的意境,却没有看到落花人独立就在这里,故此冒犯。”

正在这时,一对燕子突然从离他们身边飞过,这是天意啊。那美女低着头轻轻说“站在这里半天了也没想到会遇到微雨燕双飞这样好的景致 。家虽清寒,却也不在乎几个胡萝卜。”

他们引用的是晏几道的《临江仙》啊。

原来那个美女叫吴玉箫。虽家境清寒,但她玉貌天成,酷爱诗词。远近许多有钱有势的人家前来提亲,她根本看不上那些庸人。提亲的人无数,一个也没成。昨天晚上 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一个白胡子老人告诉她第二天站在桃花树边就会遇到如意郎君。她刚才还将信将疑,现在果然遇到了,只是人比她想象的还要好。其实那 白胡子老人就是月下老人,鉴于玉箫的前世所为,特意要成全她。

龙文回家后立刻请人提亲,秦晋之好随即定局。他很快迎得“彩云归”。

龙文虽然已经娶妻,吴氏只能为妾,但二人婚后情投意合的程度在汉语词典里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

婚后不久龙文便带家眷去北京上任。来年1896年 玉箫回娘家探亲,偶然的一个机会她在湘潭的“义源当铺”结识当铺的老板娘。她便是赫赫有名的秋瑾。两人一见如故,对人生和世界的认识有相近的观点,同样喜 爱诗词,马上她们就成了好朋友。秋瑾多次对玉箫说:“我要是男儿,非你这样的女子不娶。如此好的容貌,要能永恒不变,即再好不过了。”秋瑾是通灵之人,也 知道唐朝玉箫与韦皋的故事。她认为吴玉箫和王泽寰就是唐朝玉箫与韦皋的转世。

为能留住玉箫的容貌,秋瑾找来一名有“王维”之称的一流画家为玉箫画了幅肖像。那画画得栩栩如生,唯妙唯俏。不少见过此画的名人无不竖指称赞。不久后,玉箫 便带着这幅画回到在北京的王龙文身边。他一见此画惊奇万分,连连说:“太传神了,神笔所为也。这画是无价之宝,一定收藏好。”

几年后,也就是1900年,天下大乱。义和团运动兴起,到处杀洋人。慈禧太后想利用义和团来反对洋人,认可义和团打着“扶清灭洋”的口号进京勤王,围攻北京使馆区东交民巷,最后引发了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清廷上下此时已经腐朽不堪了,在北京的军队是八国联军的8倍,却依然战败。北京被攻破,百姓惨遭屠戮。

破城前慈禧太后仓皇出逃,王龙文随行。由于走得仓促,没办法带家眷,临行前,他在马上急急地交代给家丁两件要事。一是要他告诉玉箫及其他家眷简单收拾一下即 刻向西出城逃难,离开北京越远越好。二是要家丁去找朋友大刀王五,让他马上派个武功好的人来护送他的家眷出城。交代完,龙文撒马而去。

家丁急急忙忙跑回王家报信,而后有风风火火地找到了大刀王五说明了情况,此时王五正在忙于准备人员武器以抗击八国联军的进攻。一听龙文的请求,马上派弟子莫 仁升前去保护。这莫仁升武艺高强,一把大刀耍得出神入化。他原来是个读书人,学问很好,非常有才。只是运气不佳,屡试不第,连个举人也没考上。他一生气弃 文习武,拜大刀王五为师,练起了刀法。空手相搏,三四个壮汉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一刀在手,七八个持械者休想近得他身。他刻苦练功,从不懒惰。,还自书一幅 对联贴在家里激励自己 。“胸藏子安志,刀领云长风。”子安就是王勃,王子安。王勃有“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云长就是关羽,关云长,大刀关羽无人 不知。

仁升在听完师傅的吩咐后立刻背着大刀直奔王家。

再说王家人得到龙文消息后,全家上下立即行动起来,收拾东西,打点细软,准备出城逃难。一切基本准备就绪,就差大刀王五的人还没来。大家左等也不来,右等也 不来。这时,远方不断传来阵阵炮声,情况紧急,大家只好决定所有人先走,从西面出城。仅留玉箫和一个家丁等待王五的人。王五的人一到,玉箫便带他追上先走 的家人。

玉箫此时有病在身,收拾东西速度较慢。等她都收拾好了,王五的人还没有到。又等了半天,人还没来。这时街上有人叫喊“洋人就要破城了,快逃吧。” 玉箫听叫想了一想,认为大概有意外,王五的人可能来不了了。于是决定立刻离开。

家丁在前,玉箫在后,他们奔出院门。哪里想到刚出院门没走几步就撞上了几个义和拳中的拳痞,也就是地痞流氓,在街上抢东西。他们一见玉箫二人便如狼似虎地扑 上来。先抢走家丁背的包裹,随后抢去玉箫手中的画轴。那就是玉箫的肖像图。几个地痞流氓抢去画轴不说,一见玉箫美如天仙淫念顿起,一哄而上要非礼她。家丁 奋力阻止,不聊被当场打昏。 眼看玉箫就要惨遭蹂躏,突然间一声怒吼:“住手!”一人从斜街里冲了出来。来人年轻英武,相貌堂堂,粗布衣衫,腰带紧束,肩上背着把大刀。他正是莫仁升。 刚才来是洋鬼子炮火猛烈,有些路被堵死,他不得不绕道而行,因此耽误了时间。

几个拳痞被吓了一跳,定睛看看,见来者只是一个人。他们相互交换一下眼色,彼此都认几人一起上,完全可以搞定来者。于是他们一拥而上,冲 向仁升。仁升并不惊慌,摆开架势,从容对应。第一个拳痞上来朝他面门就是一拳,他一侧身,飞起一脚,正踢中进攻者的裤裆。那个拳痞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疼 得爬不起身来。第二个拳痞飞脚直踢仁升头部,仁升向左一蹲,让过飞腿,发内功以右肩猛靠对方,这便是近身肩击。拳痞飞出丈外,惨叫一声落地,这一摔实在不 轻,他半天没有站起来。这时有两个拳痞手持长矛同时朝仁升杀来,仁升“噌”的一声拔出大刀,左拨右挑,化解进攻。接着一越向前,刀刃直逼左边那个拳痞。那 拳痞慌忙向其左边躲避,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大刀虚刺实劈,突然转向从空中平拍下来,正中拳痞右肩。那拳痞顿时倒地,疼做一团。显然仁升不想杀他,没有用刀 刃攻击。左边那个拳痞刚刚倒地,右边那个拳痞的长矛眼看就到了仁升胸前。仁升一个倒毛躲过长矛,紧接着一个侧滚,猛然跃起,大刀平拍在拳痞后脑。拳痞当场 被打懵在地。四个拳痞已经趴在地上起不来了,其余两三个见势不妙撒腿就跑。仁升大吼一声:“留下东西!”抢包裹那个拳痞丢下包裹继续逃命。抢画那个跑着还 不肯撒手。仁升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挥臂一丢,正中他的右肩头。那拳痞惨叫一声,丢下画轴,飞奔逃命去了。

仁升并不去追赶,受刀入鞘,走过去将包裹和画轴捡了回来。他将包裹交给刚刚醒来坐起的家丁。家丁迷迷糊糊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然而刚才的一切,玉箫 看得一清二楚。她虽然受到惊吓,但明白来人武艺高强,绝非凡人。仁升走到玉箫面前说:“小弟莫仁升受师傅王五吩咐前来为王家护行,刚才见你们从王家出来, 想必你们是王家人了。”玉箫答道:“正是,我乃王龙文之妾吴玉箫。多谢壮士相救, 不然定惨遭蹂躏。大恩大德,终生不忘。”言罢大礼相谢。

仁升还礼,急道:“不敢不敢,都怪小弟来迟,险些酿成大祸。其他家人哪?”

 “我们等你多时,以为事有变故,加之情况紧急,夫人和其他家人已经先走一步了。我也正要走,壮士就来了。”

 仁升这才松口气。平心静气地再看玉箫一眼,顿时他的心就提到嗓子眼儿了。一位如此美丽的女子站在他面前,她的言行举止令他惊艳不止。

 这时那几个被打趴在地上的拳痞都艰难地爬了起来。仁升察觉到动静机警地扫视了他们一遍,然后叫道:“你们这群混蛋,没有胆量同洋鬼子头,反到欺负自家百姓。要不是看你们是义和拳的,我非杀了你们不成。还不快滚,去杀洋鬼子!”几个拳痞一瘸一拐地灰溜溜地逃走了。

 远方的炮声暂且安静下来,街道上只有仁升,玉箫和家丁三人。仁升走到玉箫的面前将画轴递给她说:“现在可以完璧归赵啦,一定是一幅珍贵的画。”

 玉箫现在已经完全镇定下来。仁升英武神勇的气场,让她感到安全。她接过画来连连道谢, 说:“画倒是没有那么珍贵,只是夫君视为家宝。”

 话音刚落,临街一家大门“吱扭”一响,一支毛瑟枪从门里伸出,正对着仁升。他暗叫不好,一个侧扑倒地,同时伸手从腰间拔出飞镖。“砰”的一声,子弹从他耳边 飞过。不等枪手拉枪栓放第二枪,仁升的飞镖已经击中他的面门。枪手当场倒地毙命。仁升刚刚站起身来,突见门中又伸出一支枪正对着玉箫。他毫不犹豫地扑向 她,将她扑倒。就在同时一声枪响,子弹击中了仁升的后背,他顿时昏迷过去。

紧接着一个拳痞从门中冲出,直奔玉箫,一把夺过画轴。家丁见势不妙,灵机一动,大喊“三哥快来救命!” 拳痞一听,一溜烟似地逃跑了。

原来有两个拳痞趁人逃难的机会在附近的人家偷东西,正巧听到了玉箫和仁升对话。两人认定那画是无价之宝,立刻起了歹心。

家丁跑过来将压在玉箫身上的仁升挪开,玉箫起身扑过来抱住仁升。她急切地呼唤着:“恩公,你醒醒,恩公,你醒醒,。。。”

不多时仁升朦胧醒来,他嘴角挂着鲜血,面色苍白。他声音微弱地说道:“抱歉了,不能护送你们远行了。”

“恩公,不用担心我们。你要好好养伤,我会精心照料你的。”玉箫流着眼泪抽泣着说。

“不要哭,我一生一事无成,能枕月而终足矣。。。”他抽动的嘴角向上翘了翘,一丝微笑浮上脸来,然后就闭上了双眼,停止了呼吸。

才自清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仁升悲壮地走了。

玉箫哭了许久,最终同家丁将仁升抬回家中一见空房,准备逃难回来再将他安葬。就在玉箫和家丁跨出院门的一刹那,一颗炮弹落在他们附近。家丁身受重伤,玉箫香消玉损。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飘去的花香还能回来吗?

北京被攻破了,清国败了,《辛丑条约》在中国历史上写下了奇耻大辱的一页。

龙文恨死了洋人,发誓与洋鬼子不共戴天。1900年九月他随从慈禧太后到达渭南,正遇上山西巡抚毓贤因杀洋人而被监禁一案子。慈禧太后此时对洋人害怕得要死,打算处斩毓贤“以谢外人”。王龙文置生死祸福而不顾,上《救毓贤疏》,据理抗争。为此,慈禧在回宫后,即下旨将王龙文除名。

战后不久,那个劫画的拳痞就将它买了。有一天龙文的朋友朱望清在画市上偶然见到玉箫肖像这幅画,他毫不犹豫地花大价钱将画购回送给龙文。 当展开画轴时,龙文激动不已,热泪盈眶。

后来秋瑾见到此画,高兴万分。

秋瑾为此题写了《翠楼怨》一词。

题王泽寰亡姬吴氏遗像,因庚子失兵焚,此像失之,后其友朱望清见之于市上,赎回归之。

寂寞庭寮,喜飞来画轴,破我无聊。
试展朝云遗态,费维摩几许清宵?
紫玉烟沉,惊鸿影在,历劫红羊迹未消。
赖有故人高谊,赎得生绡。

环佩声遥,纵归来月下,魂已难招。
故剑珠还无恙,黄衫客风韵偏豪。
自叙乌阑,遍征红豆,替传哀怨谱《离骚》。
但恐玉萧难再,愁煞韦皋。

====================================================

 

附:

 

晏几道《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取自网络的注释如下。

 

题王泽环亡姬吴氏遗像,因庚手兵燹,此像失之,后其友朱望清见于市上,赎回归之。(2)

  寂寞庭寮,喜飞来画轴,破我无聊(3)。试展朝云遗态,费维摩几许清宵(4)?紫玉烟沉,惊鸿影在,历劫红羊迹来消(5)。赖有故人高谊,赎得生绡(6)。  环佩声遥,纵归来月下,魂已难招(7)。故剑珠还无恙,黄衫客风韵偏豪(8)。自叙乌阑,遍征红豆,替传哀怨谱《离骚》(9)。但恐玉箫难再,愁煞韦皋(10)

  [说明]这首诃写的是,王泽环的姬妾吴氏画像在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时遗失了,吴氏在此期间也亡故了,后来王泽环的朋奉朱望清在市集上见到了吴氏的画像,并买回归还给王泽环。

  [注释](1)《翠楼怨》——词牌名。(2)王泽环——秋瑾在京结识的王廷钧的内亲。姬,妾、小老婆。氏,旧时对已婚妇女习惯地在姓后加“氏”字来称呼。像,指吴氏的画像。庚子,指1900年。兵燹,战乱之意。燹,音xian。失之,丢掉。之,语助词无实意。市,集市。赎回归之,买回还给王泽环。(3)寮——小窗。这句说,在寂寞的庭院小窗前,我得到一轴画,心中十分惊喜,它打破了我孤独无聊的生活。(4)朝 云——妾,代称,指吴氏。遗态,指吴氏画像。朝云,宋玉《高唐赋》:“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 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后有人谓妾为“朝云”。维摩,庸人王维字摩诘,工诗善画,尤以擅画驰名,世称其“诗中有画,面中有诗”。这里是优 秀画家之意。几许,多少。清宵,清静的夜晚。(5)紫 玉烟沉——指吴氏年纪轻轻便死去了。典出《搜神记》:“吴王夫差小女紫玉悦童子韩重,欲嫁之,不得,气结而死。重游学归知之,往吊于墓侧,玉形见,赠重明 珠,固延颈而作歌。重欲拥之,如烟而没。”后来喻少女逝世为“紫玉成烟”。惊鸿,曹植《洛神赋》:“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后人用来比喻美人体态轻盈的样 子。劫,佛教谓经历水、火、风三灾为劫。红羊,宋朝的柴望作《丙丁龟鉴》,大意是说丙午、丁未年是国家遭受灾难之时。因从秦庄襄王以后到晋天福十二年,共 遇到丙午,丁未年二十一次,都有事变。丙,属于火,色红;未,为羊年,故谓“丙午”、“丁未”为红羊劫。以上两行说:我打开画卷,展现出吴氏美丽的姿容, 她曾费去王维那样的画家多少个夜晚才画成?可怜她年纪轻轻便死去了,只留下这美好的轻盈画影。它虽经历了劫火之灾,而今却仍存世上。(6)赎得生绡——指买回画卷。人像画在生绡上。绡,生丝织成,可用来作画。(7)环 佩——旧时佩戴在身上的玉制圆形装饰品,环佩声遥,指吴氏的形影已渐渐消失了。魂已难招,指吴氏已经远离人间。“魂已”,芷馥本作“魂矣”。“环佩声遥, 纵归来月下,魂已难招。”脱自杜甫诗《咏怀古迹》中“环佩空归月夜魂”句。以上两句说:吴氏的环佩声已听不见了,但纵使她在月下归来,而她那飞出的魂魄也 无法招回了。(8)故剑珠还无恙一指吴氏画像又完好无缺地归来了。故剑,汉宣帝未作皇帝时,娶许广汉之女,等到即位后,此女为婕妤(宫中女官), 当时大臣商议立霍光之女为皇后,汉宣帝便假说要寻找自己当初使用的剑,大臣知道他是思念旧人,故建议立许婕妤为皇后。见《汉书·外戚传》。后来人称旧妻为 故剑。珠还,《后汉书·孟尝传》说孟尝“迁合浦太守。郡不产谷实,而海出珠宝。与交阯比境,常通商贩,贸籴粮食。先时宰守并多贪秽,诡人采求,不知纪极, 珠遂渐徙于交阯郡界。……尝(孟尝)到 官,革易前敝,……珠复还”。后指物失复得为“合浦珠还”。无恙,没一点毛病。黄衫,隋唐时,以黄衫为少年华贵者的衣服。“黄衫客”本《唐宋传奇集·霍小 玉传》中一著黄衫的侠客,他曾打抱不平,将忘恩负义,抛弃霍小玉的李益,挟至到小玉面前。这里借指朱望清。风韵,风格气质。偏,特别。以上两句说:朱望清 有黄衫客一样的豪侠风骨,他把王泽环旧妻画像,完好无缺地送回了。(9)乌阑——乌丝栏,指织成或画有黑格线的绢丝类的卷册。自叙,亲自记写。“自叙乌阑”,指王泽环亲自在画册上抒写纪念文字。红豆,见前诗《季芝姊以诗相慰次韵答之·二》(4)注。这里指向别人征求纪念吴氏的诗文。《离骚》,战国时楚国大诗人屈原所作楚辞篇名。内容是抒写自己忧国忧民的思想情绪。汉司马迁说“离骚”一词的意思是离别时的忧愁之意(“忧离忧也’)(10)但 恐玉箫难再,愁煞韦皋——《玉箫传》记唐西川节度使韦皋的事迹说:韦皋与玉箫相定七年后再见面,七年后,韦皋未来,玉箫忧伤而死。后来韦皋到西川做官,思 念玉箫,这时有一个巫人,假托招来玉箫魂,说十三年后再来作他的侍奉人。后来有一个人送给他一个歌女号玉箫,与原来玉箫一样。这里玉箫指吴氏,韦皋,指王 泽环。

分类: 

评论

Amoy的头像
 #

写完这样一篇文章要费不少功夫吧,佩服!

 
捷润的头像
 #

谢谢Amoy。我这样的作者比较坏,写东西完全不考虑读者,高兴了就胡写一通。这一篇恐怕有些人读起来吃力。

 
Amoy的头像
 #

我倒没觉得作者比较坏,而是感觉你太认真了,光注释就要写这么多。我比较喜欢看这类的文章,人物传记啊,通史啊,诗词歌赋也多少喜欢点。非常佩服作者细致做功课,努力让读者弄明白前后来由。我看岳南的《南渡北归》三部曲是一口气读完,许多人都说没办法啃完。下了功夫的文章,一看就知道!

 
捷润的头像
 #

注解是网上节录的。我发现玉箫的故事历史已经写好了。我只是添油加醋地将历史事件串起来。谢谢你为我加油, 不然我又是写了开头就扔下不写了。

 
anna的头像
 #

有画儿更好!谢谢捷润!

 
捷润的头像
 #

可惜没有那副画的下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