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雅会

 

   雅会

 赫尔曼·黑塞


我被人家邀请,

不晓甚么缘故。

细腿肚绅贤士,

满是沙龙客厅。


名气贯耳如雷,

均非等闲之辈。

有的出了剧作,

有的长篇小说。



个个风流倜傥,

高论阔谈擅长。

我呀自惭形秽,

不敢妄诩诗人。

 

           

 

 
 

      Soiree

      Hermann Hesse

  

Man hatte mich eingeladen,
Ich wußte nicht warum;
Viel Herren mit schmalen Waden
Standen im Saal herum.

Es waren Herren von Namen
Und von gewaltigem Ruf,
Von denen der eine Dramen,
Der andre Romane schuf.

Sie wußten sich flott zu betragen
Und machten ein groß Geschrei.
Da schämte ich mich zu sagen,
Daß ich auch ein Dichter sei.

 

 

 

 

译后小记:

 

黑塞的这首小诗老早地就译好了,给杏子和我。只因一时半会地没有找到理想的中文标题,这一搁就一个多月过去了。社交晚会”有点冷统,“社交派对”有点随便,“社交酒会”又担心跟鸡尾酒会被混淆为一谈。尤其“社交”这2个字,用在这里个人感觉颇有些牵强,既不够诗意也有失精确。单只“晚会”呢,似乎也不尽人意,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Soirée是一种私人沙龙性质的聚会,时间在晚上。酒水,晚宴,音乐,戏剧,舞会,讲座,报告,作品朗读,游戏、扑克、聊天等等是此种晚会常见的节目。与会者通常为有身份有地位来自上流社会,用当今时髦一点的话来讲,十分VIPHigh Society人物。

就黑塞这首小诗本身的文字来看,写的很白话,很顺口溜,然而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戏谑+嘲讽的口吻。恨不能把它斗胆发挥成牛人会,倘若黑塞用了别的一个什么词,哪怕是德语的Abendgesellschaft。然而他选用了一个雅词,法国来的Soirée与其诗文本身的遣词造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刻意而为之?没辙,只得老老实实尾随着诗人同雅一把。

 







分类: 

评论

抱峰的头像
 #
明白易懂,问安!
 
岩子的头像
 #

谢谢抱峰,但愿读着还说得过去。还可以再到位一点儿,流畅一点儿。

问好!

 
雨林的头像
 #

哈哈。 管他绅士们有多么风流倜傥呢,沙龙的女主人像不像林徽因噢?

 
岩子的头像
 #

嘻嘻~~ 干嘛非得是林徽因,也许是俺们的雨林呢!

 
呢喃的头像
 #

难为岩子了,直译只能如此,那细腿肚已经看到了讽刺和挖苦,这现实也是如此哈!

 
岩子的头像
 #

那细腿肚

那细腿肚尖刻又形象, 还有那

Sie wußten sich flott zu betragen
Und machten ein groß Geschrei.

2句恨不能译作牛逼轰轰,只可惜懒得伤脑筋押韵喔!

问好,呢喃!

 
夕林的头像
 #

读过他的《德米安》Demian,写得太好了。这一首,应该是对轻浮文人的嘲弄吧。

 
岩子的头像
 #

显而易见。猛眼一看,以为黑塞在那里自谦,动笔翻译时那五花八门的味道都出来啦。

《德米安》,不好意思,俺没看过,但看过他的《荒原狼》和《悉达多》,更多的是他的散文、随笔和诗歌。

 
杏子花开的头像
 #

谢谢岩子!

 

我,自惭形秽。

 
岩子的头像
 #

我也。问好,杏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