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窗外盈盈陌上桑

田野,如同绿色画卷,伸向无尽的远方。地平线绵延着横亘在面前,间或会出现跳跃和起伏,那是如音符一样散落在地平线这五线谱上的村庄——绿林、炊烟环抱着房厝的村庄。

推开教室的窗,绿意盈盈陌上桑。初始时是淡淡雅雅的新绿,带着新生的鹅黄。阳光下闪烁着油油的生命的光亮。那时候我还是青春年少,坐在一群爱笑爱闹的少年们中间。青春刚刚掀开第一页,如同新展的桑叶。

春风吹,叶子在风里拍掌,这些天籁般的细碎掌声,让坐在教室里的孩子心里发痒。

绿叶的缝隙里,柔韧纸条间,已经有一些小巧的浆果用丰盈浆汁,贮藏阳光的甜蜜。如同一张小小光碟就可以藏下N多美丽的歌曲。

热烈的夏日在五月拉开序幕,不急不缓地。初夏的原野,处处弥漫着小麦抽穗的清香。一些黄嘴丫的小麻雀,在桑树巅试飞稚嫩的翅膀。“五月桑椹甜,新麦待开镰。”那透着植物清香的绿,那带点白的酸酸的粉,那无一丝尘埃的丰润欲滴的紫,诱惑着枯坐教室的孩子们。而那片桑林,就在我们教室的窗外。透过格子窗棂看那成排的桑林,如同一幅镶着画框的古典而清新的油画。时令由春而夏,树们由枝条疏朗到青翠满树。四时风景变幻。

最喜五月,春暮夏初。因为有桑葚。如果说田野是鸟儿的去处,那么五月的桑林是孩子们的去处。有这样两句诗“色如晶石还同紫,味胜甜樱已不淳。”说的就是那些充满诱惑的桑椹。那时候水果无多,酸甜适中,味道甘美的桑椹是馋嘴的孩子们整个春天的向往。

那时候的午休是在教室睡的,同桌俩轮流睡板凳或者课桌。大家枕着书本,一般是假寐。因为硬朗的桌凳实在没有家里软软的被褥舒服。——现在想想那时候实在搞不清学校为什么会统一在教室午休。蜷缩在瘦瘦的板凳课桌上睡觉的滋味不知道老师尝过没有,反正是不舒服。因为睡不着,等查午休的老师走了,大家就各行其道。

早已经心照不宣的小伙伴们悄悄地从窗子翻将出去,消失在密林深处。炽热的阳光烤得桑树林里如同蒸笼。采桑的“罗敷女”们也回家休息了,整个林子静悄悄的。我们尽可以放开肚皮吃那些小巧如指头肚儿般大小,却甘甜得让人垂涎的果实。吃得肚皮鼓鼓,估摸着预备铃也快响了,赶紧逃将回来。继续假寐,心里美着,桑椹的甜美化作笑容溢在脸上。

没料到我们的行踪早已经被“老班”窥破。上课之前大家排队,让中午越窗偷椹的人站出来,我们几个胆小的听话的自动站出来了,而那几个心眼比较多的同学还以为能蒙混过关呢。老师说大家张开嘴把舌头伸出来。黑牙齿黑舌头的那几个被当场拿下。自然遭到一顿“爆栗”,疼得呲牙咧嘴的。椹子的诱惑比起弹在手背上几个“爆栗”的疼痛实在是大多了,第二天照样又越窗而出隐匿于桑林里饕餮美食的。

桑树也许是离人们生活最近的植物吧,说什么“沧桑剧变”,说什么“沧海桑田”,说什么“鸡鸣桑树巅”,说什么“把酒话桑麻”,说什么“采桑城南隅”。儿时的田野里桑这种植物的婆娑身姿如今早已经淡出视线。青春这张桑叶也被时光这条无情的蚕咬啮的千疮百孔。

于是站在五月的阳光下回望,仿佛又听见布谷声里,一大片桑林装点了田野,一大片桑椹滋润了少年的心灵。如今的城市里,多的是樱花多的是玉兰这些雅致的花儿,忽然无端地怀念起少年时代的那片桑林还有紫红的椹子。仿佛青春的叶片刚刚绽放,仿佛一掐能掐出新鲜的白色的水儿来。

于是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假陌上桑之名,怀念流逝的青春岁月少年时光。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Amoy的头像
 #

太佩服你的散文功底了,随便一篇童年趣事就能写成句句珠玑的美文。

 
anmy的头像
 #

谢谢 Amoy,安米散文还需要历练,向你学习~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桑葚和青春岁月一样,真是美丽!文字更美!

 
anmy的头像
 #

青春的小鸟一去不复返啦,桑葚依然在记忆里嫣然生姿。

 
雨林的头像
 #

看到画家这窗外的桑椹刚好应对着诗人飘尘窗里的落花,不禁莞尔。

 
予微的头像
 #

哈,雨林,我今天也发现了这两个题目好似对子,也可以组诗,只是平仄不对。呵呵。

饮色醉秋佛蒙特(捷润)

霜天晓角娄山关(玄峰)

窗外盈盈陌上桑(Anmy)

窗里何人数落花(飘尘永魂)

懵懂儿子糊涂妈(梦菲)

催生千梦到黄沙(飘尘永魂)

 
雨林的头像
 #

予微, 你真好。

 
anmy的头像
 #

 予微真是个细致的人儿~

 
anmy的头像
 #

雨林慧眼~~~

 
予微的头像
 #

今年,亲友送了一大盒新鲜摘的桑椹,酸酸甜甜,真好吃!

这散文,这回忆,也是酸酸甜甜,纷纷扬扬的好。

 
anmy的头像
 #

美味的桑葚,直到现在回味无穷~

 
夕林的头像
 #

岁月流年,朝花夕拾。喜欢!

 
anmy的头像
 #

谢谢夕林的喜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