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豌豆


                           豌  豆

 
    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豌豆了,但并不是因为有豌豆公主,而是因为大约在暮春时节常能吃到美味的豌豆!说是美味是有原因的,在彼时的乡村没什么好吃的,小孩家的跟大人一起半饱半饥的熬着……但到了春末夏初,大人到田间干活回来常在口袋里装一把青青的嫩角子,带着神秘的喜悦剥开把小小的绿色的圆粒塞到我的嘴里,我惊奇地咬着,一股从未有过的香味立刻占据我的身心,我吧嗒着嘴看着大家围着我大笑……稍大一些的时候,大人常常把这豌豆荚用线串成一串,放到稀饭锅里煮,煮好了捞出来过一下清水,就可以吃了,这煮过的豌豆很细面,不像生的那么香那么有意思,吃过的人都有体会的。但这里有一个分别,就是豌豆只有在嫩的时候才能直接吃,一旦有些老就没有口感了,只能煮熟吃了。煮熟吃也有花样,就是把整荚直放进嘴里,上下牙齿轻合,一手捏着荚的尾部徐徐抽出,圆粒儿就轻易地留在嘴里了!
    乡村的孩子泼皮,能走会跑的时候就全村孩子一起东跑西溜的了,见识也越发多了起来,挑菜割草拾粪,撵鸡打狗逮鸟……但我比较迟钝,样样落后,只能像小尾巴一样跟着人家。记得那时的豌豆都是麦田里零散地长着,那田都是队上的,是不可以随便进入的,还有人看着。可那豌豆粒在嘴里被咬开的感觉实在是美,怎么办呢?大点的孩子就把我这样的尾巴安排在远处望着,说是看见有人过来就喊快跑快跑!然后他们就很敏捷地钻进麦田里,一下就看不见了。老是等不到人,小尾巴们就直接回家了。
    等到饭后再见面,说是钻在里面吃着吃着就睡着了!这不,口袋里还揣着一些呢!说着就掏出来每个人分一些。吃着人家给的豌豆一直在想,躺在麦田里边摘豌豆边吃该是多么美啊……这竟然就成了很久的梦想,可一直没有机会实现,慢慢地也就忘了。
    上学了,在暮春的午后,暖洋洋的阳光照着一切,小路两旁的麦田乌杠杠的,半人高的麦子正在秀穗,清风拂过摇头晃脑,三三两两的学童前前后后地向学校靠近,这边还喊:“快点!”那边应着:“你慢点,等等我!”走几步再一回头就不见了一位!问那谁呢?刚刚看见的呢!走吧,他躲麦地去了,说豌豆能吃了,还说叫大家不要说,我们快走。是,这事不能说,叫老师知道了准得做检查,叫大人知道了准挨揍!书上说了,这是集体的财产,颗粒要归仓,不能偷吃。
    再后来麦田里很少有豌豆了,说是影响麦子的产量,也见不到豌豆了,说是这东西不当粮也卖不了什么钱。
    又过去一些时光,田地承包,家家户户粮食有余,偶尔在街上看见有人卖豌豆角,圆鼓鼓的青荚十分诱人,剥一粒一嚼就吐了,太老了!卖的人说这买回去一煮就面的很,哪有卖嫩的?想想也是,没长足的不打秤,谁摘来卖呀?
    近些年有卖豌豆苗的,凉拌、清炒、做汤,许多人说好,可我怎么也没吃出感觉来,到底我还是迟钝的。





 
                                                       二0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九点十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那回不去的童年和故乡。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清贫而简单的童年也是丰富的快乐的,人生是有意思的。

 
林夕杰的头像
 #

谢谢木桐白云的分享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在不同的阶层会有不同的感受,但这或许就是我们的责任所在,我们要把自己的经历与体验呈现出来,其他阶层的人才会了解这一个阶层的美。

 
林夕杰的头像
 #

说的真好!

 
追梦的头像
 #

完全同意。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嗯,有你的意见我更相信自己,呵呵。

 
若敏的头像
 #

我很喜欢豌豆,美国买到的也是冰冻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扬州炒饭里如果缺了豌豆是一个遗憾。

 
Amoy的头像
 #

同样在乡下度过的童年,对文中的描述感觉很亲切。孩子的心中不会觉得生活的苦,只觉能吃到一点好吃的就是极大的快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快乐是不分富贵贫贱的。

 
阿朵的头像
 #

北方没有豌豆,看了你的文章,从此对豌豆有了更深的印象。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谢谢你找了个图,嫩豌豆非常好吃,那个写《窦娥冤》的关汉卿自称是一个蒸不烂,煮不热,锤不扁,炒不爆响当当的一粒铜豌豆。

 
Amoy的头像
 #

哇,阿朵找了一张这么好看逼真的豌豆图,看着都想吃咯!

 
轻盈的风的头像
 #

我最喜欢芥末豌豆,吃起来有味道,又健康!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个细粮,口感细腻。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是啊,躺在麦田里的豌豆是那样的美丽,关键是吃者的心态,如今这份乐趣失去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啊,所以人的一生中童年最纯粹了。

 
绿岛阳光的头像
 #

我们这儿豌豆苗都是从国内进口的,可贵呢。但嫩豌豆很便宜,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倒是奇了,呵呵。

 
海云的头像
 #

美国也是这样的,因为美国人不知道吃豌豆苗,但嫩豌豆老美都知道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中国人的嘴刁。

 
玮仁的头像
 #

太有意思了,特别是在豌豆地里吃着吃着就睡着了。

也吃过豌豆,但没吃过可以生着吃的嫩的,我们都是把豌豆粒剥出来做汤。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机会尝尝嫩的,口感特别,清香满口。

 
予微的头像
 #

嫩的豌豆是这个样子吗?没有试过生吃呢。我们把这头尾摘掉,顺便撕去两边的筋,豆荚爆炒了来吃,很好吃。

豌豆苗,我们称大豆苗,又叫龙须菜,以前,不怕三高的时候,用鸡油炒豆苗,现在则用上汤浸豆苗,好好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个太嫩了,要到将饱未完全饱时才最佳。

 
予微的头像
 #

这个嫩的是吃豆荚的,看来,要吃木桐说的那豆子,要自己种豆蔓,抓准时机摘来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我很多年也未吃到了,呵呵。

 
岩子的头像
 #

泼皮——好多年没有听到和见到这个小词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我喜欢这些词,有生活气息。

 
anna的头像
 #

还有一种野豌豆到处都是,小姐妹称巧巧豆,花与豆荚当玩具玩的。小时候学校的试验田里有。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我还真没见过,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