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五十六 女生光临

 

 半涩时光

 

                                                      五十六

                                                     女生光临

 

       去年入学不久就有不少人把一块床单挂在自己的床前,围成一个相对隐私的空间,方桐的床靠窗,阳光晒的厉害,所以他买了两块红色灯芯绒布挂着,这种布现在属于淘汰品很便宜而且厚而不透什么光,只是他这颜色太出乎大家的意料,因为大家挂的床单就是学校发的浅浅的蓝,这样一来这个宿舍就显得很特别,一整块稍偏暗的大红稳稳地立在那清一色的浅蓝里简直就是一场怪异的梦。其实方桐是想选择天青色的,可惜没有。挂上时间不久就被女生那边传得热闹,说是方桐挂了大红色的床帘,看上去很平实的一个人没想到内心倒是这样的张扬与怪异……但那时大部分女生还很矜持,少有到男生楼里来玩的,现在相互间熟悉多了,就有人打趣要来看看方桐的红布,是怎样的一种惊艳。

      来就来吧,可说了好多次也没真的来,大家也就没当真。今天下午大家上完课回来嫌热就把长裤脱了,准备玩一会吃完饭就去洗澡,浴室今天轮到男生洗,明天是双号就该是女生洗了。有的已经穿个短裤在床上坐着,有的正在脱,方桐还在等今天被洗了的床单被套,早上洗衣房的服务员来统一收去的说是下午大概这个时候送过来的。可门外忽然有一阵喧哗,圆镜片跑进来大叫:“快穿起来!有女生来了!”大家顾不得询问清楚,赶紧的重新套起来,还以为又是圆镜片把女朋友带来的呢,外面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好像又有点儿不像。大家穿好了就喊可以进来了!

      推门进来一看果然除了圆镜片的女朋友外还有运动头,运动头是一个性格外向有点男生样的女生,运动头是男生背地对她的称呼,一说运动头大家都知道是谁。圆镜片嬉皮笑脸地鼓掌,大家也跟着鼓掌,弄的运动头也红了脸笑着。来了女生总不能干坐着,大力提议玩玩牌怎么样?好吧,就玩玩牌。圆镜片要陪女朋友就不上场了,方桐被大力拉上来与运动头对面。方桐不大精这东西,中学的时候基本没玩过,算不来这牌,现在对这也没多少兴趣,但经常被拉上来凑数也就勉强玩玩,这是两副牌一起打八十分,台下的赢满八十就可以上台,多十分就多上一级,台上的对家就是要破坏台下的得分,双方凭牌凭算计进行较量,四张头就是炸,同花顺是大炸,如此进行也是一番热闹。大家一边打牌一边说笑,运动头借机说早听说方桐挂着大红布,还真是不丑,有个性。方桐嘿嘿地笑,并不顺着运动头的话茬往下接,接的多了就影响打牌了,老是一手臭牌,想翻个身很难。这时那被单被套送过来了,大家认了号拿扔到床上。运动头显然牌技更是不熟,尽管有人在她后面相眼支招可还是卡不准时机,方桐心里瞪眼脸上尽量不在乎,也希望早点结束好不耽误事儿,今晚被闹的洗不成澡可还得等上两天呢!

      可偏偏有好事的,帮大家把饭买端宿舍来,邀请运动头就在这吃,吃完再接着打,运动头一向不拘小节的也就半推半就地开吃。吃完果然接着再玩,方桐向大力望了望,大力眨眨眼嘴角往上一咧露出几颗大牙。方桐没办法硬着头皮坚持一会,赶紧找个相眼的替补来个金蝉脱壳,可又不好抱了衣服离开去浴室,真有点难办。方桐想来想去只好提了热水瓶到走廊西头水房兑盆温水擦洗擦洗了事,等方桐洗了短裤袜子端回来时运动头正起了好牌高兴得有些合不拢嘴,大家看她的样子都在笑。方桐赶紧把衣服晾带窗外的架上,也来相眼。大力一把抓住方桐把自己换出来,也去水房擦洗。

      这场牌局一直到九点多才结束,运动头似乎很开心,大家也哄她多来玩,方桐心里却很不舒服,这个痴子真没眼色。运动头走了,大家都有点疲惫,有两家伙还没洗呢!牛仔裤今晚洗不成了,明天干脆送洗衣房去洗吧,五毛钱一件。

     议论起今晚的事,大力比较宽容地说:“女生那边也很无聊,肯定没我们玩的开,她这人其实不错的,就是好玩一点。”运动头是有意思,她不喜欢穿袜子,就光脚穿鞋子,上次出去写生她也一副假小子的样子,确实比较豪爽,如果在动乱岁月肯定也是一位女中豪杰。可如今是个和平年代啊,和平年代的需求就不同了,比如乱世时粮食大白菜都是金贵的,可到了稳定的年代兰草就成为金贵的了,乱世需强盛时需柔,如果不对路子就是生不逢时了。人是有意思的很,有时明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可偏不那么去做,总有点抗争的心理存在,其实有什么好争的呢?事后总知道没必要争,可当时就是放不下,这是为什么?很多时候争的就是一时的意气,与实际情况早已经风马牛不相及了。就这打牌,打的时候很是激烈,可之后呢?之后也就风平浪静,也许人就需要适当的刺激,释放释放,释放的方式有很多种,不同的方式就表明了不同的修养,也会有不同的效果,不是所有的人都玩牌,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文雅,更不是所有的人都有眼色……

      大力说明天去外面洗吧,听说北边不远那个十四研究所浴室对外开放,票也不算贵,三块钱吧,人家有浴池子,可以泡泡,学校光是淋浴人又多不过瘾。这主意倒是不错,几个人一致赞成。快要放暑假了,暑假里都想干些什么呢?是呀,干什么呢?最好是到外面走走,方桐对上次外出印象十分好,老是想再出去多走走。大力却想着回到老家能不能办个美术辅导班,利用暑假挣点费用。枣核说已经与一同学联系了,到时自己就办一个,算下来也能赚千把块的。小黑脸没有插言,大概已经睡着了。圆镜片小声拖腔拖调地跟着随身听唱:“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0一三年四月九日十点整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这个运动头有点像大学时代的我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吗?呵呵,挺大方的。

 
雨林的头像
 #

想来十多年过去了。方桐的这些同学们向来可好?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二十年了,一定会有很多变化的,这是一个不可能不变的时代。

 
若敏的头像
 #

微信把同学都连起来了,你们那里怎样?还有联系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他们个性都很强,人生轨迹各异,有联系的都是有个人情谊的,QQ上有少数的联系。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写得很细腻,赞!同学离得远要亲些。现在我每次回去都要找一大堆同学“腐败”一下,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同学一场缘分不浅,应当珍惜的。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灯芯绒衣服在美国还有人穿, 二十年前的事能写得如此详细, 好记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国内也还有一部分,一般做裤子,质感也不一样了。

 
予微的头像
 #

呵呵,我现在的窗帘,就是用灯芯绒夹在中间遮光,很密实!因为房子有向东的窗户,我自己做的窗帘,为了省钱。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灯芯绒在国内一段时期极其流行,好像还有做成西服的。

 
予微的头像
 #

对,我先生就有一件,还挂在衣柜里,很触目的咖喱黄色。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怀旧的味道。

 
anna的头像
 #

木桐是南艺的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一眼看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