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活着-----------阿芳的故事

标签: 

阿芳,一米六的中等个儿,剪着短发,脸上还带着一点儿婴儿肥,其中一只眼睛有些眯缝,时常眨巴着,普通话口音夹带着老家方言,爱穿白衬衣配蓝色的背带牛仔裤,走路有些慢悠。她做事认真,思维活跃,说话不拐弯抹角,有点严肃,个性鲜明,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其貌不扬的普通女孩子,但接触久了,又发现她的许多与众不同之处。

 

阿芳跟我前后脚进的公司,寝室也安排在一起,只是我和另外一女生住小间,她来得晚就只好睡客厅了。阿芳学的会计专业,那时公司里能分到财务科的一般都是领导夫人或是领导的孩子,她能专业对口地进财务科,大家都猜测她是否有些什么背景。但看得出,阿芳无所谓周围人的议论,每天正常上下班,对自己的工作态度和穿衣风格有些我行我素的意思。上班不久,公司工会要组织大家跳健美操,准备先派几个女生去找专业老师学习,学会后再回来教大家跳。惯常这样的事情,都是女工委员挑选人员去,但阿芳毛遂自荐要求去。女工委员张大嘴巴看了看阿芳,不相信这样一个相貌平常,身材一般,穿衣打扮有些另类的女孩子还有这样的追求。

 

健美操的活动不久在公司正式开跳,每次看到阿芳在台前领跳,台下都有许多人捂着嘴笑。但阿芳如若无人,表情严肃地完成着每个动作,只是那舞姿确实缺少一些美感而已。

 

日子就这么过着,突然有一天我们进出寝室看到了一个年轻瘦俏的男生坐在阿芳的床边和她说话。阿芳在公司里没有特别要好的同事,和大 家都是君子之交,也没人太多过问阿芳的感情生活。第二天上班,我被人询问是不是寝室里有人留宿男生?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到了下午,才听同屋的女生说,阿芳的男朋友从老家过来看她,阿芳留男朋友在宿舍住下了,就和她挤一张床。这消息让人很吃惊。要知道,九十年代的男女朋友相处,大家相对还是很保守的,更何况是在女生寝室的客厅发生这样的事。后来不知道工会领导有没有找阿芳谈话,几天之后,阿芳男朋友就没再出现在寝室里了。

 

大约一年后,我和阿芳渐渐熟络些了,慢慢了解阿芳一些故事。

 

阿芳家里是做电器生意的,父母和哥嫂分别在武汉和东莞有自己的门面和厂房,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在念书。阿芳因为小时候得过一场病,脸上和眼睛留下一些后遗症,但头脑还是很聪明的。家里经济条件较好,妈妈也很宠阿芳,但阿芳是个懂事的女孩子,生活朴素,也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家里通过关系,将学会计专业的阿芳弄到我们公司,尽管只算“五大生”,但阿芳很喜欢也很珍惜现在的这份工作。只是阿芳上大学时,和同班同学谈了朋友(就是现在的男朋友),他家是农村的,经济条件不好,阿芳家里强烈反对,阿芳很苦恼。男朋友南下来找阿芳,是准备就近找份工作,等挣了钱,两个人就可以好好生活在一起了。

 

阿芳顶住家里的压力,和男朋友领了结婚证,在厦门安了家。他们租住的婚房很简单,听说才80元一个月。我对阿芳的这种选择很折服。再后来,单位为了解决职工后顾之忧,为大家分配了住房。我和阿芳成为了对门邻居。

 

阿芳的老公虽说看上去很单薄,可是见他每天早出晚归在外打拼,为自己的小家忙活着,同事们觉得阿芳应该是找对了人。

 

阿芳工作几年后,成为财务科的骨干,又有了一个儿子,生活是越来越有滋味了。可是,好景不长,公司因为经济形势发展的需要,厦门地区的工程逐渐减少,一部分项目转移到广东去做。阿芳老公的工作也出现一些变化,在厦门发展不是太好。阿芳调去广州工作了。

 

再见阿芳,是我随同事去广东的项目检查工作。阿芳没有年轻时爱说笑和打扮,多了一些沉稳。财务部门要接受审计,听说阿芳的账目做得很好,但也有一些问题。她被那边的分管领导找去谈话了……

 

广州分别后,我没有再见过阿芳。从其他同事的口中零星知道她后来离开了我们公司。她原来想应聘回公司总部财务部工作,但等她从武汉总部参加完面试回到广州,就收到广州辞退她的消息。

 

她或许回家帮父母哥嫂做好财务管理工作应该更开心些。

 

这就是我记忆中另类又普通的阿芳。希望她现在过得好!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一个真实的阿芳!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