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癌症治疗的思路需要革新

 

 

癌症目前是全球主要的致死原因之一, 每年全球都有几百万人死于各种癌症。对于癌症的治疗,基本上是基于“彻底铲除”的思路。病人一旦发现癌症,最先的措施往往是手术切除,将癌块和周边可能侵犯 的组织尽可能的切除干净;随后就是大剂量的化疗或放疗,以预防肿瘤的复发。然而,这种“铲除性”治疗对病人机体造成的严重伤害,也是导致癌症死亡率 一直居高不下的一个重要原因,已经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

我国著名的央视播音员罗京,在发现罹患淋巴癌后,迅速进行了严酷的化疗和放疗;然而治疗后仅几个月,就死于严重的并发症, 年仅四十八岁。大家非常喜爱的著名演员傅彪,也是在经癌症治疗一年后就失去了生命,年仅四十二岁。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笔者想要提出的问题是,假如这些病人除了常规的支持性治疗外,根本不进行手术和化放疗,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我们知道,癌症取人性命的方式是对机体缓慢的 耗竭,也许一年后我们见到的罗京全身到处都是肿块,极度耗竭正在与疾病挣扎;也许两年后见到的傅彪已从原来的大胖子变成了极度消瘦,整天挂着输液 瓶备受煎熬。但是,好消息是他们很可能仍然活着,不会走的那么急,尽管活的很辛苦。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使经化疗治疗病人的结果可能比不治疗还要坏呢?这是因为用于治疗癌症的化疗药物作用都是非常的强,对细胞的杀伤不具选择性;在杀死癌细 胞的同时把正常细胞也杀灭了。假如我们给癌症术后病人的健康状况计分为“0”或“-1“的话,那么化疗后病人的健康计分就会达到”-10“或更差。这时候 机体非常的脆弱,正常的生理机能完全靠外来输入的各种液体维持,然后寄希望于正常细胞迅速恢复而癌细胞停止或几乎停止增殖。人体在化疗后这种极度衰弱状态 下,对外界破坏因素的抵抗基本上已完全消失,哪怕一次感冒引起的微弱感染,也会迅速演变为不可收拾的严重并发症而要了病人的性命。

笔者认为目前对于癌症”彻底铲除“的治疗思路也许需要医患双方都进一步的思考,癌块并不是外来组织,而是源自机体,是机体的一部分。就像一支军队,假如有 三分之一的成员叛变了,那么这支军队的首领应该怎么处理这种状态呢?最常见的方法就是对叛变成员彻底铲除,但同时自己的力量也会大量消耗。当所有的叛变成 员都被清除了的时候,这个军队可能已经剩不下多少有生力量了,处于极度的脆弱状态。碰到另一只很小的敌方军队就有可能被彻底消灭。对于这种状况最佳的处理 方法,是找到军队叛变的原因并去除之,然后使叛军重新起义归正,才能保全这支部队;很显然,这样处理需要极高的智慧和技巧,相当的困难。

所以目前对于癌症”铲除性治疗“的思路需要一定的革新,对于癌症的临床和实验研究,不必过分集中在杀死癌细胞的抗癌药物上,而要进一步加强癌症机制的研 究,找到每个癌细胞”叛变“原因,促使癌细胞”起义“回到正常化的方向。当然这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见到效益的时间会很长,得到社会和抗癌工业的支持相 对困难,但这很可能是今后癌症治疗的方向。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姜尼的介绍,恰当的比喻,深入浅出,好文章。

 
姜尼的头像
 #

孤儿大姐呀,新网名很酷。

 
梅子的头像
 #

这个方向好啊!

 
姜尼的头像
 #

梅子大姐好

 
追梦的头像
 #

现在有一种说法是与癌细胞共存,既然根除不了就搞拉锯战,争取时间,姜医生这个题目很有益。

 
姜尼的头像
 #

林静呀,新网名也很酷呀!

 
Amoy的头像
 #

我见过几个临终前的癌症病人,都是自己的同事,因为癌细胞扩散整个人都变形了,不能喂食任何东西,尽管他们本人很想吃点,瘦弱蜷缩在病床上的样子让人难忘。他们都经历长达一年多的放化疗,最终还是离开了,有一个还与我是同龄人。所以,当时我就想,如果换成是自己,宁可不去做这样的治疗,而是选择与家人在一起,或是出门旅行,总算能过点自己想过的生活。

 
西苇的头像
 #

支持这种想法。如 Amoy所说,我也不认为手术和放化疗是最好的方法。

 
姜尼的头像
 #

Amoy 和西苇,

手术和化疗救了很多人,这个仍是癌症治疗的主流。本文希望不要引起大家对主要治疗的否定,还是要听医生的。

 
何音的头像
 #

记得有一个故事,两位主角都得了乳腺癌,一个是白领行业精英,高级知识分子;一个农村大妈,故事的编辑也很巧,把二人放在同一病房中,我是不太相信,否则这社会就无地位之说了。但这不是我想说的重点。

精英有钱有位得到了世界的治疗,也就是说一切不在意钱,用当下世界最好的手段。而那位大妈却做不到,她出不起那么多的钱,更重要的是她还没时间,她不象精英卧在病房也算是工作,她必须要早点出院,因为对她这个家来说,无人来帮她,哪怕枪顶在脑们上,她也没机会去理会,她只能承受一切的责任和苦难。结果她拒绝了一切也拒绝了精英的好意,她拖不起,等病情稍有控,她就出院了,其心肯定是悲歌的,但也是肯定没机会唱出来的。她不能倒下去更不能休息,否则这个家交给谁去。

接下来的故事就是这样,精英得到了最好的手术和治疗,而大妈却过着有病当没病的生活。但到最后,精英还是死了,但大妈却好了。这故事有几层意义,让医护人员思考:

其一,不管你是谁,是行业精英还是诺贝尔获得者,也许你都只掌握人生奥秘的亿分之一,你的方案不是最正准的;

其二,知识害死人。知识分子不长命,尤其是医护人员虽和行业风险有关,但也和你半知半解有关。你懂的多,但又不全懂,你知恐惧最又不知人生真正的含义,所以你死了;

其三,人生的价值规律。世上之事很奥妙,想死的死不了,不想死得却总是没救。对医学来说,有钱有识的都完了,无钱无知识的都活了下来,不是说知识和金钱没价值,而是有些人陷进去了,而有些人却没有迷失。哪怕他们得了重病,他们也没有时间去抱怨去怨恨,他们还是需要每天进行繁重的劳动,以继承这个社会的生命和人生价值,舍个人而顾大家,结果他们却活了,病也好了。用东方的话来说,那就是天还是有眼的。

 

毛泽东有句名言,我认为说的很有道理。那就是对医生的话不可不信但也不可全信。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小病靠医生治,但真正的大病就看个人的修为,东方文化一直这样说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一个人其做的事,让天看顺眼了,那他就死不了。

姜医生有这样的见识,我不太知道,但我总认为姜医生对医学是很有兴趣的,这就是不容易的事。有兴趣的才会掌握亿分之二!

 
姜尼的头像
 #

何兄高啊,我仅仅停留在表面,您都到了哲学的层次了,有见地。

 
渺渺的头像
 #

我不赞成对癌症病人狂轰滥炸式的化疗,放疗等等治疗方法,但我也不赞成那种没有生活质量的活着,哪怕是喝口水都困难了,还要拖个一年,二年,虽然那是活着,又有何意义呢?

我赞成姜医生的想法,追根求源,找出叛变部队的首领并加以解决,其它则既往不咎,希望其悔过自新回到正方部队来,这样就好了。当然这是人类想战胜癌症的美好愿望及努力方向,希望这一天早日实现吧!

 
姜尼的头像
 #

好死不如赖活着,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