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母親的心

 

趁著孩子放春假,到南加州看望朋友。不料剛一到埠還沒來得及見面,其中一位朋友卻已在機場standby趕往台北看望病危的母親。他的母親久病經年,病危通知發過多次。朋友是獨生子,每一次都責無旁貸放下美國的一切飛往台灣。而母親每一次在昏迷中知道兒子回來了,都又挺了過來,沒讓兒子的歸來變成最後一面。

 

我們衆人都不禁唏噓,感慨良多。戲稱是母親太想兒子了。但是以這樣的方式見面,視乎太殘忍了。另一位朋友也說,公公去世的那一年,他們全家半年內來回台灣三次,每一次都以為是最後一次。煞是折磨人。作為過來人,咀嚼過何謂“子欲孝而親不在”的痛苦,我倒是羨慕他們有機會這般折騰。

 

母親離世十年了,直至今天我都不知道確切的時日,更不敢向父親多問最後的細節。母親最後的時刻,就這樣深埋在父親的哀傷中。我和姐姐當年都遠在美加,不但沒有守候在病榻前,連葬禮都沒有參加。在外人眼裏,我們當是很不孝。然而這卻是母親的意願。

 

生前,母親總是安慰我說:“不用特意跑回來看我。這裏有醫生護士,還有親戚朋友幫忙,你來了也插不上手。放心吧。” 又說:“知道你孝順。媽媽心裏有數。你的孩子都還小,自己也有一個家要操持。方便的時候回來見見面,我就心滿意足了。美國你那裏我也去過,你也帶兩個孫女回來過。只要你們生活得好,我也沒有什麽可牽挂的。”其實誰都不可預知那最後的一刻,母親不願看到我因著她疲于奔命。

 

母親生病的七年,正是我來美打拼的前十年。兩次手術,也恰在我懷孕生女的前後。她都讓瞞著我,只在事後輕描淡寫地報個平安。記得母親第二次手術那天,我正好打電話回家。電話那頭只有爸爸,不見媽媽的聲音。我還以為媽媽睡了。從不說謊的父親支支吾吾,就是不回答。母親早已想到我會打電話回家,怕被撞破,安排父親回家等電話。我當時懷著小女兒,母親忌諱我因為憂心她的病情而影響了胎兒。等我誕下小女,方知母親又闖了一次鬼門關。所有的親戚家人都知情,只有我蒙在鼓裏。我們在異國他鄉創業不容易,學會了報喜不報憂。母親卻更勝一籌。那是何等的勇氣,何等的母愛,她甯願獨自面對生老病死,也不願女兒為了盡孝而遠渡重洋舟車勞頓。

 

父親轉達母親的遺言時,說母親安詳而逝,沒有痛苦和遺憾。因為她清楚女兒雖不在眼前,卻是安居樂業生活美滿。所以為報答母親,我們都應該快樂幸福。

原载 世界日报 2011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尤记得她老人家的音容笑貌!多么深厚的母爱,智慧和勇气!

 
鹤望蓝的头像
 #

谢谢阿薇最知心

 
司马冰的头像
 #

母爱宽广深似海洋,看得我热泪盈眶。

 
鹤望蓝的头像
 #

谢谢你为之感动

 
海云的头像
 #

如今我每次回国,看见健在的父母,都很感恩。

 
鹤望蓝的头像
 #

当下正是感恩的季节

 
若敏的头像
 #

我爸爸去世的时候,我也在美国,没能回去,一直是心中的痛!谢谢你的文章!

 
鹤望蓝的头像
 #

为报答父母我们应该快乐幸福不是吗

 
Amoy的头像
 #

繁体字看起来更有中华文字的韵味,文章中母亲的苦心也跃然纸上。都说爱是向下延伸的,家中老人总是为儿女着想,而我们能替父母想得却不多。母亲能平和安详地离世,对儿女来说也是幸事。祝福你!

 
鹤望蓝的头像
 #

谢谢繁体字只是个偶然

 
西苇的头像
 #

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也不在身边,一些细节也是一直不敢问。唉,最苦是生离死别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