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非法移民与侨领之子(中)

                  非法移民与侨领之子(中)

                            余国英

 

    「不好意思,太不好意思了,」我们一直说。

这时,一辆校车远远的停在大马路边,让一个中学生模样的东方青少年下车,崔老板连忙走过去迎接。

「光华,过来叫李伯伯、伯母。」老板娘对他的独生子说。

这孩子真乖巧,不但果然过来打招呼叫人,还恭恭敬敬地给我们行了一个中国式的鞠躬礼。

「妈,听说今晚有好东西吃哩!」崔光华虽然是在美国土生土长的第二代华人,可是他的国语讲得可标准呢。

「好东西,红糟。」崔老板笑瞇瞇不厌其烦地奔进厨房去把塑料小盒拿出来,将盖子打开给儿子看。

「唔,难怪叫红糟,是红色的,也是烂糟糟的,老大远由纽约带来,可以吃的吗?」崔光华凑上去用鼻子吸了一下。他是此地和漠沙沙镇中学的模范学生,不但功课一直名列前茅,品学兼优,还是此地中学的乒乓球选手,常常代表学校到各处去比赛,为校争光。

「傻孩子,这是调味用的作料,今晚我们大家吃红糟全鱼。」老板娘笑嘻嘻地解释给儿子听,又带他到餐馆的厕所去换衣服。

 崔光华换了一身光鲜的运动服装,踏着崭新的球鞋跟在母亲身后走出来。

「小帅哥,这么漂亮哦!现在孩子跟我们那时真不同,连练球都要穿这么好的衣服!」我非常感慨。

「可不是吗,这一套名牌行头花了不少钱呢!想起我们小时候,同一个眷村的孩子,平常只能穿双木屐,或者干脆光脚,好容易有双旧球鞋,只求大脚趾不要长得太快,生怕把鞋头的小洞撑成大洞,那有什么名牌讲究!」老板娘非常感叹。

「老板娘,妳忘记了一点,那就是当初妳的身分跟你儿子现在的身分不一样。」我先生说。

「他是我怀胎十月生的亲生儿子,身分有什么不一样?」老板娘不服气地反驳。

「当然不同,当初妳的身分是跳船来美国的非法移民,而崔光华目前是华侨的儿子,两者的身份,当然不可同日而语啰!」我先生笑道。

再过一年,我们再度去中华中餐馆吃午餐,因为没有人带位,只得自己径自走到窗边常坐的那个位子上坐下。

「崔老板,怎么你一个人带了一位跑堂前后招呼,老板娘与大厨刘平呢?」我们乘崔老板亲自过来替我们倒茶的机会,跟他寒喧。

「我老婆吗?跟刘平到淡巴市去找律师了。」他答。

「替刘平办居留身份吗?」我先生随口问。

「不是啦。刘平花了大钱给偷渡人蛇的蛇头,千方百计将他的爱人淑芳由福州偷渡出来,到了洛杉矶,被移民局抓住了!李教授、李师母,你们看,这件事糟糕不糟糕?」崔老板答,一直跌足、叹气再加摇头。

「哦!」我们也给吓呆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现在忙着找律师,想尽法要把她赎出来。」他说。

「赎得出来吗?」我们非常不放心。

「本来已经到了洛杉矶,上了岸,只要有亲人去保赎,问题就不大,可惜刘平原是跳船上岸的,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怎能用配偶的身份去赎她呢?现在只有看我们花大钱雇的律师的能耐,是否能起死回生了。」崔老板并没有把握。

「其实,这个国家这么富庶,土地如此肥沃,地广人稀,正应该想办法多找些中国人来这里移民,使我们这些中国人在此地落地生根,由少数民族变成多数民族,那时人多势众,在这一人一票的民主社会中,谁还敢再歧视我们!你们做餐馆的可以雇用那么多中国人,给那么多同胞一个吃饭机会,可惜我们实验室找到的后博士、研究助理必须受过科学训练,就是帮忙,也受到一些限制。」我先生略感遗憾地说说。

「你帮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学者办身分,其实,人头数目多少不重要,只要所有的中国人大家都尽量有力出力,有钱出钱,也就可以众志成城了呀。」我安慰我的老公道。

「尤其我们中国人都是奉公守法、努力工作的良民,不管是合法或非法的移民,对美国社会的繁荣都有着很大的正面贡献。」我老公也很肯定地点着头说。

那天客人不多,让我们三人尽量说得又热又有闹,三人脸上的表情也是千变万化,时而连连叹气摇头,时而肯定地一直点头。

 

非法移民与侨领之子(下)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每个移民都有一本故事。这个侨领之子会怎么样呢?期待。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