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家的保姆和装修工 (中篇小说 十四)

和杨老师的那次见面后,我便积极打听和收集出国信息和资料。
我虽然是学英文的,但是毕业以后就顺了父母的意回到家乡,很快就跟着余青到文化馆工作。开始翻译点英文文献,后来馆里缺会计,让我去学了几个月会计。 那以后就两样都做。我几乎都忘了我正经是英文科班出身的了。

一阵调查下来,我发现不仅我的英文技能,连我的会计经验对我在美国生存都会有关键性的帮助,心里很是兴奋。我开始了托福的考试准备。

“捉摸什么呢?”姐姐问。
“谋生之道。”我回答。
“你该不会是想出国吧?”姐姐注意到了我桌上的托福书。
我没回答。
“你没搞错吧? 三十好几了还出国留学?学啥?”
“你不要管我好不好?我的路我自己走。”

姐姐“哼”了一声,走开了。

那几个月,天天熬夜。姐姐刚开始会抱怨我的灯光,我拿块板来遮挡。后来,姐姐也不发怨言了,有时还会叮嘱我别太玩命了,三十好几了,身体最要紧。
我说我知道。
不过还是玩命,走在路上,坐在共交车上都在背单词。

几个月心血没白费,我的托福考了580分!
我能感到我的命运在急剧变化。
又过了几个月,我便站在了美国领事馆的签证台前。

我在美国没有亲人。我是学生签证, 美国大学寄了一切必要的资料给我,包括我的奖学金资料。
我的签证很快就办了下来。

对所有我身边的人来说,我要出国的事来得是太突然了点。
平时常犯口角的姐姐,这时却有点舍不得我走了。
妈妈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鸟之将死,其鸣也善;人之将别,其情也真。我开始领悟到了这一点。
余青,挨着我坐着,脸色沉重。
“真没想到,你会走这一步。”他说。
没想到? 假如想到了,会使他改变当初的决定吗? 我想问,却没有问出口。这样的问题,很是残酷,很是折磨人。 对他、对我都是。我不知道他的答案会是什么。留个存疑,等于留个希望。

山兰特意来看我,来给我送行。我们倆一起站在三围湾的桥上。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去过的地方。
我看着远处漂浮在湛蓝色海水上的三处海市蜃楼般的小岛,迎来山兰的那一天,我还以为福安镇的人永远不会想要离开这块风水宝地。要离开了,是不得已吗,还是 ……

“这个,你收下吧!”
我一看,山兰递过来三套非常精致的纯棉长袖内衣裤。
“我知道你一年有三季要穿这个。听说美国买不到,带上吧!”
“山兰……”我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还是留着自己穿吧。”
“阿娟,还记得我刚来时你送我的外套吗?当时你说你是真心的,不扣我工资……我现在,也是真心的。”

我知道她是真心的。
我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她。最想问的,是她和余青的事。
我没有问。

山兰好象读出了我的心思。
“我不会嫁给他的。”她说。

“那……房子呢?”我问。
“阿娟,你觉得我是个很爱钱的人吗?”她太聪明了,问题总是问得到位。
“我,我不知道。”我如实回答,我真的不知道。我心里也担心,假如她真是个贪财的人,余青绝不是她的对手。

“这么问你吧,你觉得我这个人爱我自己会多过爱我的妈妈和儿子吗?”
“好象不会。”母女连心,母子情长,这是天性,在我看来山兰这天性还挺足的。
“那就好,” 她脸上的肌肉好象一下子就放松了,“阿娟。我不会让余秘书吃亏的。”

我看着我即将和她分别的女人,曾经是我家保姆的女人,这个因了她我才跨海过洋的女人。她的脸比来的时候还消瘦,颧骨因而有些突出。我心里茫茫然,不确定自己的未来,也不知道她如何来兼顾她人生里这么多的方方面面。

不管怎么说,那就是我临出国时关于余青的事,关于房子的事山兰给我交的底。

 

上一集:http://www.overseaswindow.com/node/1116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Piggy的头像
 #

命运的安排。。。物是人非。。

 
虔谦的头像
 #

谢谢跟读!新年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