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雯雯》(六)

这是雯雯第一次在迈克家下厨,她要给迈克做水饺,他曾提起喜欢广式早茶点心里的烧卖和蒸饺, 其实它们也是她喜欢的食物。迈克做的西餐, 沙拉除外, 肉多菜少, 偶尔吃几顿还行, 吃多了实在受不了。雯雯在厨房里忙活着,迈克在她身边不离左右,好几次问她是否需要帮忙。雯雯说,饺子快做好时, 你烧一锅水就行了。

 

雯雯那天穿了一身杏黄色无袖鸡心领连衣裙, 迈克站在她身后, 突然在她的肩膀上亲了一下;  “你干什么, 以后不许这样。” 雯雯不情愿地说, 虽然声音很低。

 

迈克有些不悦和尴尬, 他讪讪地说,“对不起,看着你穿着裙子的样子, 我有些情不自禁, 不曾想这也是禁区。”

 

正说着,门铃响了, 来人看起来像个流浪汉, 他想向迈克借二十美元, 迈克从自己的钱夹里掏出一张二十美元的纸币递给他,那人连说谢谢, 并说过几天有了钱就还给他。那人走后,迈克对雯雯说, “他叫Albert, 是住在路对面的邻居。Albert的智商虽低(mentally retarded), 但他基本上能自理, 是个可以信赖的人。” 雯雯心想, 上周末的垃圾日曾见他把隔壁老太太的垃圾筒推到路边, 今天又把钱借给Albert, 看来他确实是个心底善良的人。

 

晚饭后,雷声骤起、电闪雷鸣,大雨如注。迈克说,"雯雯, 看样子今晚你回不去了,就在楼上住一宿吧,明天大清早我送你回去。" 雯雯不肯,一直等到雨小了,  迈克开车送她回去。

在回家的路上,迈克说, “If you do not let me touch you, nothing would happen. Will you let me hold your hand?” (如果你连手都不让我碰,我们的交往不会有什么进展, 你乐意让我牵你的手吗?) 

“Now?" (现在吗?)

“Not necessary now, but at some point." (不一定要现在, 或迟或早吧。)

 

雯雯有些难为情,  她静静地坐在那里,不知如何答复他。迈克伸出他的右手,轻轻地拉着雯雯的左手,雯雯没有拒绝,任凭自己的手握在他微湿的手中,虽说没有初恋时那种触电般的感觉, 但也并不反感,确切地说, 甚至有些喜欢被他握着的感觉,她的脸有些发烧。

 

前面快要转弯了,迈克松开了她的手,她的心情立刻变得轻松起来。

 

雯雯来到教授家门外,大门已上锁, 她按了下门铃, 没有人答应, 又按了两下, 女留学生一边开门,一边笑嘻嘻地说, “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雯雯打开自己的房门, 发现地上有张纸条,是松的留言, 他从法国回来了。

 

雯雯:

 

我回来了, 你去哪里了? 我等了你好久, 别忘了我啊...

 

 

星期一晚上,松来找雯雯, 他说, “昨晚我在楼下等了你好长时间,一直没见你回来,雨下的那样大, 你到那里去了? 是不是在老美家里过夜了?”

 

雯雯说, “雨下得太大,等到很晚才回来,不信, 去问那个女留学生, 是她为我开的门。” 松给她买了两条方块丝巾, 一条是蓝色的, 印着埃菲尔铁塔; 另一条是薰衣草图案的, 它们都很漂亮。

 

转眼雯雯和迈克认识快一个月了, 又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 雯雯抱着白猫南瓜和迈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南瓜突然从雯雯怀里挣脱, 它那些锋利的爪子像针一般划痛了雯雯的腿, 她被赫得往后一退, 恰好倒在迈克的怀里, 他们的脸挨的那样的近, 他将她搂在怀里,想吻她的脸, 她一躲闪, 刚好吻在她的唇上, 迈克温柔地吻着她, 直到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将他推开。

 

看完电视后迈克开车送雯雯回家, 半路上雯雯说, 如果迈克不留胡子她可能会更喜欢他一些。迈克说 他已经留了五年多的胡子了, 图的是省事。"至少应该修剪得整齐一些。" "那就更麻烦了。" 

在教授家门口分手时, 迈克说明早十点来接她去”Good Earth” 吃早餐。

 

第二天早晨,雯雯按时来到停车场,发现迈克的车已经在那里,她刚走到车旁, 从里面走出一个年青人笑嘻嘻地看着她。雯雯以为认错了车, 刚想转身走开, 那人说 “早安, 雯雯。” 原来是迈克, 雯雯几乎没有认出。没有胡子的迈克,好象突然小了四五岁, 而且精神, 好看多了。雯雯知道迈克喜欢他的胡子。为了自己昨晚一句话, 竟然剪了它们。车子上了高速公路时, 她戏謔地说,“我只是随便那么一说, 害得你真的剪了胡子, 如果我不和你继续交往,我可不负责任。” “胡子可以再留,你喜欢就好,我没预先告诉你, 是想给你个惊喜。”

 

八月初迈克向雯雯求婚,求婚时既没有鲜花也没有戒指。迈克几乎是在自己家里随意说出来的,雯雯说她得考虑考虑。这是迈克第一次求婚,他的第一次婚姻,是前妻自己提出来的,那时他们已经同居二年多了。

 

一星期后,雯雯仍然没有考虑好,她犹豫不决,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她知道迈克是个善良的人, 一定会善待自己。但就这样嫁给他, 又有些不心甘情愿。她已经有过一次惨痛的教训, 这样快就答应他, 是否有些操之过急?

 

二个星期后迈克又一次问起求婚的事, 雯雯不好一再推脱, 便答应了他。迈克说, 既然你同意了, 我可以开始申请结婚登记吗? 雯雯兴致不高, 随口说, 你看着办吧。不曾想第三天迈克已经把结婚许可证办妥。雯雯心里有些反感, 但哑吧吃黄连, 有苦说不出。几天后松来找她, 她告诉他已打算嫁给迈克, 结婚许可证都办好了。他听了虽然难过,但覆水难收, 这次是他伤她太深,她不会原谅自己了,事已至此,也只好自食其果。

 

九月十五日是雯雯和迈克去市政府法庭结婚的日子, 迈克事先已将证婚人, 鲜花, 照像馆, 酒店按排好。迈克曾问雯雯, 她想要什么样的婚礼, 雯雯说, 越简单越好, 她觉得嫁个美国人是万不得已的事, 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结婚前的晚上雯雯问迈克是否将明天去市政府穿的衣服准备好?

 

“亲爱的, 都准备好了。”

 

“鞋买了没有?”

 

“我有双黑色的旧皮鞋, 没咋么穿过。”

 

雯雯一听火冒三丈, “好歹是结婚,你连双新皮鞋都不肯买,看样子你根本没把这桩婚姻当回事。难道我们的婚礼连双新鞋都不值吗? 如果是这样, 结婚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干脆算了吧。”

 

迈克一听,马上说,“等等, 难道你为了一双该死的鞋就要和我吹了,真是太可笑了! 我看你从一开始就没有真心想和我结婚,鞋只不过是你的借口而已。”

 

“你说对了,我就是不愿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一个不把我当回事的人。”  雯雯说完, 放了电话。

 

 

November 9, 2013,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吵的好,不声不响的就完成求婚的过程也太简单了!吵吵就熟了,就更近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连你也觉得迈克的求婚太简单了...,呵呵,不打不相识。周末快乐!

 
梅子的头像
 #

唉,婚姻这个事,真是难说。。。就这样,也太快了些,不过比起闪婚,时间还长了点儿。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是啊,婚姻好似前世注定,迈克对雯雯一见钟情,雯雯不知不觉陷入他的网,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谢谢阅读,周末快乐!

 
苹果的头像
 #

迈克感觉还很真诚,好多老外只同居,不结婚,说明他真的爱雯雯。祝福雯雯!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迈克喜欢雯雯无疑,但他身上缺少罗曼蒂克的气质...仅仅有爱不足以让雯雯觉得称心如意。

谢谢阅读点评,周末快乐!

 

 
苹果的头像
 #

还有,你们家花园里的花儿好漂亮哦!让人心情愉快!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鼓励,你在澳大利亚应该也有美丽的园林。祝好!

 
雨林的头像
 #

我好像觉得雯雯和迈克是有着前世的夫妻缘分的。他那么在乎雯雯的感受, 而雯雯在他面前对生活中的小细节也可以有一点点自然的“颐指气使”。 人间烟火中的夫妻原就是这样子的吧? 写得真好。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你的感觉是对的,不知两人上辈子谁欠谁的。在家庭生活中如果让女性在小事上稍微“占点上风”,男士得到的是一个幸福满足的妻子,回报他的会更多。

呵呵,小女子太好被哄的了,只要她们觉得被丈夫疼爱,为他们赴汤蹈火也心甘情愿。

谢谢雨林阅读鼓励,周末愉快!

 
苹果的头像
 #

我倒是觉得太会浪漫的人靠不住,在这个拜金的年代,真诚的人,实在的男人更是少。你写的非常好!

p.s. 我们在昆士兰州,每天阳光明媚,但是没有雨水,干燥得不得了,花儿不容易活,只有椰子树和一些当地的树容易活下来。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完全同意你的看法,浪漫的人惹人喜欢,容易出错。谢谢你的鼓励。今年五月份在德国的火车上遇到一对从Queensland来的夫妇,很友好、健谈,看起来很地道。

没想到你们那里那样干燥, 新鲜椰子汁yummy!

 
苹果的头像
 #

哈哈,I agree. 但是我在这儿生活了六年,还没喝过新鲜椰子汁,当地的芒果和菠萝还不错。欢迎你们到黄金海岸来晒太阳。

其实我周围有一些跨国婚姻的夫妇,有相处得好的,也有不和谐的,好像像迈克这样厚道的不多。雯雯处于被爱的一方,我的观点勒,女人还是喜欢被男人欣赏。

期待你的续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再次表示感谢, 最后一篇已贴出, 请批评指正

 
绿岛阳光的头像
 #

雯雯要投降了,呵呵,其实雯雯在不知不觉中也爱上了迈克。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呵呵,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谢谢绿岛阅读点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