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五十一 精妙古居

半涩时光

 

                                                      五十一

                                                     精妙古居


          也许这些天一直紧紧张张的也真是累了,方桐这一夜睡得真是踏实,等洋人忍不住推醒他时,他费力睁开眼发现阳光都照进来了,方桐再去敲圆月的门,她也才被叫醒!

         到楼下吃早饭,除大嫂在家,别的上学的上学出工的出工都走了。这三个年轻人商议好中午吃腊肉和毛豆腐以及青菜,大嫂说了,不会收多少钱的,大约每个人十块钱左右。这个钱不多,还是乡村淳朴好打交道。

         洋人因为昨天已经转悠了半天,所以情况较熟,带着方桐与圆月要在村里走上一圈。这里平地金贵,而且不规整,所以房子都是沿着弯曲的窄窄的小路脸对脸地贴着,这小路窄到一个人站在中央双臂平展就几乎能够到两家的墙,但感觉上更窄,因为两边的房子都是两层再加上门面的女儿墙高度就显得很高,这样一对比就使人觉得这小路不仅曲折而且深不可测,在这小路上前后一望都望不了几户人家,因为都弯过去了。不像方桐的老家房子基本都是一排排的整齐朝着南方,也不像洋人居住的苏州那里的老街,那里是沿不宽的水道两岸建着肩并肩的房子,大家隔水相望……当然更不是圆月所居住的大城市了,那里是丘陵地带,高低起伏不定,而且现代化程度高,人多车多喧嚣多……这里基本上静悄悄的,白色的墙黑色的瓦,暗青色的石板铺成的窄窄的路与白墙之间还有细细的排水沟,重檐的门楼斑驳的保留了一些黑色底色的厚木门,木门上的古老的铜首铜环门前的青石板就搭在那细细的水沟上……有的人家还有侧门,门前还有石刻,所有的人家木梁上都有雕刻,各家刻的内容有不同,却是同样的精美,有的人物多有的花卉多,这些雕琢很花功夫的,有的要刻很多年,那么工匠就像是在一个单位长期工作一样在一户人家干上很多年,吃住之外还要挣了银子养家……这是怎样的繁华与奢侈?真是令人惊叹。想当年这小小的村落里家家这样的不厌其繁不厌其精地修造房屋,相互的比照相互的明争暗斗,各家的工匠也在相互的显弄相互的设防……人与人在一起肯定有高低之差,这就存在压力,这就有争斗,尤其是资源有限的地方更是明显,有优势者内心愉快处劣势者胸中抗争……方桐与圆月洋人慢慢沿石板路走着端详着。

        有的人家大门紧闭,有的人家门开了却也不见得欢迎参观,有的参观需要交费,也有的房屋没有特色却故意设了鬼怪气氛以引人一探究竟……有几家有绣楼,这是当年家有千金的,小姐一直在楼上不可以下来,直到成人出嫁。在楼上闷了就坐在窗前的美人靠上,凝望远处的青山白云,或设想前世或设想未来,要不就做点女红,为自己出嫁积累些绣品……这大户人家的小姐不用风里来雨里去的,也不能抛头露面的,不然成何体统?一个女儿家倘若也要为生活而忙碌岂不丢了一家的颜面?这在富裕家庭是一种常见的心理,当然也是那时候的风气,可真不知道这样的方式害了多少人,也不知道这样被养护的女人最后真正幸福的又有多少?自己的命运一直在别的人手里,看似无忧无虑的,内心的真感受又有谁能明白?生在穷人家里虽然苦了点,可也会获得许多拼搏的乐趣,人生并不算很长,从头到尾按一百年计,在前六十年里除去前期的二十来年,真正在人群里闯荡的也就三十多年,这三十多年是最具价值的人生阶段,所谓最具价值就是最充实最能体现人的创造力显示生命力量的阶段,这个阶段苍白整个人生就苍白,这个阶段扎实就没白来世上一趟……但是前二十多年如果没有什么锻炼与准备,那么也很难期待后三十多年有什么精彩了。方桐胡思乱想地朝圆月看了看,心想,你看你多幸运,现在你们这些小女子一个个的精气神六国的,如果在以前,叫你楼都下不来!圆月见方桐怪怪地望自己一眼,知道这小子又在瞎想呢!不由的一笑,朝美人靠一坐,让方桐帮拍一张。

         转的差不多了,洋人好像完成了任务,说自己要单独去画点画。方桐与圆月一起找一处比较理想的视角也细细地画了起来,那交错的飞角的墙头,那排列有序的黑瓦屋顶,那一扇扇的木格窗户,那门上方的眉毛一样的出檐,那弯曲的石板路,甚至那一户人家那矮矮的烟囱……都成了笔下可以细细勾勒的对象,节奏的疏密对比,黑白的变化,线面的结合,虚实的组合……这些默默无言的建筑真是蕴含了太多的东西,前人留下来的文化里有太多的精华,真是太美了……方桐一边仔细勾线一边由衷感叹着,这也是方桐难得的基本完全静下心来的时候,已经由不得他再浮躁了,这些传统的东西彻底让他稳稳地站在那里只顾寻找一些位置比例关系……他已经顾不得观察圆月在想什么在干什么了。就是那细细的水沟也有意思,石头砌成的,有缺口有缝隙,间或还有几颗杂草,这得画上,当然只能点到为止,这表示了岁月也表明了真实,但不能影响整个房屋的表现,哦,那墙头那屋顶上也几颗草,那如果不是风刮来的种子就一定是鸟儿带来的,许多地方都长了青苔,墙上也有些雨水冲刷的痕迹……如果能坐下来用油画,或者干脆用水墨,倒是可以更美观些,这也就顾不了,就画点这线稿,就这肯定也让那帮没来的人羡慕死了,这一趟出来还就要数到这里才体会最多,也最踏实平静。

         圆月已经耐不住了,过来看看方桐画的如此细致不禁脱口而出: “真细!”方桐心想,以前你没看到我细,那是因为没有东西让我感动。方桐也差不多了,就安慰圆月:“快了,你再等会就行,画完了我们再转转。”


 

 

 


                                                                             二0一三年四月四日九点四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节奏的疏密对比,黑白的变化,线面的结合,虚实的组合" 

呵呵, 难怪你写的总是那样好, 艺术家的审美就是周全。第一次听说女儿墙, 是害怕别人看到家眷而筑的高墙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也可以这样理解吧,这墙也是用来阻挡万一发生的火灾,因为家家都连着的。

 
追梦的头像
 #

喜欢听你的细腻观察,在脑子里重现那些街巷和建筑。。。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的喜欢,这样的建筑很令人入迷,我不得不单独写这么一章,的确是建筑里一种精华。

 
梅子的头像
 #

细腻的观察,理性的思考,还有那种内心独白,都使我非常崇拜。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言重了,我也是很真实地感受着叙说着,大家不反感不厌烦我就很高兴了。

 
予微的头像
 #

这让我想起,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时,去珠江三角洲一带的番禺探望朋友,那朋友带我们去村里富裕人家看,那时我才12岁左右,广州绝大部分人都是三代同堂,住得非常困窘,当我参观那几栋房子,年纪小,却记得是有庭院,有鱼池,假石山,三层楼,顶楼有凉亭,屋里大厅,是雕梁画栋,天花板上画着精美的壁画,让我非常惊艳!

原来,很久很久以前,富裕是有底蕴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现在有些人有钱了却还不怎么“富”。

 
追梦的头像
 #

予微,你去的是不是「十香园」?

 
予微的头像
 #

追梦,我不是去“十香园”, 在哪里呢?

我上面提到的是在番禺新造这地方的普通人家。另外,广东有“四大名园”,其中一个,我忘记名字了,占地约半亩,建在水田中,设计曲折玲珑,很有风格。

如果你有机会去广州旅行,我建议你你参观番禺“宝墨园”, 这是新建的,但建得很好,值得一去,我们去过好多次了。

 
追梦的头像
 #

应该是在番禹,我也没去过。。。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徽州的建筑很有特色,记得以前专门出过一套徽乡建筑的邮票。木桐观察的很细,写得很深。想当年和其他地方一样,在徽乡,造屋的同时也是财力的显示和拼比。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啊,这些房屋就是放在现在也是很少一部分人才能建得起来,非同小可。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