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海云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3 小时 54 分钟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4
积分: 38818

你在这里

《放手》长篇小说 五十四

两个女人面对面站在那里,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相遇弄傻了梅只觉得血往头上冲,她想立刻掉头走路,可心里有股无名火在往上烧;秋莲惊慌失措,低着头拼命地把婴儿车往前送,却怎么都推不动,车子的一个轮子卡在玻璃门的另一边,她急得涨红了脸

梅竭力按下心里的火焰,呼了口长气,往停车场迈开了步伐,走了两步,却发现肩上的包带仍被童童紧紧地攥在手里,她不得不停下了脚步.那边秋莲推着婴儿车的晃动,惊醒了车里的小人儿,也许小小的她也感受到空气中的紧张气氛,一声嘀哭从婴儿车里传出.哭声止住了梅的脚步,也镇定了秋莲的慌乱.梅的心急速地下沉,她克制住自己纷乱的思绪,缓缓地走到婴儿车的旁边,她看见立在一边的秋莲眼里蓄满泪水,嘴唇颤抖地说不出话来,梅伸出手一下就揭开盖在婴儿车上的小毛毯秋莲就在那一刻对着梅跪了下来.小婴儿不知是因为看见光进来,还是别的原因,却停止了哭声,朝着弯下腰靠近过来的梅咯咯咯地笑出声来.孩子还小,头发还没长好,头上箍了个粉红色的头夹,一看便知是个女孩.梅不用问,光看那眉眼和那宽大的额头,那熟悉的影子不是夏伟的血脉还会是谁的

对着孩子天真的笑脸,梅的眼泪却流了下来.她不死心,指着车里的孩子,颤声地问: “是夏伟的孩子?”跪着的秋莲头低得更低了,抽泣着连声说: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童童也受了惊吓,抱住母亲的脖子哭着:“要奶奶,奶奶!” 

梅觉得心绞着痛,仿佛下一分钟就可能晕过去,她的眼泪狂飞,为了忍住马上就要崩溃的情绪,她捂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转身奔进自己的车里.关了车门的梅,伏在方向盘上放声痛哭男人的出轨她并不是头一次听说,她和那个出轨的男人此刻也早就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当亲眼看见他的出轨产物,她依然难以承受!更何况不久前才看到这个男人写给自己的信,虽然没寄出,却让自己感受到他对她还有的情义.怎想到,他在对她有情的同时,他与另一个女人爱情的种子已在茁壮成长!男人,你到底是什么材料做成的?怎么会同时拥有两个面孔

如果说先前潜意识里她还对夏伟抱有一线幻想,那么此刻,幻像是彻底碎了梅不知自己在车里哭了多久,直到她的手机响,是经纪艾米打来的

,那对小夫妻买主的父母帮他们又签了份共同承担贷款的文件,贷款公司追加了十万块钱的借贷,这样你就可以拿回你贷给他们的十万二手款了!我担心晚了你已回旧金山了,所以赶紧给你打电话!你现在在哪里?能到房契公司走一趟吗?”艾米的声音太响,梅不得不把电话移离耳朵远一些

……我在哪里?”梅自言自语的,环顾四周,有点难以把周身的环境和艾米的电话联系起来

你怎么了?没出什么事儿吧?”艾米感觉到梅的应答不同寻常. “……我应该还在邮局这里,……你刚才说什么?有钱给我?有爱给我吗?有吗?有吗?”说着梅无法抑制自己的悲哀,又大哭了起来

艾米知道肯定出了什么事,具体何事她不知情,但是她知道梅的婚变,了解梅的受伤,从梅电话里断断续续的语句,她可以猜到或多或少与此有关.她果断地对电话那端哭泣的女人说:“你是不是在总局那里,别动啊,我马上过来!” 

女人和女人之间,如果说不断会有争纷,常常会有嫉妒,但是,在一件事情上绝对是同仇敌忾,那就是两个已婚女人谈起已婚男人的出轨!艾米对于梅的那个 “和老婆最好的朋友睡觉的男人当然是鄙视又鄙视,只是看到那个男人把房子都留给了女人,觉得那个男人还天良未丧尽.帮梅顺利的卖了房子,她一再劝梅: “忘记那个王八旦!重新开始!硅谷这里男多女少,大把候选人!大把好男人!” 艾米知道那个变心的男人现在中国, “梅肯定是从邮局那里收到什么东西,八成是中国那个男人寄来的……”艾米一边开车一边如此这般猜想着

片刻之后,艾米拉着镇静下来的梅坐在房契公司的一间空的会客室里.艾米的眼里满是问号,分明在问: “倒底出了什么事儿?”梅一气喝干艾米递过来的一杯冰水,放下纸杯,两眼无神地说: “你知道吗,我刚进邮局把那三十万的支票寄给了他,一出来就遇见他的情人!还有他和他情人的私生子!…………”梅说不下去了

什么?你把卖房所得的三十万寄给你前夫了?你疯了?”艾米完全不能理解.

他在创业,需要资金.我可有可无.钱对我有什么用啊?买不回爱情更赎不回青春!”梅说的是真心话

当艾米递过来最后的那十万美金的支票时,认真地对梅说: “,如果你还想寄给那个男人,这十万美金我帮你保存.你钱太多,想学雷锋,可以捐给慈善机构.给你这张支票前,我要你答应我,别再做傻好人了,可以吗?” 梅接过支票,苦笑地摇摇头,对艾米说: “谢谢你,艾米,相信我,我知道该怎样做.”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夕林的头像
 #

这一场写的激烈!有味道!

 
西歌的头像
 #

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女人生下这种关系下的孩子自己带?

 
梅子的头像
 #

我也感觉太激烈了!想不到还会这样,不是说她回台湾了吗,怎么会在这里看到?而且有个"克隆"产物?一个女人要接受多重的打击才够?

呵呵,这就是作品,震撼。

 
司马冰的头像
 #

起伏跌宕的故事,太有冲击力了。

问好海云,已经回南京了吧,一个多月的“炼狱”结束了。北京开始冷了,我也冻感冒了,鼻涕眼泪,咳嗽不止,南京还暖和点儿。

 
海云的头像
 #

谢谢几位跟读。还在北京呢。Frown

 
抱峰的头像
 #

把梅烧红了,放在砧子上三番五次地锤打,竟到了这般田地,叹为观止!

她的性格还有升华的余地吗?等着吧,奇迹会发生!已经用不着怀疑了。。。。。。

远方的问候,可爱的海云!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