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五十 皎洁月光

半涩时光

 

                                                    五十

                                                 皎洁月光

 

          时间不长圆月来喊方桐出去走走,征询洋人意见,洋人没有兴趣。下了楼梯遇见大嫂,大嫂关照不要乱走,村子里小路曲里拐弯的又黑灯瞎火的,也不要回来太迟了。一一答应好就出了门,方桐陪着圆月走向村头——那石牌坊的方位,这里比较开阔,月光下的村头田野别有一番情趣。

          这村子里的小路都铺了青石板,窄窄的,因为岁月的缘故青石板显得不是很平整。本来出来也没什么目的,只是来这么个古老的村庄早早的就睡下似乎有点水牛看牡丹不对路子,方桐在这不甚分明的月光里在小路两旁房屋的投影里如同往常一样地走着,圆月有点跟不上趟,喊住方桐,半是抱怨半是撒娇地道:“哪有你这样快的?要走的慢一些才是游玩的样子嘛!”方桐一时醒悟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是的,这月光下陪人家女生出来怎么的也不能只顾自己大步向前呀,呵呵,自己真是巷口抗木棍直来直去惯了!方桐努力控制着自己习惯大步的幅度,尽量和上圆月的节奏,圆月忍不住笑了,自己加快步伐向前走,害得方桐又跟在后面撵。

          到了村外就明亮多了,因为开阔没有什么遮挡。与那石牌坊正对的东面是一个大方水池,水池里的水是活的,一边流进一边流出,这是从山里引来的泉水。对于水塘方桐再熟悉不过的,在方桐老家的村子上也有几个水塘,这就是乡民取水的地方。此时月光照在这水池上像是撒了一层细碎的发着毫光的银子,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这里是水池,也许会被粗心的人误认为是一块空地而想走上去呢!多么平整多么宽敞的闪着银光的场地呀,这在紧凑的山村里显得是这样的难得这样的特别,多么让人想在上面翻几个跟头啊!方桐强迫自己收回几乎被诱惑的目光,回头望着月光下的村庄,只能分辨出一些白色的墙,却分不清具体的屋顶和其他。

          向南稍走两步就是田头,这里有一条水沟,水沟不大,沟上还有一座有些破旧的小石桥,初夏夜的微风轻拂,空气里飘荡着有些潮湿的淡淡的带有点甜丝丝的青涩的气味。山已经分辨不大出了,已经和夜色混在了一起,但是各式的虫鸣蛙叫却时强时弱地在宣示自己的存在……圆月坐在小桥的左边的条石上,方桐坐在右边的条石上,圆月半低着头不言不语,方桐四处凝神打量,这宁静的村庄偶尔的一声犬吠,这田野里的说不出名字是虫子的细细的叽叫声,拂过耳边的风声……头顶上的柔和的月亮,不远处那池梦一样的水,眼前的沟渠和田地……这是多么的亲切,如果不是身边还有人,那么真以为这就是在家乡了,这与家乡真的没什么分别,一个人的童年记忆是跟着他一生的,这种记忆就他生命的组成部分,是不可能分割的……方桐似乎随着微风飘了起来,在这村庄、水池、田头的上空细细地来回,这是梦?还是真实?谁在梦里?谁在现实里……

     “哎”,方桐一惊,原来圆月在说话:“你听到多少种声音?”轮到方桐发窘了:“这个,这个我没数。”“我听到十四种!”声音里透着一股兴奋和自豪。方桐不服气,静下心来仔细辨别着,叽叽,呱呱,唧唧,咕噜咕噜……不对呀,怎么就只有十二种呢?!“你一定漏了你自己的呼吸和流水的声音!”方桐折服了,觉得自己真是俗气,这流水的声音其实还挺响的呀!“就是因为响,又与其他的声音混了起来才不容易被发觉。”难道说大音稀声?也有可能,人们对事物的判断往往受自己的心理局限,过高和过低常常被过滤忽略,这就成了误区。

月亮已经完全当中,方桐也感到有些微凉,该回去了,大嫂也许有些着急了。站起身来舒展一下,方桐舒服地伸了个懒腰,这真是个愉快的夜晚。方桐迈步在前,刚走几步就听圆月在身后问:“你害怕吗?”“我害怕什么呀?”“那么,你怎么走的这么快?”又来了,方桐脸色有些红了,用力收住自己那有些不听话的腿,尽量保持与圆月一致的节奏,可方桐不知道靠的更近些好还是稍开点好,心里直打鼓,这要是自己的女朋友该多好,也不辜负了这等月色,可惜……正胡思乱想呢,圆月又一块砖头过来:“你怎么不喊洋人一块出来的?!”“我,我……”方桐感到很委屈,这能怨我吗?!圆月见方桐一副苦巴巴的样子忽又笑了:“吵吵好呀!炒熟了就好吃了呀!”方桐一听陡地来了精神,就想贴近圆月,可圆月红着脸低头快步急走,弄的方桐只能紧紧跟着,直跟得七喘八下的。

门开着,大嫂坐在敞厅做针线,见他们回来了也就收拾好准备休息。告诉这两年轻人,屋里都有一瓶开水,可以洗洗脚的。洋人已经睡了,圆月自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方桐轻手轻脚地洗脚,顺手又把袜子洗了晾到一根细绳上。

方桐小心地躺到床上,正想就这么睡去,忽然想起这住的地似乎跟《围城》里描述的野店差不多,这圆月一个人在隔壁的这个房间会不会有事啊?连忙轻轻坐起光脚插上鞋,来到圆月的门外轻轻推门,门纹丝未动,好,这说明门从里面插上了,至少这是一道防御,如果有动静一定就能听得到。

方桐安心地回房,特意把房间的门虚掩着以防有什么事时可以很便捷地开门。再次躺倒在床上,木窗外还透着些月光,方桐一时还不能入睡,还在想,圆月刚才说那话什么意思呀?吵吵就熟了?自己与圆月之间一直这么若即若离的究竟属于什么呀?其实也没有什么的,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大家走的路真不一样,她不会明白我,我也难弄明白她,唉,真是应了那句话,世上最远的距离就是两个人坐在一起却想着着不同世界里的事……

 

 

 

 

 

                                                                           0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十六点五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前面说过圆月好像有喜欢的人,方桐也好想喜欢车上遇到的那个女孩,现在圆月好像对方桐一步步试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青春就是一种朦胧,生命从来不是简单,呵呵……

 
梅子的头像
 #

"一个人的童年记忆是跟着他一生的,这种记忆就是他生命的组成部分,是不可分割的......"木桐的感慨引起我的共鸣,我这几天就在这种童年的记忆里徜徉......谢谢,谢谢你的文字归纳了我的心境,呵呵,你不要觉得我唐突,总是能在你的文字里读出点什么......

两种环境里生长大的人,骨子里的东东相差甚远,的确难以相交,所幸方桐朦朦胧胧地明白......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不唐突,不是在乡村出生成长的人很难明白这样的心理,有你的共鸣我很感动,总算是有人明白的,我没有白写。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浪漫月光下的约会,多了一份羞涩,多了一份含蓄,如今的爱情,或许最缺的就是心灵的品味。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当下的一些所谓爱情其实已经退化,就是两性的吸引与结合罢了还外带很多物质条件。

 
若敏的头像
 #

同意木桐,现在是爱情确实是有条件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若敏,人越来越现实了,呵呵。

 
绿岛阳光的头像
 #

浪漫的月光,朦胧的情愫。爱情如果有条件就不是爱情料,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就是啊,呵呵。

 
追梦的头像
 #

从上一篇我就朦朦胧胧感觉圆月跟洋人没准儿擦出火花来。。。圆月后来一个人带孩子故地重游。。。

爱情这东西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培养了半天,怄了一屋子的烟,就是着不起来,差的是火花,有火花轰的一下就星火燎原了。。。呵呵,我瞎说哈。

 
熊猫的头像
 #

呵呵,这可是经验之谈!想必追梦都经历过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谁的青春不浪漫?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怄烟也是很有意思的,就是要看着好玩嘛,没到点火的环节呢,呵呵。

 
雨林的头像
 #

这一章就是一首诗啊。 在中年的眼光里,更是珍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回首青春都珍贵,生命是值得经历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