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绵绵思远道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

梦见在我旁,忽觉在他乡。他乡各异县,展转不可见。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

                               汉乐府——饮马长城窟行


    初识汉乐府,是那篇著名的《孔雀东南飞》,从那时也就知道了,原来,诗不但可以华丽,而且可以朴实。

    在我的理解中,汉乐府整体都应该是那种给人以朴实的感觉的,无论是那“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还是那“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都很坦诚地说出了心底里那最直白的感觉,不做作,不矫情。

    重翻这样的诗,忽然就心生了很多的羡慕。 

    爱可以简单,生活可以简单,思念可以简单——最终的那份牵挂却是绵长了,这绵长也就是因为了那一切的简单。

    回到现实中,多多少少总有些寂寥。

    按道理,现在的生活似乎应该更容易让人充实让人远离寂寞。

    高速公路、电话通讯、电脑网络,问候变得便捷了很多,让遥远的也近在眼前,然而,当一切都方便了以后,却惟独心寂寞了。

    没有了远道的相思,没有了梦境的相遇,没有了鱼书的惊喜,没有了加餐食和长相忆,于是,就没有了爱情的担当和记忆。

    一直就有这样的疑问,爱情变得便捷了,是否还存在爱情?

    爱情是一种很抽象的东西,不是在所有的情色中都可以包含进去的,爱情是一种极廉价的东西,可以是清风明月,可以是白纸面包,而同时,爱情又是一种极昂贵的东西,需要心的相互担当——无论富贵还是贫穷。

    于是,就对那遥远的年代的一种风清月朗的记忆有了一丝想望,而一但这样的想望在脑子里生了根,就让自己无端地沉沦下去了。 

    沉沦的也只能是心而不能是身了,身依然游离于思想之外,依然在每一个清晨醒来的时候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知道自己该为那份还算过得去的薪水整装、出行。

    很多时候,都在幻想,有一天,可以做一个简单的人,整理房间、照看孩子、看一本自己喜欢的书、给远行的人织一件温暖漂亮的毛衣、给家人烧一顿喜欢的饭菜……

    这样的想法看似简单,但在一天的打拼之后蓬头垢面地回到家中,疲惫的什么都不愿意做的时候,即使去做了,也仅仅是一种勉强,真的却说不上喜悦了。

    于是就想起前几天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说的一句话,现在的社会,说是男女平等了,实际上却搞的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男人不懂得坚强,不知道给女人一份可以被保护的天空,女人不懂得温柔,不知道给男人一个可以宁静的港湾。

    这不怪男人,也不怪女人,因为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了相互的牵绊,没有可以相思的空间,没有了牵肠挂肚的那份渴望。

    于是,也就没有了爱情。

分类: 

评论

飘尘永魂的头像
 #

爱情依然有,可遇不可求。

 
予微的头像
 #

有没有爱情,都有寂寞;爱到极致,更寂寞。

 
海云的头像
 #

寂寞与生俱来。问好,你和安的沟通有问题吗?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