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与一枝木槿撞个满怀

天气日日凉。初始是单衣长袖,现在要穿夹衣,风衣。颈子上要裹丝巾。

清晨翻检衣橱,将原先束之高阁的厚棉被套上被罩,宣布它们自今日始上岗。

校园里金光灿灿的银杏树,兀自醉在蓝天里,瓦蓝的天空,成了树们最可心的背景。

每日看着充满朝气的少男少女,来去穿梭,听书声,聆鸟语。有风来有雨去,树若有灵,是不是也该欣然忘机呢?

从家到办公室,只要十分钟,这十分钟的通道与那些美丽的植物相伴随,初始是学校操场高墙上华丽丽红了的爬墙虎,这是一份坚强的植物,我看着它们从只有三两片叶子的小不点,一点点攻占了整个墙面,一直一直地往高处弥漫。春日嫩黄轻红的小叶子探头探脑地,夏日葳蕤成密不透风的绿帘。秋日里这些叶子们修炼内功,绽放最华美的容颜,有的橙黄有的曙红有的绛红有的大红有的橙红,我心疑是上帝的颜料罐子被打翻了吧?所有的颜色都如此艳丽又如此剔透张扬。

拐过街角,有一树树冠纷披粗可盈怀的梧桐,华盖亭亭。春日撒播清芬,夏日赐下浓荫,秋日落叶簌簌,冬日枝条遒劲,站成一道风景,遮蔽着一个书报亭,时常有人在下围棋,聚拢一堆人谈时事闲事,卖些冷饮或者奶茶。

再往前,是百花园,植物的交响。连翘、丁香、冬青、红果、樱花,红黄绿总守时。这个季节,它们隐忍按捺情绪。今晨,我自木槿花篱前过,不经意间跟一枝木槿撞个满怀。每日上班,不知道要走过它身边多少趟,却从未注意过它,如今岁时已过,花落无影。只能看它秋风中嶙峋的样子。脑海里回味着“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闲雅。我不在山中,都市里的一篱木槿,非要与我撞个满怀的时候,我才知,我忽略它很久了。

昨夜十点钟自妈妈那边归来,夜色里听到南归的大雁的唳鸣。举头望去,却不见踪迹。想起小时候在无边的田野里看雁阵横过碧空的景象。夜空里它们是排成“一”字还是排成“人”字呢?“蜃楼百尺横沧海,雁字一行书绛霄”,这或许是最后一批归雁了吧?

因为冬天来了。

我们守着炉火,想念一排雁,想念与一锦花篱撞个满怀。手拈一本叫做《晚唐钟声》的书,任凭“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
                                                                                            (文,anmy;图,宋徽宗赵佶)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好久好久不见那雁阵了,我也想念它。信手拈来,喜欢这样好美好抒情的文笔。

 
anmy的头像
 #

谢谢冰姐姐,惦记着您那金黄大道呢。估计元月份去北京的话,叶子都落光了。多替我看看吧。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喜爱文笔的优美,与一枝木槿撞个满怀。

 
anmy的头像
 #

谢谢一弘,让我们与大自然撞个满怀,相亲相爱~

 
雨林的头像
 #

安米,用怎样的画笔和才华, 可以将你的灵秀,写在这样古色古香的背景里?

 
anmy的头像
 #

古意的背景里,是诗意美丽的雨林啊

 
天婴的头像
 #

美!

 
anmy的头像
 #

谢谢天婴~~

 
安琪的头像
 #

我看明白了,你是某个朝代长袖翩跹,秀发轻垂,抚眉作画,对影独酌的神仙妹妹穿越来的吧!

 
anmy的头像
 #

安琪,我愿是你笔下这个长袖蹁跹的神仙妹妹,但是不愿对影独酌,且让我们文轩的姐妹们对月把盏,一醉方休吧

 
若敏的头像
 #

美的诗情画意!

 
anmy的头像
 #

若敏的美文也让人陶醉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