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四十九 入住古居

半涩时光

 

                                                                                  四十九

                                                     入住古居


         到了村口下了车就看到一个很气派的石牌坊,比在歙县看到的更精致,走近了才望见上面有“荆蕃首相”四个大字,下面一行小字,不甚清楚。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竟然出这么个读书人真是不简单,人真是不可小瞧,深山出俊鸟寒门出才子呀!一个扛着锄头的汉子远远地同大姐打招呼:“今天你家来客了呀?”“是有客哩!带客来耍咧!”方桐远远地见那汉子似乎浮出了笑容往田里走了。

          一眼望去村里都是徽式古建筑,很密集也很深邃,叫人不能不浮想联翩。这位大姐把方桐和圆月带到一户人家,说你们就住这一家吧,我们那个办公大院就在这斜对面,等吃了晚饭我来看你们,大姐又与这家的女主人说上几句才走。这位女主人年龄倒也不算大,约莫四十上下的样子,正在院子里忙着什么。现在方桐与圆月是站在人家的天井中,正对的是一个大敞厅,敞厅的当中是一张八仙桌,后墙上挂着山水画,两旁是对联,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还没来得及细细打量,女主人就带这两位踏着窄窄的木楼梯上了二楼,二楼都是一间一间的客房,但现在都空着没有人,今天中午的时候才刚来了一位青年,也说是画画的,他出去到村子里了。女主人一边领路一边介绍,方桐一边仔细辨别她的话一边思考怎么安排房间呢?圆月的房间肯定要与自己的挨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什么的,出什么问题还真担当不起呢。女主人建议方桐与那个中午来的一个房间,圆月的房间就是与这一间的丁拐,是个顶头,本是三人间,现在只住她一个。这个行,重要的行李都放圆月这间,方桐与那位尚未照面的同行住同一间。

         没什么好收拾的,放下东西就下楼到天井里,天井的右前角有一口水井,方桐放下小桶提水,圆月不习惯在脸盆里洗手脸,她说流水好连冲带洗的,方桐说这好办,脸盆放地上,你蹲着我来倒水,方桐把小桶拎着缓缓地倒水给圆月洗手。天井的三边都有浅浅的槽沟,雨水残水都顺着这槽沟流进暗沟流到屋墙外的那个渠道里流出去,所以家家门前都是块青石板搭成的微型的桥。方桐打量着这天井与敞厅觉得这下雨的时候坐在厅里看雨倒真是件美妙的事,手捧一卷书,桌上一杯清茶,边上是红颜……“哎,水没了!”圆月着看这呆子又在发愣,不禁笑了出来,方桐见圆月笑了才回醒过来,陪上憨厚的一笑。两人都有些累了,搬过两张小竹椅子坐下,光线明显有些暗了,但还能看清这天井。那边一直忙碌的女主人一边忙着自己的事一边不时说几句这里的情况。这里的房子现在住着的大都不是原来的主人,都是土改后重新分的,这里之所以都弄成天井,是让雨水落到院内再流出去,这就先进后出了。这种房屋除外墙和必要的主墙外都是木料,很多显眼的地方都雕了造型,都是吉庆祥瑞一类的,连窗户都是一块刻了纹样的木板,需要开窗就用小木棍把那块木板给支起来。圆月说潘金莲就是把这小木棍弄落到那西门的头上的,也有可能就是故意的。

         方桐称呼女主人为大嫂,不时地问这问那,大嫂也对答如流,看来这些年也来过不少游客,连这乡村的农妇长进不少。大嫂问晚上想吃点什么?方桐和圆月都不知道要吃什么,一般家里吃什么就吃什么吧。方桐想知道当地有什么特别的菜?山里的一些野菜野菌呀小鱼呀毛豆腐什么的,小鱼有什么特别?这山溪里的小鱼长不大肉嫩刺软……平时家里都有的,都是娃他大逮的,最近没空逮,想吃可以明天让他去街上买……毛豆腐就是发酵过的豆腐再烧菜,按当地的口味?按当地的口味你们可能吃不了,很辣的。方桐想品尝当地的口味,可圆月说不能太辣,这几天出来劳累上火,要吃清淡的,那好,明天中午再炒个青菜。

就这样东扯西扯的在天井里闲聊,方桐觉得真是自在,心下很松弛。正说着呢,那位大姐来了,说她已经吃过了,来看看两位小朋友有没有什么问题,聊了几句就回去了。

不长的时间大嫂的丈夫孩子都回来了,女儿已经读初三了,成绩挺好的,说是竞争还是激烈的,儿子小一点但也读初一了。大哥是个老实人,话不多,脸色平和,一看就知道是很踏实的人,如同山上的石头一样普通实在。

大嫂说等那个青年人一回来就吃饭,嘴正说呢外面就进来一人,方桐一看,咦,这不是洋人吗?!原来所谓的年轻人就是洋人啊,真是巧了,原来洋人上午就一人过来了,中午到的,巧的是也住这一家!大家开心地吃晚饭,围着矮矮的方桌子坐矮矮的竹凳子,厅里挂个白炽灯,天井的上空有一轮明月,吃白米稀饭白面饼……这场景让方桐似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那里有相同的明月相同的感觉,虽然房屋的样式与地方的口音不相同。

吃罢上楼稍作休息,方桐问洋人怎么就一个人跑来了,洋人说以为方桐与圆月会与另外几对一起过来的,自己就一个人先来画一点,反正大家来并不是要画画的。也是,洋人是真的喜欢画画,他也确实带着画画的眼光观察着一切,这在当初鼓动方桐上街画街头小贩们的速写时方桐就感受到了,方桐在街头体会的是小商贩的内心,而洋人就是抓外在的特征与动态……洋人也喜欢独来独往,他要走自己的路不愿意受干扰,而方桐却没有这么彻底,他还喜欢与人交往,喜欢与较为纯净的人一起相处……这不,到这里来到底是和圆月一起,如果是单个一人肯定就不会来了,即使内心也有遗憾,但单独一个人看景致没什么意思,当然都是男生在一起也提不起多大的兴趣来。

 

 

 

 

                      

 

                                                                       0一三年三月三十日十点三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好温馨的一个农家院,我09年去盘山也住过几天,接接地气很畅快。

方桐对自己和洋人的绘画眼光评价得很到位,他们怎么能体会到外形里面更深的东西呢?不过这个洋人很有冒险敢闯精神,一个人到处跑,挺独立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一般意义上的画家与文学家比起来是缺少足够的深度的,他们更多是关注外在的东西,或者说被外在的东西所束缚。

 
梅子的头像
 #

那种民居肯定好看,什么时候也去看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挺有意思的,都是智慧呀。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方桐的地方方言学得很有趣, 不知现在还有没有这样的地方...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地方还在,但听说原居民都搬走了,都变成旅游商业了。

 
雨林的头像
 #

木桐老师便不是那“一般意义上的画家”。呵呵。真的好欣赏文轩里面的这几位画家。

以前不知道安徽的民间也称“娃他大”, 以为只是陕西的称呼?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哪里,我不是什么家,其实一般意义上的文学家比起思想家也还要差一些深度,让我感到迷茫的是我始终几个路口徘徊,也始终不能前行……

 
清扬的头像
 #

人不签到咱门外看,就等结尾。我这人总是颠倒着看,你给我一本书,我先看尾巴,有兴趣就看中间最后看首行字。反正就等木桐老师的小说结果。问好。

最近不大好,没来这里。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已经一半稍过,不着急,悠着来。祝你健康!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朴实的农家生活,多了无端地喜爱。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农家生活自有其乐。

 
予微的头像
 #

那里有相同的明月相同的感觉。。。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平和温馨……

 
熊猫的头像
 #

方桐晓得处处照顾圆月,很不错:)

发现了一个别字:这位女主人年龄也不算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熊猫,这就去改~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