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青桐初引

 

 

    一朵一朵,梧桐花落五月雪飘。一片一片,梧桐叶飘深院秋锁。

    一树青桐,森然而立,春暮落花秋暮叶落而每一时节,都让人在仰望中生出些悲凉是谁家梧桐,在吟风,待凤来归凤迟迟不来,梧桐把自己等成一把焦尾琴丝弦声声催,或清越缠绵,或悠远浑厚,每一声都是绝响止息,轻柔婉转

    我的城,遍是梧桐花开了,云蒸霞蔚。优柔的紫色,笼着这棵树那棵树。树树交相辉映,连缀成潇湘水云。城市,荡漾在一片香气里,甜而不腻。沁人心脾。人们安然地在树下忙碌,生活的行脚变得从容细致。

    梧桐花开的日子,生活的滋味如此曼妙悠长,如踏着节奏的弦歌如米粥久煮漾起的香甜。一树青桐,站在人烟繁盛处,湛然开放漫天繁花时光的脚步慢下来,徜徉于花香濡染的无边风景中,人变得纯粹而清澈。很久很久,……仿佛已经迷路。渐渐地,为这种幽深静美所折服。

    小老百姓被沉香布衣所包裹起来的暖香旧梦,被春荫里的一段阳光,点染得有了灿灿的金黄。东南风姗姗而来,从摇曳的花枝间吹过。扑面而来的除了舒适的温度还有仿佛被定格的春意。恍惚间觉得,一阵风是时间,一阵风是空间,时空流转,唯有一树青桐,始终在那里,玉树临风。

    梧桐是一种让人充满归意的植物,有一种回归的亲切感觉。况且在每一条枝丫间处,都有和旧日时光的美丽邂逅:

    后主说“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他无处挥洒串串旧恨新愁;唯有低头看桐荫深锁,锁住满院清秋。温庭筠的“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还有陆甫之的“依约相思碎语,夜凉桐叶声声”道得都是萧索离情别绪端的与“只有一枝梧叶,不知多少秋声”一脉相承。深秋孤夜,夜雨滴打梧桐,每一声都引起离人的阵阵秋思和缕缕愁绪。一首雨夜相思曲,一幅凄风苦雨秋夜图!寒蛩伴奏沉睡的深秋,梧桐叶的脉络镌刻着古铜色的历史痕迹,掺杂着无尽的忧郁与悲伤。风吹过幽幽青石板、印着斑驳青苔庭院,风声掩盖秋虫的哀叹,吹走路边的萧索。黄昏渐渐迷离,翘脚楼头,梧桐印残月,幽人遇孤鸿。寂寞叠落寞。天远雁声渐稀。空余枯藤、老树、残叶依旧守侯着道上的瘦马倚树咀嚼不尽的秋声。

    是谁在空旷的广场弹唱东风破?谁又踱过长长游廊于庭院中细数梧桐落?一柄桐叶载不动孤独的重量,深坠尘泥,落得凄美婉转,演绎着寂寞的告白同逝去的年华,一起深埋。

     如何能消受如此悲凉?独爱春日万紫千红处,叶涂新绿,花绽欢颜,青桐初引。都说梧桐是凤凰衔来的一颗种子落地而成,一树青桐高擎着翡翠般的碧绿巨伞,一片葱郁,清雅洁净,等待凤栖梧。“一株青玉立,千叶绿云委”就是最好的注解。还是喜欢这样的情景——“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一夜潇潇辞梦去,方知垂露挂梧桐”。

    “清露晨流,新桐初引”的清丽透过纸背。“箫韶就成,凤凰来仪”的吟唱穿越时空!一切尽于古书中沉睡,一切皆在翻阅中重生,如涅槃的凤凰,如初引的新桐。一刹那九百生灭,红颜弹指刹那芳华。但见满天繁星,秋虫吟唱,风送暗香;细雨打窗梧桐碧,满目青山一树风。索性调古琴,阅心经,唯有醉意浓……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欣赏!深秋梧桐锁清秋!

 
anmy的头像
 #

谢一弘扬光临,清秋风景处处,且让我们歌以咏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飘逸雅致淡淡香。

 
anmy的头像
 #

希望像木桐的作品一样美好。

 
雨林的头像
 #

在文轩里还可以不断地读到画家们的美文,是又一种幸运。

 
anmy的头像
 #

体味生活之美和艺术之美,感谢雨林光临。

 
Amoy的头像
 #

美文!想起当年骑车上学,车过梧桐飞的场景,道是天凉好个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