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周正王

                             

                                                 周正王

 

        周正王原来是不是这个名字已经没有知道了,熟悉他的人都这么喊,时间长了他自己也忘了自己是不是曾经姓过孔,还是一直就姓周,如果是姓孔,那么就该叫孔正王,这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对他来说。因为只要有个正字就行,王不王的也无所谓,人活着就得讲个理字,只要理由充足那么就要把这个理给正起来,相当于把一个摇摇欲坠的房子用棍子给撑住,绝不能放弃了,放弃就意味着自己是一个错,这是很可怕的,绝不能这样做,缸倒了不要紧,架子是不可以倒的……

        他个头不高,但喜欢锻炼,把不大的身形练得像头牛犊子,尽管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个多世纪了,但他仍然像头牛犊子,这让他很高兴。这意味着他还年轻还充满着激情,人一旦失去激情就意味着衰败,他不能失败,这一点你可以从他的步伐与神情里明白,他就是要战斗,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即使在大家都在追求轻松愉快地生活的今天他也不能改变最初的追求,他的追求就是要秉承匕首王的精神把匕首握在手中随时准备投向鬼魅之类,他很自豪他把匕首王的精神发扬光大了,因为他觉得自己比前辈走的更远……

怎么听起来有点奇怪啊,这年头还有这样的一个人?你是不知道,奇怪的地方还多着呢,朋友自顾自又倒了杯白酒一饮而下,有些费力地张开已经有些迷茫的眼睛喃喃地说到。

这就是一个牛人,人家五岁就背什么流行的文选了,在小地方很轰动出了这样的神童,六岁的时候就知道女人的后面比前面还撩人……这家伙口味重的令人掉牙,他说红楼里女人这么多他独爱夏桂花,爱她的毒辣爱她的痛快淋漓……乖乖,还真头一回听说,这,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他说六岁的时候就看见这样的女人拖着肉屁股与人骂街撒泼,无人敢惹,令人心醉……后来上了学又遇见这样的女同学,刁钻恶毒,把班上男生弄的望见她就跑,不像看见他时不是搂就是抱的弄的浑身难受……

后来果然显示了聪明,在数理化压倒一切的年代,那个不大的学校奇迹般地考上一个文科的,就是他了。进了师范学中文,一头扎进迅哥的文章里,也得到了迅哥研究会的赏识。只是分配的时候还是回到了地方,地方平静的小池塘不够他翻身,搅的水花四溅,被人寻机弄到偏远乡村。他越战越勇,一次就带学生把来听他课找茬的一伙领导围堵在学校的厨房,激战胜利当场赋诗一首,几乎把前头捉了什么赞给比下去,真是动天之豪杰啊……激动的几天都想飞……李白仰头大笑不是蓬蒿人,是人才总有出头的时日,这不,小县城欲办县报,头版编辑的椅子无人能坐,一坐就屁疼走不动路。没办法,遍寻名人周正王,只有奇人才能压得住这把椅子,办报之人准备学刘备三顾,没想到还是周正王境界高,一说即合,他批评诸葛氏装腔作势抬高自己,非大丈夫所为也。

 按说这下真龙入海好好为民造福了,可世事难料,出了几期报以后,下海浪潮席卷神州,华夏贤才莫不跃跃欲试,周正王岂肯错过这历史赐予的机会?口头打了招呼就翻身下海扑腾去了,这下可够劲头了……一年还是二年之后,南方一个地方人事中心来函调人事档案,小地方难得出个人才,哪里舍得放走?这边捂住不放,那边无奈只好要求回来上班,不知是他并不诚心想回来还是单位的后任领导担心他这个才子回来无法降伏,总之,周正王就此跌入泥潭。申述,调解,无果,再申诉……来来回回春去春又来,社会巨变利益不变,世风大变日月不改,多少茬人换掉了,周正王的事却毫无进展。

话说这个周正王到底是五岁成名的神童,绝不是头脑简单之人,他利用在外闯荡时攒下的钱在乡村小学普遍撂荒的当头果断地买下一座,整理粉刷一新,栽种枇杷樱桃,放养鱼虾鸡鸭……把小日子搞得红红火火。遗憾的是闯荡那些年夫人没忍受住清苦不辞而别,儿子也遗传了周正王的基因却又有些不同,无法适应学校千篇一律的教条而自得自乐。

放在一般人头上,这故事就该结束了,生活就这样不死不活地继续着。别忘了,这不是个一般人,是二般的人,二般的人有一特点就是韧性好,激情高昂,说到做到还要坚持到底。这不,现在网络发达,政府言路大开,周正王敏感的神经一直在高度兴奋状态,一方面他充分发挥特长把事情向各级官方申诉,现在也方便,不用跑腿不用寄信真是天不负人……二是在网上不时弄几句顺口溜发几张图片秀一秀他那乡村小学院内的桃源生活,一篮黄澄澄的枇杷一桌酒菜一囤粮食……树上一只鸟地上一只鸡塘中一条鱼……都是周正王心平气和甘享淡泊之证据,也是投向那些处处作梗为难他的鬼魅的匕首,这一手是当年匕首王所没能做到的……三是在网上歪批离任元首拍捧拟任父母官,再不时挑逗普通网友讨论美式民主,一张嘴就是迅哥当年的文章,一闭眼就是政治理论,弄的很多人不明就里以为神,就差代替耶稣了……此举十分厉害,可谓一石三鸟,歪批离任元首以泄愤,愤之未能把国家治理到理想状态;拍捧拟任父母官,县官不如县管,说不定领导人一高兴就把悬而未决的编制问题给解决呢!挑头大谈政治理论与民主一显才干,可获名声可向政府施压,也可发散胸中不得伸展大丈夫志向的郁闷……绝矣!

朋友红着眼坐在对面,以手击桌,大叹世道怪异,墙头里的人半死不活的干等口粮,墙头外的人潇洒自由吃新品鲜,这好不容易跑出来的人偏偏又拼却生命时光想翻墙头进去……你说这墙头的好处不就是养一帮人不用辛苦地吃饭嘛?圈养的动物都不怎么精神,这帮东西迟早会自食其果的……

墙头?这墙头会不会倒啊?听说长城已经倒坍不少了,这周正王还想翻回去呢,也许他就想体会这个折腾的乐趣吧,也不一定,谁知道呢。

 

 

 

                                                                     0一三年七月十一日十五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若敏的头像
 #

非常有趣,周正王活得自在!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他倒自在呢,弄得身边的人都避之不及!

 
阿朵的头像
 #

这个世界就是什么人都有:-)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精彩的节目一个赛一个,呵呵!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可惜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很多时候不能睁眼。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