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原创](散文)霜染乌桕红于枫



         一提到红叶,人们心目中恐怕是非丹枫莫属吧?但最让我痴迷入境的却是家乡的乌桕!

       乌桕,一种落叶乔木。李时珍说:乌喜食其子,其木老则根下黑烂如臼,因以名之。

我们老家叫它木梓树。

      千百年来,乌桕对于人类总是无言的关怀和奉献,诗云:“山村富乌桕,枝丫蔽田野。

榨油燃灯光,灿若火珠泻。上烛公卿座,下照耕织者。”乌桕树冠整齐,叶形秀丽,可作行

道树,遮荫蔽日,可栽植于景观带,供人观赏;乌桕花,可酿蜜;乌桕木白色,坚硬,木

质细密,不翘不裂,纹理美观,可作车辆、家具和雕刻等用材;根皮可以治疗血吸虫病、

毒蛇咬伤;乌桕叶子含有单宁,可以做黑色染料;种仁榨取的油称“桕油”或“青油”,供

油漆、油墨等用;种子外被之蜡质称为“桕蜡”,可提制“皮油”,供制高级香皂、蜡纸、

蜡烛等。我小时候就曾经用竹签裹上一层薄薄的棉花,伸进煮得滚开的桕油里,然后缓缓

地取出来,桕油凝固点很高,在常温下很快就在竹签上凝固成一层白蜡,就这样周而复始,

最后就制作成功一支蜡烛了,如果在桕油里加上不同颜色的染料,就能够制作出带色的漂

亮蜡烛。

       说起乌桕,话题意犹未尽。唐代诗人张继《枫桥夜泊》的名句“月落乌啼霜满天,江

枫渔火对愁眠”中的“江枫”说不定指的就是乌桕呢!因为王端履在《重论文斋笔录》注

云:“江南临水多种乌桕,秋叶饱霜,鲜红可爱。诗人类指为枫,却不知枫生山中,性最恶

湿,不能种之江畔也。此诗‘江枫’二字,亦未免误认耳。”的确,枫树不生长在水边这是

不争的事实。凭我的亲身亲历,乌桕经过秋天的洗礼,在夕阳下火红欲燃,红得妖娆,惊

心动魄。在很长时间里,红叶成了枫叶的代名词,这也许是乌桕名字不好听,不如枫叶入

诗吧?所以我想肯定有好多关于“枫叶”的诗,实则赞美的是乌桕才对。不是有“家住枫

林罕见枫,晚秋闲步夕阳中。此间好景无人识,乌桕经霜满树红”吗?更有陆游曾在诗中

赞叹“乌桕赤于枫,园林二月中”耶!

       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秋霜这个大自然赐予的美容师,水的精英,冰的灵魂。“青女素

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如果没有了秋霜,天神青女和月中嫦娥还能在寒月冷霜中争

妍斗俏吗?无论是枫也好,乌桕也罢,如果没有了秋霜,还能有红于二月花的红叶吗?

没有办法,不能加视频,只能用链接了,对不起大家。

请点击:这里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若敏的头像
 #

谢谢优美的散文分享!秋天到了!

 
韩仁斌的头像
 #

谢谢若敏赏光!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