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巷安卧斜阳

    因为我们生活在现在,所以总在过去和未来之间徘徊。

         我所在的小城是个古城,古老的石桥蹲守着几百年的风骨。郊外的耕夫大都变成了花农或者菜农。蓦然转身,千年如昨。昔日古九州之一的青州城,访古的话只能去东门或者北门的明清古街。

         少有人来。静寂的窄巷,一地斜阳拖着浓密的影子。踩着高跟鞋,一路走去,点数老房子内的灯次第亮起,浮在黄昏里。听见自己的鞋跟扣青石板的声音,恍然是有一匹白马“得得”地走过去,空留下朱漆斑驳的垂花门,树影疏离的抄手游廊。

    城市总是上演着有意编排的盛世的美丽。想起以前躺在竹床上看窄窄的银河,怎知道夜游人都拥着寂寞的长街。当年我那如水墨山水屏风一样的城,干净的妆容拒绝了多少浮华与烦乱,如今只有浮世里不尽的沧桑。

    喜欢看青石板道在明净的月色里泛着幽光,星斗在黑盱盱的瓦屋顶上洒落。深院落花风,有人在夜里拉弦,一曲“良辰美景奈何天”,长长的水袖飘拂。桐叶飘零,歌者自吟,潇洒自如,与来者不期而遇。青衫犹冷。

    荷花桥下曾是种了多年的荷塘,荷的幽香在岁月的河里漂浮着,欲说还休。田田荷叶只能封藏在人们记忆的卷轴里,一个居民区不知不觉中覆盖了整个荷塘,房子房子还是房子。多少个窗口洞开,都是人们企盼的面孔。再也没有鸡鸣擦亮晨曦。

   荷香远去。唯有一地斜阳,把人们送往夤夜松弛的腹地。我喜欢屋边柳、水间荷、山抱松、壶伴藕;我喜欢“清月、落红、秋老屋”;我喜欢“亭下不逢人,夕阳澹秋影”。我们是城的孩子,也是城的过客。在左手的倒影里记录逝去的年华,一蓑烟雨两岸风月,怎么才能不辜负那一抹旧日斜阳?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安米住在这样的古画古书里的古城, 而且,少有人来。难怪出世和入世,都可以这样自如啊。

 
anmy的头像
 #

老城沁暖气息让人安然。岁月沉香,享受生命寸寸秒秒。遥远的问候~~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