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老牛和他的妻(中篇小说)(二十八)

 

春燕逃出那栋令她心碎的小楼后,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伤与屈辱,止不住的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她怕被过往的熟人看到,低着头往家走。到了自家门口,把钥匙插入锁孔,才发现门没锁。推开门,一股饭菜味扑面而来,老牛正在厨房忙活着。

 

他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说,“饭马上就好,你还没吃吧?”

 

“不饿。”

 

“不饿也得吃点。下班后不回家, 你到哪里去了,我还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我不会去自杀,虽然也想过。父母快三十岁才生了我,我不能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再者,我也不想做尤三姐,因为你不配。”

 

“这样想最好,你有工作,又在上学,不要胡思乱想。有困难我会帮你的。”

 

老牛做的是杂酱面,他盛了一小碗,放在桌子上,把剩下的装在一个大碗里,放在桌子的另一边,拿了两双筷子放在碗旁边,冲着她说, "快吃吧。"  说完便自顾自地吃了起来。春燕坐在沙发上没动, 以前的老牛就是拖也要把她拖到桌子边坐下吃饭,如今却像陌生人似的,只管自己吃,难道男人的心真是铁做的,说变就变?

 

春燕想到这里,哭了起来,她哽咽着说“上次我找不到鸡爪子,你说带到办公室吃了,我问你在办公室怎么吃鸡爪子,你还说我瞎操心。今天我问岩,才知道是送到她那里去了,你干嘛一直撒谎?”

 

“你去找人家干什么,这与她没关系,是我要送去的。”

 

“你这就护着她?我去告诉她,我们就要离婚了,她马上能称心如意了。”

 

“你没找她胡闹吧?”

 

“你看扁了我,我只是去问她,她的良心是不是让狗吃了? 你即便要和她好,也应该先和我离婚,完全没必要偷偷摸摸地背叛我,让我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刚开始是她找我的。那天她在老美家看小孩,不小心把人家的糖罐打碎了,怕被解雇, 要我陪她去买, 找了好多家商店才找到。后来她要我帮她学车,没事常打电话找我聊天,我看她可怜,才慢慢动了娶她的念头,这才刚刚和她商量好,让你一闹,便顺口说了出来。我还担心你不同意,不敢开口,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想通了。其实,咱俩脾气都犟,经常吵嘴,又没有孩子,迟早要走这一步。我年纪大了,很想要个孩子,没时间再拖了。”

 

“那你快点办离婚手续,我立马给你签字!”

 

“不着急,等你冷静下来再说。我得去办公室了。”

 

老牛走后,春燕陷入了沉思,老牛和她咋么会走到这一步呢?虽说当年不是青梅竹马,但也是他一见钟情的啊。

 

那年夏天,她经同事介绍与老牛见面时, 对他一无所知,只知道同事的姐姐惠和老牛的弟弟在同一家毛纺厂工作。老牛的弟弟听说惠的妹妹在省城的研究所工作, 想把自己的哥哥介绍给惠的妹妹。惠知道妹妹已有男友, 便自作主张地把春燕推给了他。

 

那年春燕在研究所做翻译, 老牛在农业大学读硕士。老牛的父母是南方人,父亲是纺织厂的总工程师,母亲是中层干部。他是家里的长子,下面还有弟弟妹妹。春燕出生在黄土高原的小镇上,是家中的长女,下面也有弟弟妹妹。

 

她虽二十多岁,还没真正谈过恋爱,毕业后曾有几个男同学打着和她借书、借字典的幌子来研究所找过她,她对人家不冷不热,他们便不再来访。单位里热心的同事曾给她介绍过不少大学生,可惜没一个能让她上心。起初是父母不放心她找个外地人,后来高不成低不就,给耽搁了。

 

见面那天她懵懵懂懂地被同事带到老牛的介绍人家里。两位介绍人碰头后,把他俩丢在屋子里, 不再露面。老牛那天穿了一身兰色的中山装,鼻子上架着一副浅色的眼镜,配上白皙的皮肤,显得有些书呆子气。她对他既无好感也无恶感。心想,既然是硕士生,脑筋应该不会太笨。

 

介绍人走后他们尴尬地坐在那里,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进去。好在老牛用一句唐突的英语打破了沉默,接着便是他问一句,她答一句。看着她坐立不安,老牛提议到外边走走。她是骑自行车来的,老牛坚持要送她回单位,她不好意思让他带着,于是他推着车,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边走边聊, 一个多小时后她实在走不动了,只好坐上自行车。

 

在离单位不远的地方,她怕被同事看到,坚持要从车子上跳下来。分手时老牛要求第二天再见一面。老牛大老远坐火车来,第二天又是星期日,她觉得不好推脱,便答应了。

 

次日她刚刚起床,老牛便来到她的宿舍,他要她随他去体育学院看弟弟。她感到纳闷,昨天分手时他说过要去弟弟那里。

 

"你不是刚从那里来的吗?"

 

"昨天没去,在离你这不远的澡堂子里过了一夜。"

 

"我和你刚见了一面,咋好意思去他那里。"

 

"没关系,他是小弟,我不常来这,不去看他说不过去。"

 

她鬼使神差地随了他的愿。体育学院离她住的地方远, 转了几趟车才到那里。老牛的弟弟安二十岁刚出头,穿着洗的发白的兰色咔叽裤和深兰色运动衫,个子不高,但有张好看的笑脸。安是体院足球系的学生,踢的一脚好球,正是这脚好球,才让他轻而易举的被省体工队保送到体院。

 

安把哥哥和她领到自己的宿舍。宿舍里挤满了架子床,床上挂着蓝白相间的运动服, 弥漫着一股汗臭味。安在一个很大的米色搪瓷缸里放了些白糖, 用热水瓶里的水冲好,递给她。缸子里面有一圈黄兮兮的水印子,她推说天气太热不想喝。经不住兄弟俩再三劝说, 便泯了几口放下。老牛看她真的不想喝,便自己把缸子里的水喝了个精光。

 

过了一会儿,她悄悄地对他说,”这地方太热,想走。” 老牛便对弟弟说, 他已经出来两天了,要坐今晚的车赶回学校。告别时,春燕在远处见他们嘀咕了一会儿。

 

从体院出来,已是下午,老牛请她吃饭。吃饭时他对她表示,她符合他的择偶条件, 如果她不反对, 希望能与她继续交往。她沉默着,既没说行,也没说不行。

 

几天后她收到一份厚厚的信,是他的来信。信封上的字迹苍劲有力,在信中他叫她亲爱的燕,并热烈地表达了他对她的好感与思念...。



October 19 ,2013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叫一个蹉跎……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木桐跟读点评,周末愉快。

 
梅子的头像
 #

我还是不信他们会分手。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要看他们的缘份是不是已尽...

梅子回来了,这一趟玩得痛快吧!谢谢阅读点评。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夫妻没有孩子是很大的不稳定因素。用个化学术语来说,男女结合就是离子键,不稳定,有了孩子才是共价键,比较难以断裂。要不在西方有孩子的家才叫“family”呢?这老牛,仍了也罢,呵呵。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只知道绿岛是诗人,慈善家,现在用化学术语将家庭分析的如此透彻,难不成是学化学的?呵呵,这里的老牛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谢谢绿岛点评。

 
周小哭的头像
 #

分手与否,都已经不再是从前了。春燕那么要强,真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这老牛,鬼迷心窍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看问题透彻,破碎的东西修好了也有裂痕...

谢谢你的时间和点评,周末愉快。

 
雨林的头像
 #

记得这篇小说最开头的一句话是”老牛是个好人“。现在再细细咀嚼,十分感叹作者对生活中人和事深切宽厚的体验。

 
春山如笑的头像
 #

雨林你的记忆力真的惊人!你每天阅读那样多文章,还记得最开头的第一句话,真让我感动,非常感激你的鼓励...

祝周末快乐!

 
红叶的头像
 #

老牛真的同岩结婚以后,也不一定就能过得好。我见过周围这样的例子,情况和

老牛同春燕差不多。男的离婚后同后任妻子生了个孩子,但是孩子也没能维持住婚

姻,两人后来也离婚了。倒是前妻现在过得挺好,找了个家庭条件很好的老公,

老公对她疼爱得不得了。

不知春山这篇小说会是怎样的情节发展?我先猜一会儿。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你说的不无道理,心猿意马的人,终究要吃大亏。呵呵,就劳你慢慢猜...

谢谢红叶阅读点评。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你说的不无道理,心猿意马的人,终究要吃大亏。

谢谢红叶阅读点评。

 
追梦的头像
 #

两个人都心平气和很理智嘛,希望老牛能如愿以偿抱上儿子,春燕也尽快过了这一关,开始新的生活。

这个介绍对象的情节看着好面熟,你是不是在另一个短篇里用过?

 
若敏的头像
 #

同意追梦!谢谢春山,婚姻真是一个难题。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若敏阅读点评,婚姻确实是人世间最大的难题,无规则可循,只能凭借各人的情况自己斟酌...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追梦点评,我也同意你的看法...

你和雨林都有超人的记忆力,相遇那段确实是从我写的第一个短篇里摘录的,当时是想从头写起,但觉得工程浩大,无法驾驭,便放弃了,改为中篇,取名《老牛和他的妻》,现在把那小段通过回忆还原回去。

谢谢你仔细阅读点评,没有大家的支持,我坚持不到现在。以前没写过,刚刚学步,盼批评指正。祝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