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放手》长篇小说 五十

夏伟却是来告别的。 

婚外恋的败露、秋莲的不告而别、妻子的不原谅……夏伟在最初的失落过后,也在逐渐地思考自己该何去何从。夏伟的父母看见儿子一天天地沉默、一点点地沉沦,要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夏爸爸有一天硬拉着儿子一起往家里附近的公园走走,一路上也把自己想说的话一次说个清楚。 

夏爸爸 的话大部分并没有什么新意,无外乎好男儿志在四方,男人不能太儿女情长了等等,一番教训之后,夏爸爸的话倒有了新意,他的原话是:“伟儿啊,我心里一直有 个看法,憋在那儿一直没说!你有没有想过是国家送你出来念书的,可是你学成后有没有过一天报效过你的祖国?没有!是不是?你心里从来有没有过愧疚?你和那 些自己出来留学的孩子不同啊,国家在你的身上花了那么多的钱,你却心安理得地为美国服务,我总觉得这里亏欠呀!”夏爸爸用手使劲儿地拍了拍心口。 

对父亲 的一番话夏伟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沉默地聆听着。但是,过了几天之后,在公司宣布要去中国开设新的分部而公开招募人才去中国的时候,夏伟一下子就想起 了父亲的那一番话语。他去找了负责去中国的副总详谈了自己的想回到自己母国的想法,接下来十分顺利,他被公司作为第一批美方技术专家派往中国。夏伟拿到正 式的调令后,回去和父母一说, 夏家二老都欢欣鼓舞激动万分! 夏 爸爸一桩心事放了下来,夏妈妈心里也在盘算着儿子终于把那个她看不顺眼的儿媳妇梅给甩了,也终于把那个配不上自己儿子的那个秋莲留在身后了。说心里话,夏 妈妈还是满喜欢秋莲的,尤其疼惜那个小小年纪却患着自闭症的童童。但是再喜欢再疼惜,轮到儿子和她认真了,想到那个有过两个孩子的女人要做自己的儿媳妇, 她老人家心里还是非常地不舒服!等到儿子孤家寡人、落落寡欢地沉寂了半年,做母亲担心儿子不仅这样对他自己健康不利,而且自己抱孙子的希望也将日益渺茫, 这 才急了,整日要老头子劝劝儿子,却被老头子足足地教训了一顿!说她是自作孽!说她当初怂恿儿子做对不起媳妇的事儿就该想到“人在做,天再看!”。理亏的夏 妈妈做声不得,不过,看到老头子后来还是找了个机会和儿子谈了心,而且,不久,儿子就说公司派他回中国!想到儿子回去拿美国的薪水过中国的日子,夏妈妈心 里的小算盘一打,那真正是好日子才刚开始! 

现在好了,儿子只要肯回国,选择那是大把,不仅有对他痴心一片的菊红, 就算儿子看不上菊红,国内的那些漂亮的黄花闺女们都会排着队叫着喊着要嫁给流过洋拿美金的儿子!想到晚年自己终于可以和儿子一起在自己熟悉的土地上过活,还可以含饴弄孙,夏妈妈从心里笑出声来!

夏伟在一切手续办妥之后,却三番两次地推延了回国的日程。他自己说不清还有什么放不下,似乎还等着什么, 却又不明确自己究竟等什么。夏家二老都归心似箭的,恨不得即可与儿子相携回国,儿子一会儿说要办签证,一会儿说要订机票,从说回国已过去了两个多月了,似乎还没走的动静。 夏妈妈担心儿子是不是变卦了,一天问夏伟:“伟儿啊,该不会不想回去了吧?我可都和亲戚朋友们说了你马上要回国的事儿啦,你别让你妈我下不了台呀!” 夏伟安慰母亲:“妈,你想哪儿去了!我这不是一步步在办吗?公司里还有点事儿,全部结束了就可以走了!” 直到公司也开始催促他启程了,他才一咬牙办了几件事下定了决心回中国去! 

首先, 他把自己的汽车卖了;然后,他去了房屋契约公司,把自己的那一份拥有权签了放弃证书,公证好,不放心还作了一份全权委托证书,委托人是梅的名字。把所有的 法律文件放进了文件袋中的那天,他收到了那一纸公文宣告他和梅的婚姻已经烟消云散。他终于明白自己一直在等着这个判决,等着太太和法律对自己的宣判! 

第二天,他就拿着那个文件袋去旧金山给那曾经是自己最亲密的人,而如今将是“各自飞”的另一只“鸟儿”。 

夏伟向梅递过去大纸袋,原先想说的那一句“对不起”终究没能说出口,他简短地把自己要回国的事大约说了,他随即将起身携父母一起回去。 房子留给梅了,要租要卖,任凭处置!他知道她也许现在不在乎这点财产,但是,他觉得这是他们俩人最初共同奋斗的结果,留给梅是应该的。也许他说不出的是,这也是唯一能让他觉得弥补自己对梅伤害的一种方式,他其实心里清楚,钱是弥补不了这种亏欠的,但是,他还能做什么? 

梅早已说不出话了,她仍然不能相信她和他就这样成了路人!他竟然就这样把它们之间的一切都放手随风,她好想对他说:“别走!让我们重新开始!”但是,她的喉咙里仿佛有什么堵住了,发不出声响!夏伟递给她一个大纸袋,她木然地接了过来, 完 全听不进他告诉她里面是些什么东西。直到夏伟轻轻地碰了一下她拿着纸袋的手背,说:“你一个人今后多保重!我走了!”梅的眼泪在那一刻狂泻下来,她心里有 个声音在喊叫:“不!不要!别走!”然而,她始终发不出声音,那个曾经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就这样在她的泪眼中渐行渐远直至消逝踪影。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沙发。海云偷闲儿还给我们看小说,辛苦。这几天空气好多了,天一冷,银杏树也快黄透了,10月下旬该可以看钓鱼台东侧的银杏树小路了。

 
抱峰的头像
 #

梅的眼泪在那一刻狂泻下来,她心里有 个声音在喊叫:“不!不要!别走!”然而,她始终发不出声音,那个曾经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就这样在她的泪眼中渐行渐远直至消逝踪影。

-----揪心呀!

不向海云问安了!

 
萧萧雨歇的头像
 #

假如人类一定要将全部的幸福建立的婚姻之上,那么不幸的婚姻,便成了全人类共同的悲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