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顺与不顺,各占一半

                                              

冬日平遥之行,在别人眼里,以为这是疯狂的举动。行走于茫茫天地,蛛网般高速路网,涉黄河,过娘子关,穿太行由鲁而冀至于晋,车如飘蓬,一路西东。更兼不期而至的风雪,让去时坦途变成归来时覆满薄冰镜面一般光滑的多蹇之路。

    去时,日丽风和,群山虽有往昔白雪披拂,然高速路上星点全无,全速行驶,不管那电子狗喋喋提醒,箭簇一般射向远方,可达一百四十迈。人被裹挟于高速度,似乎是饮了一杯可以提神醒脑的兴奋剂。七百多公里路程用了八个钟点,当然这里面还包括中间吃喝拉撒的时间。

    古老的平遥如同敦厚的长者,给我们宽容与温暖的怀抱。四大街八小街72条蚰蜒巷,每一道都留下行者的足迹。乔家大院精妙绝伦的砖雕彩饰金装斗拱飞檐,装饰了老谋子华丽诡异的电影晋祠的灵山秀水泥塑在梁衡的散文里尽情伸展也在我们的眼睛里描摹乍见的惊喜。

    风景再好,总要归去。归去来兮。风雪伴归程。朋友频频发来短信,告诉我天气的消息,祈祷我平安归去。车到旧关,眼见车流如织,只是岿然不动。夹杂于各色大货车中间,我那小车只不过是一小片飘零的叶子。此时的高速路不再是高速的象征,而是一段患了肠梗阻的盲肠。

    好在给养充足,有水有吃的,有我爱听的音乐。有先生和贝贝在侧陪伴,任凭风雪在窗外呼啸,我自在鸟巢大小的空间里坐拥温暖。

    偶尔车会往前动一动,蜗牛一般爬行。就这样走走停停,从太旧高速转到青银高速,中间也穿插油光水滑的省道国道,真正体会到了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味道。每一个陡坡每一个弯道,都是死神设下的鬼门关。归程一路千余里,交通事故二十多起,粗大的高速护栏被撞成麻花。有的车倾覆路边有的身首异处场面惨不忍睹。

    原本八个小时的车程被延宕成22个小时。蹒跚着归来,踏上青州土地,悬在嗓子眼的心才落了下来。总算是平安归来,没损一根毫毛。万幸,万幸矣。

      去时顺,归时不顺。顺与不顺,各占一半。记得于右任老先生书写的一幅对联不想八九,常想一二,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我这次旅行,顺与不顺,各占一半。比那一二,是不是多了些三四呢?所以,想想知足吧。更何况,风景那边独好,美丽风景都在路途奇绝处,阳光总在风雨后,人生也是如此,无限风光在险峰。

 

分类: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涉黄河,过娘子关,穿太行由鲁而冀至于晋.."这些地方几乎都没有去过。鲁冀晋, 仅仅这几个字都让我痴迷。 总希望有机会领略北方的风情。

 
anmy的头像
 #

有时间的话回来走走吧,看看大好河山。anmy在鲁,或许是不错的导游。

 
Amoy的头像
 #

你的平遥行如此跌宕,让我想起我穿越太行山的平遥行。在那里我第一次住上了北方的大炕,领略了晋北风情,留下不错的印象!

 
anmy的头像
 #

 Amoy,我们俩的名字好像呀。晋北之行,风景好小吃多,人民朴实。还想再去~

 
Amoy的头像
 #

AMOY是厦门的英文名,我在厦门生活,新浪博客名为“厦门小屋”,欢迎光临。你在哪里当老师呢?我母亲一家都是老师,被我给终结了,有些后悔,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