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拾栗子


拾栗子是一件快乐的事。

小休时,跑到办公室外面树下草坪,绕着大树转一圈,欣喜的发现绿草地上闪着油亮棕红的大栗子,我这里一跳,那里一蹲,蹲蹲跳跳,一圈没绕圆,两手已满捧;在洒满夕阳的树下细看,那些丰满的大栗子不知何时又飘落,在绿草的半遮掩下,亮闪闪的向我窃笑,好像说: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你找到我吗?

拾完了地上的,就自然的抬头搜寻树上的,我从来没有留意过这树有繁花似锦之时,一直都是绿意葱茏;到了初秋,就悄无声息的挂了满头满冠的圆圆的刺果,远看像一个个毛绒球,在风中摇曳轻唱,若非一位老人家告诉我,这是栗子,我是只有感谢它的绿荫,未有注意它的丰硕。原来,那团尖刺,每天吸足了日月精华,时候到了,它心满意足地咧口笑,里面孕育的沉甸甸的栗子,就无声无息的飘落草地上;让那不种也不收的鸟儿,松鼠等,可饱餐也贮存粮食过冬。

我突然明白了为何广东人称这栗子为“风栗”,这风栗挂在树上,当成熟了,风吹过,就落下来,静默自然。如果你心急将未成熟的刺果摘下,好不容易敲开那个刺皮,里面只有扁扁的硬壳,没有果肉!试过几次了,就是那么两三天的功夫,成熟到开口笑,果肉就长满了自然落下来,否则,提早摘下,就白白浪费了。

我绕着树转着圈圈,想将这一树的果都收尽,可,这本是上苍所赐,我岂能独占?

拾了满满一袋“从天而降”的风栗,心中真是涨满了欣喜,情不自禁地仰头感谢上天,赐这丰足的美味,我也是不种也不收,只轻轻的捡起来,就可拥有,享用。

某天有个朋友问我,你饭前祷告时,真的相信这是上帝所赐的?我说:是的,这些饭菜,看起来,是工作赚钱买回来,烹煮了才能吃;但是,如果没有上帝创造的各样物种,没有阳光,水分,空气,土地,这农人何以种植,这电力或石油气从何而来?我们若没有健康,满桌的美食,又怎么能享受呢?我深深的感恩。

此文写于2000年,登载洛杉矶的台福杂志,当时笔名:绵绵。昨天看到天真姐姐的《感恩丰收的节日》,就找出来重新打字贴上。

大胖墩松鼠来了,给大家拜个中年!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旧文意境新,永远要感恩。拾秋是件快乐的事儿,我们摘点儿野酸枣就够高兴的了。美国地大物博人少,可拾的东西肯定多,上天赐予的纯天然无污染的馈赠,不拾就烂掉浪费了,多可惜。

 
予微的头像
 #

多谢冰姐!后来,摘的人多了,风栗就没法成熟了。呜呜。我刚才找了好久,竟然没有跟这树的合照,更没有独照!

 
朴康平的头像
 #

一跳一蹲,两手满捧,像快乐的松鼠,就差那条松软的大尾巴了。

 
予微的头像
 #

大尾巴长到头顶去了,成了马尾!

 
司马冰的头像
 #

嘿嘿,我也觉得是一只大松鼠跃然纸上。

 
予微的头像
 #

冰姐看看大松鼠的胖相!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就这样精炼的文字最有魅力。

 
西山的头像
 #

在木桐后边举手大赞!

另外,现在文轩流行改名,予微可以改叫“松鼠”了。:-)

 
熊猫的头像
 #

我同意--予微小姐的活泼劲跟松鼠有一拼

 
予微的头像
 #

糟,难怪猫猫总追着赶着。。。。。。

 
予微的头像
 #

 
熊猫的头像
 #

这只才像你呢!改名吧。。。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太像鸟----坚决赞成改松鼠,还要用这个胖松鼠做标图。

 
予微的头像
 #

林导养一只吧!

 
予微的头像
 #

呵呵,多谢木桐美言!我的小脑袋容量有限,无法写出长的深点的东西。

 
追梦的头像
 #

明年十月跟我到法国拾去,多的是。

 
予微的头像
 #

呵呵,你这么一说,明年法国涌进十万追风(栗)大军!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雨林的头像
 #

“拾栗子是一件快乐的事”。

 
予微的头像
 #

爬树摘果子也很开心!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看着你拾栗子,是一件开心的事儿。

 
予微的头像
 #

每天看看大胖墩,会更开心!

 
老来天真的头像
 #

感受到了你的快乐!我有同感!请看我贴旧文一篇!

 
予微的头像
 #

去看了,欢喜天真姐姐也是等着风栗落下来捡的,而且抓紧机会给女儿言传身教!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咱们这儿的板栗都被小松鼠抢了先,呵呵。

 
予微的头像
 #

小松鼠吃太多,变胖墩了。

 
抱峰的头像
 #

此间刚好拾过长城板栗.人们腰酸腿疼,只想多拾多卖钱,这与作者的情趣一致,都在接受大自然的馈赠.

问安!

 
予微的头像
 #

问好抱峰兄!长城内外有板栗拾?为什么称“板栗”呢?不像板块啊?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广东也产板栗?

 
予微的头像
 #

广东应该也有吧?不过我在广州时没见过风栗树,可能粤北山区有。

我这篇是洛杉矶的栗子树,这里气候好,好多水果蔬菜都种得出来!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一边采,一边想象着糖炒栗子的香味-----

 
予微的头像
 #

林导快来看这吃多了撑的大胖墩!

 
若敏的头像
 #

我和林导一样,已经唇齿留香了!

 
予微的头像
 #

糖炒栗子香啊!不过,若敏你的一口气做二百个月饼,让我发怵!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拾栗子是一件快乐的事", 我们跟着你快乐!

 
予微的头像
 #

春山,再来看看这大胖松鼠,你一定笑!

 
一休的头像
 #

小微鼠这里一跳, 那里一蹲。。。。真可爱!

美文!

 
予微的头像
 #

 
青洋的头像
 #

感恩上天的人一定有回報。有時寫作,半天沒靈感,而有時,突然就有神來之筆,文章未必是文人所寫,也許那也是上天的恩賜也未可知

 
予微的头像
 #

确实是恩赐!

 
henrysong的头像
 #

以为秀美返老还童又去哪里调皮了呢!

 
予微的头像
 #

我有那么老吗?本来就没长大!

 
henrysong的头像
 #

我这里的“老”只是泛称,成熟的意思。谁敢说秀美“老”我和谁急!

 
予微的头像
 #

呵呵,看你急的!

 
春阳的头像
 #

微微和松鼠抢食儿呢,还说人家松鼠胖,呵呵。

 
予微的头像
 #

嘻嘻,它抢不过我了,这回!

 
岩子的头像
 #

孩子般的快乐!

风栗第一次听说,人也可以吃?

秋天,正是捡好吃的时节: 眼下是苹果、西梅、核桃、榛子。。。

 
予微的头像
 #

这里的风栗,就是栗子,广东人称风栗,我自己推断,是因为风吹就飘落下来,才可以吃;北方人也称板栗,毛果子?你没看林玫写的,糖炒栗子,香着呢!

 
深秋红叶的头像
 #

还真没见过树上的风栗呢,大胖鼠很可爱,你捕捉得也太传神了,看着及想笑:-)

 
予微的头像
 #

红叶姐姐,那个大胖鼠不是我照的,照片来自网络。不过真的很好笑,因为他们说我写的拾栗子,活像松鼠,我就想起这,后来贴的。

 
辛上邪的头像
 #

呵呵,我以为这个松鼠因为吃栗子吃得这么胖呢。

 

 
予微的头像
 #

嘻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