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哭手》

                                                            哭手

                                                           
文/杨超

       
煤老板严实从省城独自驾车回矿山途中,因车祸死了。家里只剩一独子叫严成志,刚满十岁。
       
成志早年丧母,与继母是水火不容。一年前,成志的继母“撞破”严实的婚外情,分得五百万之后“净身”离家——没有给严家留下子嗣。衣食无忧的“半孤”日子,对成志来说还是挺快活的。现在成了“全孤”后,只要这“要啥有啥”的生活依旧,他仍然是个快活少年。
       
丧事由叔叔操办,他担心成志不懂事——不会哭,决定替他雇个“哭手”。
       
成志身披麻服头戴白巾,跪在父亲的灵柩前,静静地等待“哭手”的到来。
       
一个中年妇人领着一位少年来到了灵堂。叔叔一看“哭手”准时来了,连忙给他披麻戴孝,让他跪到成志身边。成志撩起头巾转头瞄了他一眼:长着一张白洁清秀小脸,是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
       
“ 呜——呜——”还没等别人发号令,这小“哭手”就开始哭诉起来,“爸爸,你怎么一下就走了,丢下我们不管了?呜——呜——”
       
“你应该跟我一样,喊'爹爹'。”成志斜着瞥了哭手一眼,又低下头,心里继续惦记着刚得到的游戏机——X Box 360 。
       
“爸爸,你离开'迎泽公园'时就答应,中秋节还会带我去的,你反悔了吗?呜——呜——”“哭手”低着头,双手按在地下,泪水大滴大滴洒落在大理石地砖上。
       
“哎,你哭错了。”成志皱了皱眉,扭过头来,用手捅了捅“哭手”,轻声说,“我们没有去公园玩。我爹爹是去太原开劳模大会,回来时出的车祸。”
       
“爸爸,你每个月来太原看我们,只住一晚就走了,” “哭手”没有理会成志,低垂着头继续伤心地哭诉,“我和妈妈都不能没有你呀……呜——呜—— ”
       
“我说你呀,不要乱哭了。” 成志挺起腰,眼瞪着“哭手”,凑到他耳边粗声粗气地说,“我爹爹每个月都要去一趟太原,那是参加慈善募捐晚会,所以才不回家的。”
       
“才不是呢,爸爸是给我们送'家用'来的。”“哭手”也直起了腰,转过头翘起下巴对著成志,带着沙哑的声音反驳,“都已经十年了,我爸爸是最守信用的人了。”
       
“我们雇你来,是哭我爹爹的,你干嘛乱哭?!”成志掀起了白头巾,瞪大双眼脖露青筋,推了一下“哭手”,“你这是什么'哭手'?!”
       
“我不是'哭手'。” “哭手”眉心一皱,噘了噘嘴,一脸委曲地说。
       
“哪谁是'哭手'?” 成志侧身扬着头,摆开了双手,大声质问着叔叔。
       
“ 是我。” 站在成志身后的一个中年男人,堆着笑脸哈着腰回应。
       
“哪你是谁?”成志回过头,满脸通红,把目光投向身边跪着的“哭手”,喊了起来。
       
“我是……我爸爸的儿子。”“哭手”一边抽泣着,一边用袖子擦了擦哭肿了的眼睛。
       
“你来这里干什么?”成志跳了起来,一把掀掉了“哭手”的白头巾,两手叉腰大吼。
       
“来拜祭我爸爸。”“哭手”也站了起来,把头扬得高高。
       
“谁是你爸爸?”成志把脸凑近“哭手”,眨了眨眼说。
       
“哭手”用手指着前面的灵柩,大声说:“里面那个。”
       
成志双目凝住,无力地垂着下巴,全身的血都涌上了头。
       
众人一阵惊愕。
       
“啊——哇——哇——”成志嚎啕大哭,把白头巾扯下往地上一甩,转身向门外狂奔。
       
灵堂内一阵大乱。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短小精悍!

 
杨超的头像
 #

谢谢予微关注!

 
西歌的头像
 #

读了两遍才过明白来. 如予微所言, 短小精悍. 反应现实.

 
青洋的头像
 #

好构思

 
杨超的头像
 #

谢谢青洋!

 
阿朵的头像
 #

构思巧妙,很有深度。

这里的读者大部分读简体,用这个link很容易转换:

http://www.vifo.com.cn/fanti/

 
杨超的头像
 #

谢谢阿朵提醒,我真不知道,下次注意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