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老牛和他的妻(中篇小说)(二十六)

 

老牛的车终于到了,春燕上车后抱怨老牛让她在黑夜里等了这么久, 老牛一反常态, 不但没有道歉还很不耐烦地说, “我又不是你的专职司机, 等一等有什么了不起?” 他的话让春燕噎得说不出话来, 老牛明明强词夺理, 还气呼呼的坐在那里, 春燕非常委屈, 她的气自然更大。两人一路上谁都不想理谁, 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老牛把车开到停车场后, 春燕下了车扭头就走, 到家后她吃了点剩饭,刷牙、洗澡, 上床休息了。老牛没有回家, 大概去了办公室。以往发生类似的情况, 老牛总会死缠硬磨, 逗春燕开心了才离开, 可今天他像吃了豹子胆似的, 接二连三地给春燕气受, 他甚至懒得向春燕解释是什么重要的事, 让他晚到三十多分钟, 如果他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春燕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

 

春燕上了一天班,晚上又去上课, 还担惊受怕地在那里等老牛好一会儿,有些身心交瘁,不久就睡着了, 早上醒来仍未见老牛的面, 大概是昨晚做实验太晚,没有回家。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不过老牛会提前告诉她。

 

春燕匆匆吃过早餐, 正要锁好门去上班, 看到梅从过道里走过来, 便问"大清早来,有事吗?” "我来这里找了个熟人。”她边说边往外走, 几乎快到楼的出口时, 又突然掉转头冲着春燕说, “你家这样快就成万元户了, 你好能干啊。”春燕笑着说, “瞎说呢, 哪有那么多钱。” “哪是瞎说, 老牛已经给岩凑了二万美金。” "我怎么不知道?” “糟了, 你不知道? 老牛会骂死我的; 不和你说了, 我还有急事呢。” 说完, 拔褪就走。

 

春燕听了梅的话,心不在焉地锁好门, 去办公室上班。一路上她不停地想, 老牛为什么凑这么多钱给岩,对自己守口如瓶呢?

 

到办公室后,她看到大家聚在前台窃窃私语, 原来Shirley治疗无效, 昨晚在医院去世。春燕不相信这是真的, 一个多月前, Shirley还回来上了一阵子班, 她说化疗后恢复得很好。 还记得Shirley上班的头一天戴着假发,假发的颜色比她自己的头发要淡一些, 大家都夸那颜色自然, 很配她的肤色, 她看起来很精神。Shirley一回来, 办公室的气氛活跃了许多, 大家的工作自然也轻松了些。现在Shirley已永远地离去,  从此,阴阳两隔再也听不到她那爽朗的笑声。春燕坐在租房科办公桌前, 打开计算机工作, 但她的心咋么也静不下来, 眼见浮现出第初次见到Shirley的情景, 不禁淆然泪下,泪眼婆娑的看不清屏幕上的字迹。

 

晚上老牛回家吃过晚饭后,春燕把早晨梅的话重复了一遍给他听,老牛说, 那是梅瞎说,没有那回事。春燕说,”我打开箱子看过了,就是有两张存折不见了。” 老牛恼怒成羞地说, “我借钱给她转身份, 暂时用一下,有什么不可以吗?”

 

“那为什么不预先和我打个招呼,让我在梅面前丢脸?”

 

“得了吧,给你打招呼你会同意?”

 

“你没问,怎么知道!”

 

“我还不知道你!你有那样好心肠?”

 

“说清楚点,我的心肠有什么不好?"

 

“上次我从兽医院给楼上的小杨拿注射用水,你就不同意。”

 

“我不同意, 你还不是照样拿了好几次给他? 这是美国,你从兽医院往外拿东西,不怕被人发现开除?小杨是医学院的,为什么不自己从医院拿,而要你从兽医学院拿?况且,兽医的东西给人用,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

 

“医学院管理严, 他哪有机会? 不和你说了,反正咱俩说不到一块, 干脆散了吧!”

 

“你说什么?”

 

“和你过够了,我们离婚吧!”

 

“你说的可是真话?你真是这样想的?”


“我和你过下去还有多大意思,我今年四十岁了,连个孩子都没有,整天努力有什么奔头?你也替我家想想,四个儿子,老二和老六家生的都是女儿,老三家,领养了个女孩,我家眼看就要断后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就高抬贵手,放了我吧!”

 

老牛说到这里声泪俱下,春燕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变吓蒙了, 她心里像打翻五味瓶,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她问老牛,“你这样想有多长时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你对我感情那样深,而且不能生孩子也是我害的, 我怎敢告诉你?”

 

“那你就敢做!而且是和那个别人刚刚不要的女人,你不觉得恶心吗!”

 

“这里狼多肉少(指男多女少的意思),我有什么办法,她年龄不大,已经同意结婚后立即怀孕。”

 

“你们都商量到这些了,我说呢,最近你天天换新衣服穿, 往你办公室打电话总是占线, 家里的水果和食物转眼就不见了,昨晚去学校接我晚了30多分钟,原来这些日子你一直在忙这烂事。告诉我,她哪里比我好,让你这样做?”

 

“她刚来(美)就让丈夫抛弃,怪可怜的,我不帮她,她无法在这里生存下去。”

 

“她可怜, 那你半路抛弃我,我就不可怜吗?你们这样做还有没有天良?”

 

“你那样能干,没有我, 你也会活得好好的。”

 

“既然你都盘算好了,立刻从这里搬出去,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 咱们快刀斩乱麻,马上离婚!”

 

“只要你同意, 离婚好办,你着什么急, 以后你睡卧室, 我睡客厅沙发, 我不会动你的。”老牛说完,去了办公室。

 

春燕知道他无处可去, 将一块毯子和枕头扔在沙发上, 关上了客厅和卧室之间的门, 她知道, 老牛晚上去厕所还是得进卧室的, 但这道门没有锁。

 

老牛离开后, 春燕泪如泉涌,原来老牛这段时间已经变心,自己竟然浑然不知, 整天忙着赚钱,上学。她突然想起, 前段时间老牛张罗着为自己过生日, 还提出请岩来家里吃饭。那天老牛开车将她接来, 她穿一身浅米色的西装,满面春风。自己还对她说, 老牛说她喜欢吃蘑菇炒鸡蛋,害怕做得不合她的胃口, 材料已准备好, 由她自己炒。她说话时, 岩看着老牛宛尔一笑, 老牛也跟着傻笑,当时觉得怪怪的, 心里怪不舒服。老牛从未给自己办过生日,今年竟然张罗买蛋糕, 开什么生日派对,原来是为了请她到家里来。前不久的一个晚上,他把她带到家里来,预先招呼也没打, 只说她从丈夫那里搬出来, 没地方住, 让她和自己在卧室住一宿。自己还傻呼呼地让老牛睡沙发; 老牛推说不妥, 去办公室住了一宿, 第二天大清早回家把她接走了。想想那晚她对岩说了那样多宽心话, 春燕觉得无地自容, 她咋么那么傻,那么迟钝, 连一点脑子都不用呢?她一晚上辗转反复、无法入眠,决定第二天一定要去找岩,问她究竟有没用良心?

 

October 4, 2013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吗?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梅子,这样的事屡见不鲜。老牛想要孩子,又同情岩,而岩又需要帮助,应该是很可能的。谢谢跟读留言

 
追梦的头像
 #

哎呦,有些日子没来,老牛和春燕咋闹到这种地步了㖏。。。

 
春山如笑的头像
 #

都怪你不来,我扔一颗炸弹,这不就惊扰你了。谢谢来访。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一时间天崩地裂啊!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木桐,你是男子都能感到天崩地裂,何况是春燕呢!是不是太突然了?谢谢跟读这长时间。

 
雨林的头像
 #

应该会柳暗花明又一村吧?

 
春山如笑的头像
 #

Dear 雨林, 又是一个即将破碎的家庭,我也很遗憾。结果如何要看他们的缘分

谢谢跟读点评, 祝周末快乐

 
予微的头像
 #

这些对话太真实了,虽然楼上心肠软的姐姐们都不愿相信是真的,可这种事多着了,这种男人的理论太普遍了,他们都以为自己可以施展本事帮人,身边的那个,“太能干,不用照顾。”

春山这炸弹,一早就埋好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予微细心阅读点评, 我这稚嫩的写作手法瞒不过你的火眼金睛, 能告诉我你从哪里发现的这枚炸弹吗?

祝周末快乐

 
予微的头像
 #

天!春山姐姐要我这个懒人回去翻书找历史?绕了我吧?等我万一想起来了,一定奉告。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呵呵,你误会了,咋么会让你回去翻书呢,只是好奇而已。周末快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