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四十三 山峭路险

半涩时光

 

                                                         四十三

                                                        山峭路险

                    

          攀登一线天这一段的台阶尤其的陡,简直有七十多度的样子,爬在上面还是很紧张的,腰都不敢直,担心一直起来人就会后仰,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快要爬到上面的时候,一个比较胖的人从一线天前往下回,他是从这下山。这个人下的姿态也很滑稽,他也趴在台阶上,一下一下地往下退,跟他一起的一个比他略瘦一点点,可能是累的缘故,他都是坐一个台阶下一个台阶,这两人的姿态让人忍不住要笑,可看这两位的严肃无奈的神情又让人同情,这是没办法呀!

         从下面望一线天确实狭窄的很,等真到跟前也还好,没有圆月先前担心的通过比较困难的情况,她不知从哪听说的说过这一线天胖子不容易,方桐觉得圆月头脑也尽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方桐从未听说过的东西从她这倒了解到不少。又沿着山路爬了一截感到需要歇上一歇,就在台阶上坐了,向远处一望,哎呀,真是壮阔的图景呀!只见远处隐隐约约的与天相接的部分淡淡的青蓝色的山形如烟如云,越向眼前越是清晰的山峦明显地分成几个层次,如果自己可以展翅飞过去不知该有多么美!方桐痴呆呆地望着这眼前的不可思议的场景,真是美不胜收呀,就是做梦也不会梦出这样的美景!圆月也呆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听方桐说做梦也做不出心下十分同意,这绝非人力可为,大自然的这等造化实是鬼斧神工!

          接下来要过一个天桥,这是两峰之间的一个天然的桥,实际就是巨大的青石条搭在两峰之间,下方就是万丈深渊,尽管两边已经被安上护栏,但仍叫人心惊胆战,方桐很想壮起胆子,可小腿不由自主地有些颤抖,如果这石条突然断了怎么办?真是不敢想,如果真是那样也就认命了,走吧,走吧,趁没什么情况快走吧,方桐在心里鼓励自己,心跳得厉害,好不容易挪动着不怎么听话的腿迈到了另一端,站下喘息的时候回头望望还是很害怕,圆月的脸也有些发白。此刻如果让再回去不到万不得已肯定是不愿意的了!

         等转过山峰又是一截下坡,就这样下下上上的折腾着,天色逐渐发暗,到与那山妇约好的地方时太阳就要落完了,残余的光线笼罩着茫茫群山与苍劲的青松,仿佛走进了时光隧道回到了远古时代,只有自然与人没有其他,天地间只有风景和风景中的几个小小的人。

         方桐与圆月以及一帮同学还在努力费劲地抬起酸痛的腿向上登的时候,后面传来喊号子似的声音,稍一扭头就看见三五个瘦黑的汉子担着货物一路上来,他们上台阶跟走平路似的!他们的担子里有米还有水……好像什么都有,难怪说山上水很贵,一水瓶要八块钱呢!在平时这基本够两天的伙食了!这边的呆还没发完上边又冲下来几个扛着空扁担的山夫,他们一边直往下冲一边喊“得罪得罪,借光借光!”这才是山里人,这才是黄山的主人,方桐不禁感叹道。圆月也由衷地说:“他们日日来回地走,都很熟了,走的这样快也是赶时间,我小时候放学回家上楼也是不用看台阶的,一心向上跑就是了,七个台阶跑完就上了一层。”

          圆月忽然发现台阶旁的松树上有只松鼠,指给方桐看,方桐开玩笑道:“别惊动它,它才是这里的主人,这也是我的朋友啊,我们来它这里做客来了!”圆月笑着喊不远处的女同学:“你们听,方桐说松鼠是他朋友呢!”“方桐你介绍你朋友来与我们玩玩吧!”方桐一阵哈哈笑,心里很畅快,回到自然里就是痛快,在学校的时候很憋屈,这几日出来乘火车到歙县来黄山都挺舒服的,不用看那么密集的永远在忙碌的人群,也不看很多人茫然而陌生的却带有不少傲气的脸……人在这优美的自然风光里是多么的自在多么的放松啊,难怪文人墨客都喜欢山水,出家人也净寻觅那山清水秀的地方建寺庙,想来一定是清修也要环境优美吧。

         看看天就要黑下来了,大家赶紧加快点速度,可心里着急手脚实际并没有快多少,方桐的左腿还有点使不上劲,前天刮的伤现在还影响着,这身体上变化不像思想上的变化那么快,这几天下来好像过去很多年似的,也似乎过了几辈子,但身体其实还是那个状态并没什么改变,这就是人的特点?意识上能达到某种境界而身体还在现实里一动不动,个人的认识不断地提高,现实里的角色一直都还是那个旧摸样,或者说别人对你的判断还是老样子,这就是人群里的定律?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的爬吧,天再黑点就要看不台阶了!

         好了,好了,那不是迎客松嘛!到了,到了,看见迎客松的热情姿态心里就放松多了,这意味着可以躺到床上休息了,这往床上一躺该是多么美!

         找到旅馆登记入住,方桐找到房间往小床上一躺再不愿动,这全身跟散了一样,尤其是这小腿肚上的肉像被鸡啄的一样。可不少人刚才在路上喊累喊晕的现在倒好像精神了,来来回回的不知道在忙什么。没躺几分钟,圆月就来喊了,说大家都去租棉大衣了,晚上山风很大的,要去租一件来,晚上一起去听松涛!还有这项目?方桐费力地坐起来再把腿运下床站好,脚底还有些麻,又来回跺上几脚才好些。

          山上确实冷,大衣到手就披到身上也不觉得热,大家都披着军大衣在光线暗淡的旅馆里外走动,很有神秘的气氛,听松涛?!松涛是什么样感觉?圆月这都从哪听来的?她曾经说初春的时候半夜趴在草地上听小草破土而出的声音,说那声音就是轻轻的“啪!”。

 

 

 

                                                                               0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十点四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记得方桐前面似乎是不经意地提过一句,后来圆月带女儿一起又重新在这条路上旅行了一遍。我就一直想,这个清风明月一般的女子,岁月里一路走来, 都捡拾到什么?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咧,她怎么会又重走一遍呢?想来每个人的差异虽然比较大,但有一些方面还是相近的,谁都希望生命在生活里多一些美好吧,即使只是放在心里不说出来,或者说方桐也并没有完全看透圆月,这是不是就是人类的特点?留一点朦胧也就多了份空间。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攀登一线天真不容易!没读过像你这样细致描写的。雨林记忆真好,你是写过圆月带着女儿又来过一次。也许这次给她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青春在每个人的记忆里都是美好的。

 
梅子的头像
 #

我当年从华山下来就是面朝石梯退行的,看来得早点找出来"和"你。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山不是好上的,也不是好下的,呵呵。

 
熊猫的头像
 #

呵呵,从来都是上山容易,下山难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是咧。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