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海云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3 小时 31 分钟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4
积分: 38740

你在这里

《放手》长篇小说 四十六

梅吞下手中的药,看着面前空了的几个药瓶,隐隐约约觉得什么不对劲,她发了几分钟的呆,头脑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我会不会死啊?她走向沙发拿起沙发边小桌上的电话,却不知道该打给何人又该如何开口,她已经感到眼皮不听话的要合起来,在听到电话筒里没有信号后,她头脑中一片茫然,她完全忘了昨晚她已拔掉电话线的事,在最后一分钟清醒的意识里,她努力走到大门后,手刚搭上门把就失去了知觉。 

话说回到前一晚史提夫与梅分手后,发现梅的手机遗忘在餐桌上,他追出门去却不见了梅的踪影。史提夫在回旧金山的路上打电话到梅的住所,没人接听。晚一点再打,电话却一直是忙音了。早晨,史提夫有早起的习惯,套上运动装惯常地去晨跑,顺手把梅的手机也放进口袋里,他虽不知梅的详细住址, 但他记得前一天他们聊天时提到他们住在一条街上,梅提到她住的房子是一栋不多见的粉红色外表的房子,与他的住处只隔着一个街心公园。 

史提夫绕着公园跑了一圈,来到同一条街的另一边,一下就看到梅提到的那栋满显眼粉红色的小楼,他不敢贸然打扰,又打了个电话过去,那边仍是忙音,过了一会儿再打,还是忙音。正在犹豫不定的时候,他看见那栋下楼的楼下有一个印度人摸样的老先生出来倒垃圾,他遂上前问道:“请问,这楼里有位东方女人May吗?” 老先生警惕的看着他嘴里没有任何声响,似乎并不想回答他的样子。史提夫赶紧摇摇手里的手机说:“噢,是这样,梅是我的学生,昨晚我们一起吃晚餐时她忘了她的手机在餐桌上。”印度老先生的脸上舒展开放心的微笑:“是的,梅住在楼上!”说着指了指通往楼上的楼梯。 

史提夫站在二楼的门前没找着门铃便举手轻敲了两下,没人应门,他又举手敲门,这次敲得重了一点,门竟然开了一道缝,史提夫迟疑不定,不知自己该进去还是不该进去。踌躇中把门往里推了推,似乎门后有什么东西挡住了推不开来,他扬声又叫了声:“May!有人在家吗?”然后他就看见门下地板上的血迹,他感觉不好,有什么事发生了,他用力推大门缝,就看到倒在地上门后的梅。
 

梅在医院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坐在床旁的史提夫,史提夫看见梅睁开了眼, 脸像窗外的阳光一样灿烂,梅张了张嘴想对他说什么,却发现喉哝如火烧般的疼痛,史提夫看见她痛苦的模样, 忙摆摆手又把手指放在嘴唇上,意思让梅别说话。他告诉梅他是如何找到她住的小楼的,又怎样在敲门时发现倒在地上的梅,原以为她的跌倒失血才昏厥过去的,救护车送到医院才发现梅头上的撞伤并无大碍,而胃中过量的药物却是可以致命的。史提夫不知梅的家人的电话,请楼下印度老先生通知她的家人,自己在抢救单上签了字,医生才实行了对梅的洗胃,希望梅不介意。 

梅的眼泪一点点地充满了眼眶,刚刚发生的事情也一点点地回到脑中,她的心痛又翻滚开来,史提夫见状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昨天晚上我就感觉你不太好,只是不好问!还记得我对你说的我差一点就跳下金门桥的事吗? 我是想说:无论什么事,都不值得去毁灭生命!” 

正说着,一个东方男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床上的梅看见这个男人,把脸别了过去。进来的是夏伟!“什么事?到底有什么事?你要这么做?”夏伟显然已被医生告知梅吃了过量安眠药的事,他声音并不很响, 人显得很慌乱很无奈!别过脸去的梅转过身,用手指着门,费尽全力嘶哑的叫喊:“你!出去!”那声音很模糊很撕裂,却用尽了她所有的气力,她颓然到下,护士听到声响进来请两位男士出去,说病人需要静修。

退到病房外面的夏伟才注意到身边这位一看就是ABC的“香蕉”男士,有点敌意地上下打量着史提夫。史提夫猜到眼前这个不很友好的男人可能就是梅的丈夫,也极有可能是所有这些问题的中心。他伸出手去:“你好,我是史提夫!你是……?” “我是梅的丈夫!” 夏伟的手伸得冷冰冰的。史提夫把昨晚到今天的发生的事情又重述了一遍,夏伟才知道昨晚梅是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心里五味杂成很不是滋味。 

前一天的晚上,夏伟确实是带着秋莲母子一起出外吃晚饭的,虽说夏妈妈对童童的疼爱延伸到秋莲身上,眼看着儿子似乎一天天的对秋莲有意思了,夏妈妈心里还是觉得不是滋味!儿子实在眼光不够高!但是想到那个冷冰并不容易相处的梅,也便随着儿子自由发展了!至于今后怎样,先让儿子和那个怪怪的不生孩子的儿媳分开再说吧。 

梅的忽然回家,令夏家二老有点慌乱,梅出去以后, 夏妈妈赶紧打电话给儿子告知此事。那边秋莲正与夏伟说着自己内疚的心事,觉得对不去最好的朋友,觉得自己恩将仇报,天天心生煎熬!她越是这样,那个已经爱上她的男人就 越觉得他们的爱情珍贵无比,也越是无法分手!两个人正泪眼相对述说衷肠,夏妈妈的电话一来,促使夏伟有种冲动要和太太摊牌!夏伟不听秋莲的劝告,赶回家来,秋莲怕出事想阻止夏伟,也一路跟了过来。谁知,他们等了一晚,夜半快近,仍没见梅的身影。 秋莲告辞回去,而在停车场中的那一幕吻别,确实是夏伟爱到深处、情不自禁!  

谁知第二天上班上到下午的夏伟,接到梅的上司西恩的电话,说她被救护车送到医院里,夏伟只来得及给秋莲打了一个电话说梅不知出了什么事住医院里,就赶了过来。到了医院,听到医生说太太吃了过量的安眠药似乎有自杀的倾向,夏伟头都大了!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夕林的头像
 #

情到深处不由己呀!估计她会后悔自己做的傻事。

 
抱峰的头像
 #

唉,是这样!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