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家的保姆和装修工 (小说 十三)

有一天,我朦朦朣朣走在一条小巷里,突然前面走来一个人。我觉得她挺面熟,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阿娟哪!”她先招呼我。
我机械地点点头,朝她笑了笑。
“你不认得我了?”
我又机械地摇摇头。自从离开余青后,我的记性差了许多。
“我是杨老师呀!”

哦! 杨老师!她是我幼儿园时最疼我的班主任啊!
“杨老师!”我叫了一声。不知为什么,想哭。
“阿娟你还好吗?怎么,有些不顺心的事?”
我低着头,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阿娟,来我家坐坐吧。我搬家了,就在这附近。来看看吧。”
我点了点头,就跟着杨老师走。

进了杨老师的新住处,见小客厅的墙上挂着一个十字架。我知道杨老师是信基督的。镇上的人谁都知道她是个心肠很仁慈的人。听说她早年谈恋爱,未婚夫在八一三炮战中牺牲了, 她就这么一辈子没结婚。从幼儿园退休后,她就到附近的育仁教会服务。我公公要捐房子给的那个育仁小学,和育仁教会一起,是同一位信主的爱国华侨建的。


“阿娟,刚才在路上不好说,我听说你和余青要分家?”

听杨老师这么问,我倒是不意外。镇上小,一点什么事,很快就会传开来。
“是。”我也不忌讳说这个事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杨老师给我端过来一杯热茶。
我就把家里自从山兰来了以后的事情前后简单和杨老师叙述了一下。

“可怜的孩子!”杨老师一边叹着,一边摇着头,“我知道你的难处。”说着她抓住我的手,拉着我走到那十字架前。只见她闭起了眼睛,嘴里就开始祈祷起来。
等她又睁开眼睛了,我问她:“杨老师,您刚才说的什么?”
“孩子,我在跟神说话呀,我把你交托给神。祂会保佑你的。孩子,跟杨老师一起信主好吗?杨老师就是靠着主的爱和帮助才能走到今天的。”

我听得似懂非懂。 但是想到杨老师是这么仁慈的一个人,她说的一定有道理,于是我就点了点头。

书架上的一张照片吸引了我,照片上是个年轻人,看那背景,不象是在中国照的。
“他是谁?”我问。
“我的侄子。去美国才四年,就当上了一家大公司的人事处长。”
“是吗,这么本事啊。”我知道人事处长是个什么概念。
“对了,阿娟,你不是学英文的吗? 有没有想过争取一下出去见见世面顺便也散散心?”

出国见世面?那是我从来没有动过的念头。

杨老师的话象一股清新的风,也象天边若隐若现的雷声。就在那一时那一刻,我就动心了。

人,好象不信命都不行。

命是什么?那天晚上,躺在妈妈房间外面的小床上,我问自己。
命,就是那些人,那些事,拱着你走上你原先没想走的路。

我的眼睛又潮湿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飘尘永魂的头像
 #

要从国内写到国外了。

 
Piggy的头像
 #

新的生活要开始了

 
红花的头像
 #

命,就是那些人,那些事,拱着你走上你原先没想走的路。

靡靡之中,命又是被设定好的。。
 
虔谦的头像
 #

谢谢飘尘永魂、Piggy 和红花的评论分享,问候各位,春节快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