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司马冰”的故事(7)

(七)跳出体制内

这次“跳槽”看上去可是有点冒险。

在三里河呆了5年后,1993年,部委又机构改革,合并的那两个部又分了。合并的时候叫改革,分的时候还是叫改革,真是匪夷所思。那个部走了,业务走了,照理我也该走了。不过当时我觉得工作环境各方面条件还不错,离家很近,也没人撵我,我就不走了。但是后来我发现,他们还真是有门户之见,把我当外人,那我可要走了。

当时我联系了两个单位,一个是部属的一家器材公司,一个是行业内一家中美合资的报纸。两个单位的老总都答应接受我,器材公司老总说要等他安排调配,我想他是想给我一个职位。报纸的老总说,没有职位,只能当编辑;没有事业编制,关系只能放在人才交流中心,也就是说我要从体制内转到体制外。当时我想,哪个单位先接收我,我就去哪个单位。

这家报社属于部里的一个研究所,是研究所和美国一个出版集团合资成立的一家出版服务公司,主办几种计算机专业类报纸。它的人员有两部分人构成,一部分是所里职工,他们有研究所的事业编制,一部分是外面招聘来的,没有事业编制,关系就放在人才交流中心。结果,这家报社先给我offer了。这说话就到1994年了,那时人们的观念和社会环境还没有现在这样开放,体制内、体制外的保障和身份的区别还是很大很实际的。我去不去?我去!我说过谁先接收我我就去哪儿,这是上天安排的,我说话算数。当时的招聘广告年龄要求都是35岁以下,那年我都45岁了,已经当了10年的处级干部,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就这样“下海”了,到了那个报纸当了一个普通的编辑。

为什么这样做?第一,我喜欢那张报纸;第二,我从不喜欢当官管人,那些官都是别人给我的,不是我想要的,我也就“不知珍惜”;第三,没有编制、体制外没什么可怕,我就不信上帝造了我就不给我一碗饭吃,还能失业怎么的;第四,这家媒体待遇优厚,这可能是最主要的。后来买房子买车儿子出国留学也全靠它了。

我老公思想不僵化,对我的决定没有不支持,倒是我老公公——公爹一直担心,一回省城就询问我工作怎么样,我一直是在报喜(不报忧,也没忧),他还是放心不下,怕我报喜不报忧。我每期都给他寄报纸,尽管他看不懂,也让他知道我的消息,写什么稿子了,发什么文章了,直到看到我的名字从一般记者编辑变成了主管,才放心不问了。

说是不想当官不想管人想当一般编辑,但是实际做起来可不那么容易,毕竟10年来净管人了,没怎么被人管过,管人和被管,反差还是很大的。不管人倒没什么难受,但是被管而且被我觉得业务能力还不如我的领导管,心里总不舒服。这样的角色转换、自我心理调适大概经历了半年时间,我变回了一名出色的编辑和记者,采写了不少东西。

一年后,老总要提拔我,提拔我当总编室副主任,这可把我恶心坏了。照理说老总提拔你是看得起你,怎么恶心了。这种心理不经历体会不出来,我当一般编辑是我自己愿意的,不是我没能力当主管;我当主管都当了10年处级了,给我一个副科级的总编室副主任,不是恶心我吗?当时我就想走,而且付诸行动,开始找工作了。忘了交代了,这个老总不是招我进来的老总,那个老总在我入职后一年退休了。招我进来的老总是我遇到的第四个贵人,尽管他没给我安排职务,还是给我提供了一个平台。要去的那家单位老总跟我说,我这里可以可以接收你,但是你要慎重考虑哦。情绪平静下来后我仔细权衡,还是决定不走了。那时正在播电视剧《宰相刘罗锅》,看到宰相刘墉被贬到城门口当门官,干得有滋有味,我想我才当过个比芝麻还小的“官”,而且我这总编室副主任比刘墉的门官还大呢,大丈夫能屈能伸嘛。后来我才知道,领导不是要“恶心”我,是真的想启用我。是呀,堂堂大老板为什么要“恶心”一个小萝卜头呢,只是按照人事任免规定,得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提。结果11个月内连提三级,弄得我浪费了好多名片。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阿朵的头像
 #

越看越有味!

 
司马冰的头像
 #

进入角色了。

 
雨林的头像
 #

差点错过了“司马冰”故事的续集。我也是越读越有味。

 
司马冰的头像
 #

也算奇闻异事了,挺另类的哈。当时我跟首都新闻界朋友们说,他们都说我胆儿太大了。

 
梅子的头像
 #

那些名片有保存下来的吗?下次给我几张做留念,呵呵。冰冰原来还是个"县太爷"。

 
司马冰的头像
 #

有,得找找。总编室副主任的名片从来没往外交换过,一大把年纪了还举着这种名片,确实挺“恶心”人的,就用记者头衔的,无冕之王嘛,呵呵。

 
予微的头像
 #

好一个无冕之王!当年有个记者证可是四通八达的。

 
司马冰的头像
 #

四通八达,买火车票有单开的窗口,很多景点都不用门票,去山西平遥城、乔家大院都没收门票呢,呵呵。

 
予微的头像
 #

现在的记者可没有这么多特权了,有时还被人拘禁和驱赶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很顺溜啊!

 
西山的头像
 #

一路跟读,您技高胆儿大,有个无拘无束自由的心,还有福气儿,在那个年月,少见!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西山,迟复了,度假刚回。技倒不高,但是胆儿还算不小,没听说过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吗,其实很多事儿敢试试就行。确实还得有点运气,碰到坏人,好人怎么也斗不过呢。

 
熊猫的头像
 #

一路跟读了。

当官好啊。。。能得许多特权不是?

 
司马冰的头像
 #

这种事业单位的“官儿”,不过是套个政府部门的级别,可没政府官员的特权哟,只是多管些事多些责任多受累而已,没油水,呵呵。

 
若敏的头像
 #

冰姐真不简单,能上能下,非常不容易。佩服!

 

 
司马冰的头像
 #

我是从不跟自己过不去的性格,乐天派,遇到什么烦心事儿,想明白了该怎么做,就放下了,不再想,所以心宽体胖。

 
费明的头像
 #

正在补课,看完了七篇。

写得平白如话,自然流畅,可读性很强。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阅读,拉家常嘛,我肚子里没有装华丽的词儿,写不出华丽的鸿篇,好在文轩很包容,文友很友善,所以喜欢这个地方。

 
anmy的头像
 #

一集一集看完了冰姐姐的故事,很有味道,接受挑战,终成自我。有个性的姐姐,佩服!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anmy,喜欢你信手拈来看似随意随性,实则功底深厚的散文,这样从心底自然流淌出来的而不是矫揉造作的东西才有味道。

 
渺渺的头像
 #

谢谢冰姐,故事终于看完了,还等下回分解呢!再次谢谢!

 
司马冰的头像
 #

职业生涯最后的10年,是我最有成就感的10年,发生的故事挺多的,想想写出来有点吹牛,就没写。往事如烟,随风飘散了吧,不写了。

 
渺渺的头像
 #

好姐姐,再写写吧!我从来不看连续剧的,但唯有你的续集我一口气看完,收益多多!从中学到很多很多的东西!再次谢谢姐姐!

否则你想我也不会你去年写的,我今年才来回复对吗?这就像一部惊险小说,一看就收不了手,非得看到结果才好!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渺渺,我想想怎么写哈。

 
李荷的头像
 #

一集一集的翻看了司马冰君的"司马冰的故事。"一个多才多艺、风趣幽默、亊事进取的才女耀然于眼前。我们是同时代的人,也有一些共同的观点,但没有你的才气,所以就很平庸。但却非常羡慕成功者欣赏你的才能。期待着看你的后续文章。谢谢分享!

 
司马冰的头像
 #

同时代的人对我经历的事儿就能理解了,什么工人身份、干部身份呀,什么体制内、体制外呀,为解决两地分居对调呀,那些有”时代特色“的背景都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李荷你很有才气呀,诗、词、文都写的很好。

 
李荷的头像
 #

时代賦于了我们这些经历,这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经历了,也锻炼了。也收获了。 我来文轩只是学习,是玩儿,写东西只是自娱自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