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司马冰”的故事(3)

(三)进入编辑部

进入编辑这个行当乃至后来进入新闻界完全是上帝安排的。

调研室和《××工业通讯》这本内部刊物完全是不同的业务,两条平行线,没有交集,于是机构变动时上边决定分立。分立就要分人,我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分到了《通讯》编辑部,顶头上司就是那位“黄庭芝”老先生。后来才听说“分人”的时候,是老先生把我“抢”来的,这让我这个机关最小的“小萝卜头”颇为窃喜了一下子。这里我要特别感谢这位老先生,是他把我带上了新闻这行当。

开始老先生只让我做辅助工作,做发行,做稿费发稿费,有时候拿来有价值的简报厂报,让我编成个小稿子。一次部里举办了一个大型成果展览会,作为部机关内刊,当然要进行相关报道。这次老先生给我派重任了,让我写一篇综合报道。临行特别嘱咐我,要重点报道投资类产品,因为当时部里把投资类产品作为发展重点,我们应该配合部里重点工作。我去了。我发现参展的投资类产品不多,没法写,但是我还要写,不写怎么交差。于是我就把参观展会的所见所闻写了一篇报道,主标题是一句歌功颂德的套话,副标题是什么什么展览会侧记,当时自己蛮得意,还知道“侧记”这词儿呢。

稿子交上去,3天没动静,到第四天,老先生把改得满篇红的稿子摆在了我面前。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演砸了。正在像小学生一样低下头等着挨批的时候,一声和风细雨的赞扬让我一愣:“写得不错,真的不错,第一次写稿就写成这样,不容易。”改成这样还说不错,我诧异地睁大眼睛,傻傻地望着他,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话,一方面是因为他那改不了的让人听不懂的宁波口音和飞快的语速,我得仔细分辨才能明白他在说什么。老先生说,看到我写的稿子与他交代过的要多报道投资类的指示有出入,他自己又亲自到展览会参观了一次,仔细看了整个情况,认为参展的投资类乏善可陈,对我灵活机动地能把消费类情况报道出来表示满意。尽管这样,面对被改成满篇红的稿子,我依然缺乏自信,总以为他是在安慰我。

后来,老先生派给了我一些改稿子的任务,这才是真正接触编辑业务了。有时候老先生还经常派给我一些出去采访的任务。我改过的稿子他总认真看,随后我再仔细看他是怎么给我改的,揣摩为什么这样改;我写的稿子他又是怎么改的,揣摩为什么这样改,慢慢自己就上路了。我感谢黄庭芝老先生,他是我遇到的第二个贵人。虽然我留在调研室,将来有可能升迁,甚至飞黄腾达,但是我不喜欢机关工作,直到后来我发现我喜欢做编辑。人生难得找到你喜欢做做得好并能够养家糊口的职业,我自认为我是一个好编辑。这个内刊虽是编辑业务,也有采访,但我还不认为这是进入新闻界,这种内部机关刊物不是公开发行的新闻类报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际遇相当重要。

 
司马冰的头像
 #

是的,际遇会改变人一生的轨迹。

 
追梦的头像
 #

机遇很重要,个人也得争气,个人不努力可能一辈子管管文件。老先生之所以抢人是看准了冰姐的潜力。千里马遇上了伯乐。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梦妹解读,我当时感觉“还有人要我”,挺好的。我关系放在机关幼儿园,还没有进机关编制,不是“正册”,是“另册”,心理是有落差的。

 
梅子的头像
 #

看你们冰姐、梦妹打得火热,这改名真好,要不我也改一个,哈哈!

你遇到的这个贵人是个真正的人,许多上司布置完任务就等着指手划脚了,他发现出入会自己去考察,而不是批评,你幸运!

 
司马冰的头像
 #

对呀,幸运,那是一个大好人,我一直叫他师傅,而不是老师。老师是普遍授课的那种,师傅可是手把手传帮带的。

 
予微的头像
 #

人生难得找到你喜欢做做得好并能够养家糊口的职业,我自认为我是一个好编辑。

油菜的冰姐有用武之地了!

 
海云的头像
 #

机会总是给准备好的人才有用。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海云阅读,冥冥之中有人安排我们。

 
渺渺的头像
 #

又遇到了第二个贵人“黄先生”,冰姐好人好运好报啊!

 
渺渺的头像
 #

又遇到了第二个贵人“黄先生”,冰姐好人好运好报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