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司马冰”的故事(2)

(二)在京找工作

进京户口解决了,在京的工作成了问题。对调后去的那个研究所是一个部属研究所,几千人的大所,实力雄厚,条件很好,承担的任务也尖端,但是事儿不好办。人事处的干部很客气地告诉我,你是工人身份进来的,在这里只能给你安排当工人,虽然我们知道你是大学毕业生,跟我们研究所的专业也对口,但是我们也没办法解决,我们这里还有一些大学生当工人的都没有解决呢。如果你不想当工人,你可以自己出去找工作。

我真想在那个研究所当个技术人员,那是个计算机研究所,我原来在省里一个研究所计算机室,当时学软件正学得痴迷,我太喜欢编程了,徜徉在那迷人的逻辑里,冥想那数据的流动,实在是一种享受。当然那时计算机的应用水平还是初级的手编程序,编了程序在纸带机上打孔,再把打好孔的纸带输入计算机,计算机就按你的指令工作起来了。记得培训我们的研究室郑主任最开始让我们完成一个计算机奏乐的程序,我因为懂乐理,也听懂了他教我们的课,一次编程成功,计算机按照我的指令奏响了音乐,一个音符也没错,后来的其他人的程序没一个能过的,这小小的成功使我爱上了编程。研究人员是当不成了,当工人我也不会干什么呀,那就自己谋出路吧。孩他爹找朋友找熟人,曾经找过市电汽车公司,找过电子工厂,找过煤炭机械厂,都没有结果。

至于我,我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没地方找去,就在家呆着带孩子吧。忙活俩月,终于有了好消息:一个工业部门的调研室看了我的档案,里面有入大学时我写的几页个人经历,可能是看我还能把字连成句子,于是答应接收我。但是,由于我的工人身份,工作关系不能进入部机关,只能放在部幼儿园。工作安排在办公厅调研室的资料室,先管资料,熟悉全面情况,并给领导整理一些简报数据等。这里我要一生感谢的是办公厅的M主任,是他同意接收我,是他审查我的档案时,看到了我那份干部转工人的报告,随手撤出来,揉吧揉吧撕碎了扔在了废纸篓里说,“留着这个有什么用啊,扔了”。从此,我干部转工人的情况就无据可查了。这是后来别的同事描述给我的,再后来我几次调动工作,自然而然就是干部身份了。我碰到贵人了,一个大难题就这样不解而解了,不然不知道将来转回来要费什么周折呢。后来这位M主任到了深圳,我去深圳出差,还去看过他。提起当年的事儿,他说“这么简单的事,你还记着呢”。我怎么能忘呢,关系我命运的事呀。

资料室的工作不忙,无非是管理一些书籍报刊资料,最大量的资料是来自于直属企业、研究所、大中专院校的厂报、所报、校报和工作简报,我把这些简报分门别类整理好就行了。我就利用闲暇时间阅读这些简报,尽快熟悉行业情况,虽然没有人要求我,但是我觉得我应该知道,看到同事们说起行业、企业情况如数家珍,我也想变成那样。没有任何功利的目的,只是觉得我老是当局外人,啥也不懂,呆在这里挺没劲的。

后来调研室领导就让我整理汇总一些企业的情况,作为他们起草文件的参考。他们交代任务很简单的,从不具体说明白他们要什么,也许他们也不知道究竟要什么,我就根据我自己的理解,给他们汇总整理提供资料。后来我发现,所有领导都这样,给他们写发言稿、报告稿,他们从不说清要什么,等你弄出来他们不满意就说要改,然后你再去弄,直到要开会了,没时间改了,就算行了。我也就学聪明了,等你快开会时我再拿出稿子,不然折腾一百遍都没完,让你没时间改了,也就行了。扯远了,我发现我给领导整理的东西领导还算满意,因为他给我分配做的事儿越来越多了,说明认可我了。

我们这个调研室还负责编辑一个部机关内部刊物,叫《××工业通讯》,有一个复旦大学新闻系50年代初毕业的老先生带着几个编辑做,半月刊,传达部里方针政策安排部署,交流下属单位情况。老先生业务很厉害,他写的东西很多,但是他从不用真名,用了一个笔名,叫“黄庭芝”,我一看就老想起北宋诗人词人书法家“黄庭坚”。有一次我开玩笑说,你和黄庭坚有什么关系吗?老先生哈哈一乐:“我家住在皇亭子,我把它写成黄庭芝了。”我恍然大悟,原来笔名还可以这么起!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冰姐确实遇贵人了,不过冰姐的功夫过硬,心态也好,才得重用啊。

这个皇亭子的笔名,让我开始猜司马冰的名字的由来了,可惜我不熟悉北京或南京的胡同巷子,对历史也是糊里糊涂。。。

 
司马冰的头像
 #

聪明的予微,已经算你猜着了。别急,听我后面慢慢道来。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能遇到能看得透又敢干的人的确不容易,主要还是你自己先过得硬。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木桐,当时我是懵懵懂懂的,只好跟着感觉走。回过头来看好像还做得对。

 
梅子的头像
 #

感慨你那个大大大幸运!真是遇到贵人了。

 
司马冰的头像
 #

是呀,这是可遇不可求的。当时我毫不知情,是后来别的同事讲给我听的,人家本人从未和我说过。这是特有才干的一个主任,有决断有魄力。

 
追梦的头像
 #

哈哈,我猜猜"是嘛兵""芝麻饼""似嘛病"。。。

 
司马冰的头像
 #

性急的,有个兵,很快就揭晓。

 
渺渺的头像
 #

终生感谢那办公厅的马主任,“凡事谢恩”,冰姐遇到贵人啦!连我都被马主任感动了!

 
一刀的头像
 #

人世间M主任这样的人多多益善啊!这样的人 良知没有泯灭 不助纣为虐。被逼开枪时 枪口抬高一寸。

 
司马冰的头像
 #

马主任后来到了深圳,我每次去深圳都要去看看他。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