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司马冰”的故事(1)

“司马冰”的故事

很久很久久久久……以前。

我从一个省城调到了北京……

(一)曲线进北京

那是1981年底,我跨过一道道坎,翻过一座座山,“辗转腾挪”,办成了进京手续。

大学毕业,我分配在省城,之后结束我的剩女生涯,结婚生子。那时孩他爹在部队,驻在北京,我们两地分居。孩的爷爷在省城,那时我没有自己的房子,就住在爷爷家,那是上有老下有小哇,一大家子的事儿都要我这个弱女子承担。好在单位不忙,好在我经过上山下乡的“革命洗礼”,不怕苦不怕累,倒也应付得过去。只是两地分居我一个人带孩子的诸多不利不便和相思之苦,使得我们期待能够早日合家团聚。

那个年代,进京指标可是稀缺又稀缺的“资源”。中华大地上,人口不能自由流动,户口在哪里,粮食关系就是分配给你的口粮就得在哪里,工作就得在哪里,进京户口是严控的。孩他爹是军人,不能随便调动,所以实现团聚就是我进北京,而等待“随军家属”待遇的时间漫长,要有一定职务或者等待N年的军龄,这哪儿等得起呀。终于,孩他爹抓住了一根稻草。这根“稻草”是孩他爹在火车上跟人聊天聊上的,不然咋有“机会只给有准备的头脑”之说呢——这词儿在这里用上了。

按照当时北京市的规定,如果个人身份是工人,可以以对调的方式进京,就是出去一个工人指标进来一个工人指标,干部则不能(NND,什么鸟规定)。孩他爹和人聊天,得知对方是转业兵,在北京一个研究所的车间当工人,妻子和几个孩子都是农村户口,因为家属进不了北京,这也是两地分居,成天牵挂家里,北京老家两头跑,很想调回老家。但是放弃一个北京户口就这么调回老家,有点亏,一是在老家找到一个好工作也不容易,二是老婆孩子农村户口问题也解决不了。孩他爹就打主意了,难得的一个进京指标啊,于是开始折腾了。

先是找关系给对方解决合适的工作,再是探讨我这里怎么变成工人身份,我是干部身份呀,不转成工人身份没法去对调哇。想当年工人身份是削尖脑袋要转干的,到我这儿,干部却要往工人身份转,脑子有问题了吧?但是我认为,一个时期要解决一个最重要的关键问题,为了整体利益,可以暂时牺牲局部利益,转!但是也不是说转就能转的,有政策规定的,当时刚刚落实了知识分子政策,把大批“文革”期间被分配到工厂当工人的大学生转成干部,而我是逆潮流而动,自愿“违反政策”了。

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办不到的。找,找单位领导,找主管省局,找省劳动局。单位领导、省主管局从没遇见这样的“傻帽儿”,于是开介绍信,让我自己找省劳动局,省劳动局答复,可以转,不过要有理由,打个报告说明理由,我们给批。找衙门办事的酸甜苦辣就记不住了,这个报告我也不记得具体写什么了,依稀记得是,我由于家庭困难,需要照顾家庭,所以要转成工人(NND,什么鸟理由),省劳动局就给批了。我想省劳动局批得痛快的原因是,我不是占便宜,而是吃亏了,傻子想吃亏,就成全她吧。

同时进行的是帮助对方找工作,那时有个野外工作性质的单位正招工,而且可以解决配偶子女户口和工作问题。对方对这个安排很满意,既解决了老婆孩子户口又解决了工作,于是同意和我对调。

办完一系列复杂繁琐的手续,1981年底,在北京那个十分寒冷的冬天,我进京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坐上沙发,喝杯热茶,心里是温暖的。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一弘。

 
梅子的头像
 #

开始讲故事了,坐板凳好好听。

 
司马冰的头像
 #

这些陈年的事儿你能听懂,年轻人没经历过就不明白了,不就“北漂”吗,漂来就行了呗。

 
老来天真的头像
 #

那个时候的中国,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司马冰的头像
 #

现在也是,所以中国有很多奇迹。

 
阿朵的头像
 #

没想到啊没想到,冰姐竟然是这样进京滴,有意思。

 
司马冰的头像
 #

“曲线救国”,为了和嫁的人一起过日子,豁出去了。

 
追梦的头像
 #

冰姐的故事好曲折啊,跟读。

 
司马冰的头像
 #

是曲折,曲曲折折往前行啊。

 
春阳的头像
 #

那年头啊,冰姐就算幸运的啦。

 
司马冰的头像
 #

是幸运的,我知足,下面就会说我遇到的贵人。

 
熊猫的头像
 #

呵呵,外星人改名了

 
司马冰的头像
 #

改了,不当孤儿了,还是外星的。

 
若敏的头像
 #

排排坐,听冰姐讲故事!不要让我们等太久了!

 
司马冰的头像
 #

不会太久,马上上菜。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也属于奇迹一件。

 
司马冰的头像
 #

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呵呵。

 
予微的头像
 #

冰姐虽然写的诙谐,可我立即就感受到当年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屈辱和艰辛!竟悲从中来。

冰姐还是能成功的调进城了,佩服你的毅力。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予微的理解,你说得我热泪盈眶。经历了文革“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和接收“再教育”,这就不算太艰辛了。

 
子蕴的头像
 #

和外星孤儿比,我更喜欢这个名字。我曾说过,我们那个时代,每个人都是一本书,果不其然…

 
司马冰的头像
 #

看见我写的《改名喽》吗?你一句话就让我特别想改,一种心灵的感应。

忽然想说说司马冰的故事,就讲故事了。

 
杏子花开的头像
 #

笑不起来了。

第一次听说干部转工人。

这样的经历,奇特,也是创造!

 
司马冰的头像
 #

可以叫司马冰奇闻异事。

 
夏华博的头像
 #

写的好!这都是我们过去熟悉的事,经历过的事。

 
渺渺的头像
 #

呵呵,那年代都是想工人转干部,这干部转工人还自告奋勇的,很有意思!证明孩子爹的脑袋瓜灵光啊,否则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团聚呢?现在一个北京指标值好几十万呢?Cool

所以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一点都不错啊!

 
司马冰的头像
 #

渺渺好,这叫"曲线救国",这个机会不抓住,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团聚。

 
一刀的头像
 #

简直就是摧残人性。太曲折离奇了。值得庆幸的是,司马女士终于办成了。我知道的一个老乡,一辈子也没办成, 就盼望着退休与家人团聚。

 
司马冰的头像
 #

本家兄弟,你在回头看司马冰的故事,呵呵。我是比较胆大,锁定目标一般不太犹豫,不太患得患失。什么事都有得有失,在得到这个就可能着失去那个的情况下,我觉得我需要这个得,就果断放弃那个失,包括最后一次换工作,失去的也挺多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