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放手》长篇小说 四十四

讲台前史提夫正在说:“造成痛苦的原因或许会有很多种,而不能原谅别人对自己的伤害,心里种下仇恨的种子,从此会连累自己的身心,让自己的痛苦和烦恼越来越多。所以,试着去原谅别人,对怨恨说再见,对自己放手!解除自己内心的压抑,释放心中的阴郁,做回快乐的自己!”

梅的思绪飘了开去:秋莲看来已不需要这门课的帮助了!她的生活正在一步步的恢复正常。自己的生活却处在一片迷茫之中,忙碌的时候还不觉得,一空闲下来,孤独就像海浪铺天盖地地一波波向她迎头扑来!她心中渴望着什么,却总是在伸手想抓住的时候,一手握空!也许她命中注定是孤独的,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人可以理解她!真正心疼她! 

她转头看向教室墙上一片高高的玻璃窗,那里传来一阵轻微的“簌簌”的声响。她看见一只蛾子正一次次地往玻璃上撞击。想来那只蛾子看见室内的灯光,便从外面的黑暗中扑向光明之地! 只是,一次次被那透明的玻璃挡住。梅想起“飞蛾扑火”的这句中国成语,不禁心中长叹一声!自己是否也像这只蛾子,一次次地往自以为的光明之地飞身扑去,却总被那片无形的玻璃阻挡跌落。 

“看来你不是来听我的课的!否则这只飞虫不会那么吸引你的目光!” 史提夫笑眯眯地站在梅的面前,课已结束! 

“我、我......”梅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向史提夫解释自己心情不佳,又不想一个人吃晚饭, 正好闲逛到此, 便想进来找一个上这门课的好友。

“那正好啊!你知道我傍晚出旧金山城,生怕被塞在高速公路上,晚饭也没顾上吃就急急忙忙的赶来了。听说大学门口的那条著名的大学大道上有几个蛮不错的咖啡屋,你不介意和我一起去吃点东西吧?” 史提夫这么一说, 梅才知道两人都住在旧金山市里!再一聊,又发现两人的住所离得并不远,是同一条街名,只不过当中隔着一个街心公园。

晚上九点多,史提夫和梅走到大学大道上,那里仍然人来人往,街道两边有着各色各样的餐馆、咖啡屋、冰激凌店,连书店里都是灯火通明的。这个小城与硅谷其他的城市不一样,白天的硅谷再热闹, 节奏再快,到了晚间,大多地方归于宁静。只有这里可以和旧金山的夜生活有得一比,却相对于金山市里要高雅的多。大概是这里 充斥着史丹福大学的师生吧,这个举世闻名的私立学府,不仅奠基并创建了著名的美国硅谷,孕育了享誉世界的现代科技文化,而且斯坦福大学应届毕业生年平均收入高居全美大学之冠之外,能进入其中念书求学的学生们大多非富即贵,光是那一年几万块的学杂费就不是一般工薪阶层可以负担得起的。 由此而发展的这一带的各色消费便也是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 

史提夫领着梅走进一家“大学咖啡屋”, 绅士地为梅拉开座椅。史提夫要了杯没有咖啡因的“摩咖”,又点了一份大大的总汇三明治;梅要了一小杯浓缩的南美咖啡,没有点任何食物。服务生正要转身离开,史提夫叫住了他, 对梅说:“你这不是看着我吃吗?那我还吃得下去啊?”  

梅苦笑了一下,说:“我真的没有什么胃口!” 

史提夫指着菜单上的开胃点心一栏对梅建议着:“这里的酸奶水果盘很有名的,要不要尝一尝?有营养又不妨碍你们女人的‘饮食条规’!” 梅笑了,点了点头。 

等服务生走开,梅玩笑般地问:“什么是女人的‘饮食条规’啊?” 

史提夫哈哈一笑:“平日里我的那些女学生们总说‘Diet’,似乎永远在‘节食’之中。我观察了一下,她们所谓的节食,不外乎水果、蔬菜,少肉少淀粉类食物罢了,我冠之为女人的‘饮食条规’!” 

梅笑得很开怀:“你真有趣!什么都能总结一番!” “哦?我还总结了什么?” 史提夫边问边喝了口冰水。 

“还有你的那番有关原谅别人是给自己出路的课啊,难道不是总结吗?”梅停了一下,放低了声音:“可是, 我却无法给自己任何总结!” 

史提夫若有所思地看着梅,正想说什么,点的食物上来了,史提夫拿起一块三明治对梅打着招呼:“别介意我的吃相啊!我饿坏了!”接着一口就咬了下去。

看着他的好胃口,梅由衷地感慨:“你真幸运!生活里一定充满阳光!”

史提夫快速地咽下那口三明治,停下了动作,看着梅说:“如果我告诉你在我太太和我离婚后的一天,曾跨过金门桥的栏杆,差一点就从那上面跃下去,你相信吗?” 

梅睁大了眼睛:“真的吗?怎么会?是什么让我今天还能和你相对?” 

“当我跨过栏杆,正想像跳下去的情景,发现桥面的夹层下面竟然有一个流浪汉,不知道是他先看见了我还是我先看见了他,他正跪在那里祷告!我听到他说:仁慈的上帝,感谢你赐我平安,我虽然没有这世上大多数人拥有的多,可是你让我看到我比那些拥有很多东西的人们要幸福的多!我还有这块立足之处,我心中还有喜乐和平安!看啦,这些人啊,他们想要得太多了,以至于有了还要有,永远不会够!他们竟然如此的煎熬!......” 

我不知道他这番话是对他的上帝还是对我所说,我只觉得句句字字直冲我心,我羞愧难当,脱下身上的外套,把钱包里所有的钱放进外套的口袋里,递给了他,他没接,我翻身回到桥面上,再把外套递给他, 他笑了接了过去。以后每当我低落的时候,我都会记起他那张肮脏却笑容满面的脸!” 

梅被他的故事所震惊了,一时都不知说什么好。两个人闷头吃着食物,过了一会儿,梅的手机响了,她“Hello”了一声,对方却“哇啦哇啦”一番西班牙语,“你打错号了!”梅关了手机,随手放在了桌上。也在这时,几个史丹福的学生看见了史提夫, 过来和他打招呼,梅一看表,已经十点四十五分了,她对史提夫说不早了得回去了,等史提夫看见梅遗忘在桌上的手机追去想给她时,梅已不见了影踪! 

梅驾着车, 一路上想着史提夫的故事,仿佛悟出点什么道理:人生一世,也许真的是不要要求太多,幸福不是拥有得多, 而是所需不多!她想今晚回家一定要好好和夏伟谈谈自己的这个想法,她有了信心也有了盼望!看见家的那栋房子,从没有过的珍贵,想到夜已深,她不想开车库门以免吵了里面的人,便把车子停在车库旁边的露天车位。刚息了火,她听到自家的车库门响,抬头望去,只见夏伟抱着童童,童童又手拉着秋莲正走出来,在这黑夜和车库的灯光映衬中,那幅画面令梅有种全身浸在冰水中的感觉。

她看着他们三人向她不远的另一个停车位走来,那是秋莲的车,秋莲亲了一下童童,正要上车,夏伟一把拥过去,就那样,在梅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瞬间,梅只见自己的男人紧紧拥住自己最好的女友, 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深情地拥吻!梅的头脑一片空白!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红叶的头像
 #

梅太大意了,忘了防火防盗防闺蜜。

 
西歌的头像
 #

梅太可怜了, 同时被自己的丈夫和闺蜜舍弃. 她要原谅多少人对自己的伤害才能做回快乐的自己!真的很难.

 
梅子的头像
 #

上一节我也这样想过,一闪念,没有想到真会这样。人啊人!人心最是难测。

 
抱峰的头像
 #

梅似乎明白了"放手"的哲理,放弃仇恨,知足常乐,可是,真正的严酷的考验跟了上来.我猜,小说可能进入了高潮.这章哲理性最强.

有感于海云的理论思维和形象思维的能力.所谓毛氏"艺术源于生活"论者不明白在生活与艺术之间还有个感悟和感情的升华......那才是艺术的真正源泉.

问安!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