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幕下的乞讨者

夜幕下的乞讨者

 

“阿姨,请给我一块钱吧。”兴珍正要推车离开,一位穿着红裙子的小姑娘走过来,手里端着像是装巧克力的那种盒子,她的红裙子上点缀了许多的白圈圈。

看她白白净净的俊俏样子,难以联想到她是乞讨者。她怎么乞讨了?

“你年纪这么小,为什么要乞讨?”兴珍将车推到树下才发现树下还站着一位老奶奶。

“爸爸出车祸死了,妈妈跑了,奶奶带我们俩。”她指着在饭店门前的垃圾桶里掏垃圾玩的弟弟。她的奶奶一直点着头在那儿笑。

“哦。你上学了吗?”若真如此,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

“嗯。我在一(3)班。这几天放假,我跟着奶奶出来讨钱,想帮助奶奶。”

“你很懂事。好好念书!你是北方人?”

“你怎么知道?我是利辛人。”她仰起头来,天真地问。

“你说话的口音告诉了我啊。”兴珍摸摸她的头,耳边回响着北方朋友的口音。

“嘿嘿,是的。”她笑得露出了雪白的两颗小虎牙。

“奶奶,您多大了?”

“啊?啊?”奶奶开腔了,身体前倾着,一副茫然的样子,似乎没听清兴珍的话。

“奶奶六十六岁了。她耳朵不好,听不见你说话的。她十岁那年生病,后来就听不见了。”小姑娘转而又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不出声地叙述给奶奶:“阿姨问你多大岁数了?”

“六十六,六十六。我看口型,看口型知道一点。十岁那年生病,就听不见了。她爷爷脑血栓,瘫了。”老奶奶打出六十六的手语,做一个半身偏瘫的动作,含糊不清地回答。

“您带两个孩子,不容易。”

“是的,奶奶带我们不容易。”小姑娘的眼神含着沮丧。

“奶奶上过学吗?”

“奶奶说她以前上过学,后来听不见就没上学了。”

她的弟弟一直不参与交谈,在那边独自找乐,把垃圾掏出来,用脚踩。

“弟弟不会说话吗?”

“他听得见,会说话,但他不说。他学话,很快就忘了怎么说。”

或许是职业的过于敏感,兴珍觉得他有点自闭症倾向。

“你好好念书,读大学毕业,工作了养奶奶。现在读书从一年级到初三都不收学费,到了高中,家庭困难的可以减免学费。好好念!”

“嗯。那弟弟怎么办?”

“你念好了书,给弟弟做榜样。”

小姑娘点点头,突然问:“你是医生吗?”

“不是。我是老师,我的很多学生是听不见也不会说的。你比他们幸福多了。你听得见又会说,多幸福啊!”

“呵呵,嗯。”小姑娘若有所思地问:“你会治眼睛吗?眼睛坏了,你可以帮忙治好吗?”她似乎沉浸在某件事里。背后的故事?现实的故事?

“我不会治眼睛,我不是医生。”兴珍拍拍她的肩膀,“你很可爱,会说话会交流,又懂事。”

“我跟着奶奶出来讨钱,我不会自己走远的,奶奶说外面有拐人的,走远了,就被抱跑了。弟弟也要跟着我们才行的。”

“听奶奶的话,好好念书!”

……

兴珍必须回家了。小姑娘和她的奶奶一边挥手一边说再见,笑容在夜幕灯光的映照下透着微红微红。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兴珍是个好心肠的老师。

 
杏子花开的头像
 #

兴珍在回家的路上,脑海里打了许多问号。小姑娘的老师知道这个学生背后的故事么?小姑娘平时在学校在班级表现得怎样?晚上出来乞讨的事,她会对同学们保密么?……

 
老来天真的头像
 #

但愿中国这样的悲剧不再有,社保社保老弱病残都该保!

 
杏子花开的头像
 #

已经有了进步,但是和德国在这方面差距很大。我去德国一所特教学校参观的时候,觉得挺自卑的。那儿硬件设施优,社保好啊。

 
何音的头像
 #

唉,国家找不到了,那么强大的国家,怎么会找不到了呢?

 
杏子花开的头像
 #

对不起,让何音忧了。请别挂心。大概只是少数现象。

发展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