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北京一窥洗浴文化…2013中国之行 十五

从曲阜前往北京的高铁上,影视公司老总给我电话,说派了司机到北京高铁站接我们,先会把我们送到我们的宾馆稍息,然后就去一个叫巴厘岛的私家商务会馆洗浴中心,老总说:海云近来剧本写得辛苦了,去那里洗个澡,好好放松一下,然后我们跟导演和编辑在那里吃个饭聊聊剧本的事。我说我带着两个孩子呢,老总说:没事没事,带着孩子一起去!

于是,在火车上,我跟两个孩子大致谈了一下中国人的洗浴文化,从上海的小南国洗浴餐饮集团说起,我曾经和先生一起在那里享受过几次。小南国是以餐饮出名的,后来才发展成了综合性的娱乐中心,我记得在那里洗澡还真的是挺享受的,位于上海古北附近的小南国,洗浴中心在一楼,女更衣室私密干净,换好衣服就可以先冲凉,洗干净才前往各式浸泡池,有牛奶浴池,有玫瑰花浴池,有中药浴池等等,里面人也不是很多,毕竟洗个澡一百来块,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和享受这种方式。

洗好泡好还可以去旁边的小房间,里面一张张的小床,趴在上面可以叫服务员搓背,对于西方人来说,这种搓背的服务大概很难接受,可这可以说是中国人洗浴文化的精髓!冲过凉浸泡过的肌肤,被搓背服务员一阵搓弄,身上的坏死细胞纷纷脱落,像一条条细小的泥土从后背上落下,看着有些恶心,可搓完背的人仿佛脱了一层皮般的轻松。然后仰面朝上躺着,让她们用新鲜黄瓜捣烂的浆做个面膜,同时她们还给你按摩着头皮……当然,每道工序都需要收费,费用不算高,几十块钱最多上百块一道,但加起来最后结算时这个澡洗得就不算便宜了!

洗完澡,穿上带有花色的浴衣,轻松地上楼,可以在楼上酒吧里要杯鸡尾酒,或者上上网,还可以在按摩中心享受脚底按摩或者全身按摩的服务。如果带着孩子,可以带孩子在一楼的游泳池游泳或者在楼上的游戏室打电玩…… 那里,跟印象中的传统浴室完全不同,也没有很多人想象中的色情的东西,完全是一个适合全家一起去享受的地方。玩够了之后,再去餐厅部吃饭,小南国的上海菜一流!

中国的生意人,尤其喜欢到这种地方,估计人的衣服脱光了,一阵轻松之后谈什么都不费劲儿了!

跟两个孩子描述我在小南国的经历,儿子对有机会体验中国式的洗浴文化跃跃一试,女儿似乎不大感兴趣。

到了北京,来接我们的司机开着车出了高铁站就被堵在了高架桥上,花了比平常三倍多的时间才把我们送到离火车站并不远的酒店里,等我们换好衣服再从酒店赶往巴厘岛洗浴中心,又是一个多钟头,等在那里的老总频频电话催促,可北京的堵车实在太严重了,好不容易到了那里,赶紧换拖鞋,儿子跟着老总,女儿跟着我,大家各自分头进了洗浴中心。

一进门也是让换衣服,女儿立刻说这澡她是绝不会洗的,因为换衣服的地方没有那么私密,大家可以看到彼此的身体,我说都是女人吗,而且也没很多人,可她就是不肯,结果她就一直跟着我后面,那我还洗个什么澡?!

很快就出了浴室的大厅,从侧门一出去就是自助餐的餐厅,儿子已坐在那里了,问他怎样?他说还不错,不过没有时间尝试我说的中国式搓背服务,因为老总说餐厅就要关门,赶紧去吃饭,所以他只在那人工瀑布下冲了一会儿,说还蛮好玩的。我们赶紧吃东西,因为还有十分钟餐厅就要把食物撤下去了,结果等导演和央视的编辑赶到,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东西好吃了,我们都穿着洗浴中心的花衣服,面对面坐着聊着剧本和中国影视业,那个样子其实蛮滑稽的。

那是我和李导演第一次见面,我们一见如故,完全不觉得陌生,虽说在电话里我们已谈过很多次了,可见了面的感觉还是更好,更加觉得相互欣赏。

老总那天可能颇有些失望,他原想让导演和我能好好享受一下,没想到我们因为堵车一个澡洗得仓促,另一个饭吃的仓促,但我们其实都不是很在乎这些,反而觉得谈得很开心,一直到餐厅要关门催我们,我们才又回到浴室里换回自己的衣服,走了出去。

中国的洗浴文化其实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古时候,皇帝和王公国戚登基、祭祀等大典前都会有道沐浴更衣的仪式,蒸气浴、温泉浴、冷水浴、药浴等各种洗浴方式在皇室大臣中都很流行,唐朝的杨贵妃华清池温泉浴可能是最出名的,民国时的宋美龄的牛奶浴也是闻名遐迩,洗浴由于条件的限制,这种文化还不可能在大众推广,但是在上个世纪很长一段时间里,市井化了的澡堂全国到处都是,上海和北京人更是把这种文化特色化或者说市井化到极致,中国近年来更是在吸取了中医文化的基础上,把这种洗浴文化发扬光大,热熬、泡足、薰疗、按摩等方法均融入了洗浴文化之中,再加上美食和高科技,一个又一个的娱乐中心就这样诞生了。

十八岁的大孩子对于这种中国传统文化的好奇,后来在跟他父亲去上海时,被彻底满足了。父子俩去小南国体验了一把,问他的感觉,他说还可以,不过,一次就可以了,以后还是自己在家洗澡得好。想来让一个美国生美国长的年轻人完全接受这种文化,确实还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待续   “闭关”九华山…2013中国之行 十六 (结尾篇...

 

这个系列从头读:上海、上海 …2013中国之行 一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熊猫的头像
 #

呵呵,昨天我还和一个朋友聊起过去在大澡堂里洗澡的经历。跟你女儿同感哦!我也觉得,在众目睽睽之下。。。太难受了!

这个搓背,我也是受不了的。疼死了!

 
海云的头像
 #

其实现在的洗浴娱乐中心有的不亚于五星级酒店,里面富丽堂皇、美轮美奂的。就是有的地方更衣室还没有完全的私密性。上海比较好,就像美国的Spa一样,北京的更衣室没有隔间,所以私密性差点儿。其它的享受项目,接受程度如何,也真是见仁见智了。

 
叶子欧游的头像
 #

呵呵,幸亏你们没在北京上过大学。记得那时候北京的大学洗澡票是定量供应的,每人每两周才能洗一次澡。刚到北京这个规定把我们这些南方人给吓了个半死,常常拿着饭票和北京本地来的学生换澡票用。第一次进澡堂我也快没吓死,不仅更衣室而且整个澡堂都是通的,一眼放过去白花花一片无遮无拦。更可怕的是经常会有体型硕大的老太太摇晃着走过来递过一块擦澡布,然后不容置疑的命令道:闺女,给我搓背!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哈,大学里的澡堂我领教过,冬天每个星期只开一次,一个淋浴头下面一群人轮流上,呵呵,想想都觉得那个年代怎么大家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这真是大众洗浴文化的代表之一啊!

其实旧时,中国的洗浴文化是属于王公国戚的,就比如说像杨贵妃那样,泡着温泉,享受着大自然的赠与;还有宋美龄式的奢华,都是那个年代特殊阶层才有的特权,普通大众想都不敢想。

 
予微的头像
 #

哈哈,叶子,大学暑假时去北京,同学带我去北大的澡堂洗澡,一进去,跟你的感觉一样啊,白花花一片,人家没所谓,我吓得不敢抬望眼!

还好,没被老人家命令给她搓背。

 
海云的头像
 #

呵呵,予微,我发现你从小就天南海北地跑。

 
予微的头像
 #

呜~~到处流浪,呜~~到处流浪。。。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小时候上公共澡堂,那个拥挤,那个脏,那个臭,对大众澡堂深恶痛绝,发誓有朝一日发达了,定摆脱于人共浴的窘迫感;后来上大学,还是公共澡堂----现在终于可以独浴了----

 
海云的头像
 #

唉,那个年代遗留下的后遗症还真不少!

 
在水一方的头像
 #

在公共浴堂洗澡,绝对是一种文化,日本人喜欢泡温泉,泡澡,洗澡,没人会在乎在澡堂里和陌生人”赤诚相见” ,虽然现在每家都有浴室,但还是有很多人喜欢到公共浴堂洗澡,尤其年龄大一些的人。但在日本,找不到像中国人那样,把个澡堂搞得那么富丽堂皇的澡堂。

其实,这种喜欢到公共浴场洗澡的文化,不仅在亚洲有,在欧洲也曾有过,比如今年夏天参观的意大利里庞贝,土耳其的以佛所古迹时知道,从古罗马时代,有钱人很喜欢享受的一件事,就是到条件很好的浴场洗澡,而且那里也是一个社交的场所。好像美国人能很平常心地接受在海滨或游泳池边穿着三点式泳装,甚至裸泳,裸浴,但在洗澡方面又相当地保守,

 
海云的头像
 #

在水,你补充得太好了,我也正想说欧洲几千年前的洗浴文化,你一提醒,我想起来十多年前去日本泡温泉的事,日本人的浴室,有的地方是男女混浴的,当时导游这么说,我们去泡之前还特地侦查一番,看能接受否才决定下水。

 
杏子花开的头像
 #

以前租房子住,冬天有时去澡堂。但从来没有享受过您说的那种小南国洗浴,在我看来算是蛮高级的洗浴文化了。O(∩_∩)O~



 
海云的头像
 #

合肥肯定也有,一弘会知道吧?

 
杏子花开的头像
 #

嗯,合肥肯定有类似的。经常看到一些招牌的。我是说自己没有想过要去享受一下尝试一下去感受一下。不过,读了您的这篇,哪天我们可能全家出动去体验一下啦。O(∩_∩)O~

 
杏子花开的头像
 #

一红姐属于高一点消费档次的,这次策划参加青少年小组学习活动,没有通知我了。Yell

 
杏子花开的头像
 #

不过,今天上午我给一红姐发了短信,说到我们学校在准备校庆,老师们也挺忙的。她会释然的。

 
余國英的头像
 #

以前台灣也有,近來似乎沒有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