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纽约法拉盛帕克街八十七号一楼的女郎们(中)

                          纽约法拉盛帕克街八十七号一楼的女郎们(中)

 

          门 外 站 的 是 住 在 楼 上 的 单身 男 房 客 小 孙 , 好 像 在 一 家 什 么 搬 运 公 司 做 搬 运 工人 , 个 子 又 高 又 大 , 一 脸 稚 气 。 平 常 傻 乎 乎的 脸 , 今 天 充 满 了怒 意 。

 

       「 怎 么 , 小 孙,又 是 你 。 」 金妮 好 像 早 就 预 料 到 小 孙 会 来 找 她 似 地 。

 

        「 今 天 早 上 我 特 地 拿 出 一 块新 的 肥 皂 ,打 开 包 装 纸 后 , 放 在 浴 室 里 , 我 自 己 还 没 有 用 呢 , 就 被 妳 用 掉 了 大 半 块 ! 」 小 孙 很生 气 地 说 。

                            

        「 怎 么 晓 得 有人 用 呢 ? 」 金 妮不 慢 不 徐 地 问 道 。

 

        「 当 然 有 人 用了 , 肥 皂 上 刻 的商 标 都 被 洗 平 了 ! 」 小 孙 怒 道 。

 

        「 嗯 , 这 倒 怪了 , 一 口 咬 定是 我 。 」 金 妮 笑 瞇 瞇 地 问 。

 

        「 不 是 妳 还 有 谁 ? 」 小 孙 的脸 都 气 红 了 。

 

          原 来 是 争 论 谁 用了 谁的 肥 皂这 么 简 单 的 一回 事 。

 

        「 小 孙 , 这 事 很 容 易 解 决 ,从 今 以 从 ,你 洗 过 澡 , 用 过 肥 皂 , 就 把 肥 皂 带 回自 己 的 房 间 , 再 将 自 己 的 房 门 锁 好 , 不 就 万 无一 失 了 吗 ? 」 我这 聪 明 的 二 房 东 , 见 小 孙 气 成 这 样 , 忍 不 住 插 口 调 解 道 。

 

          可 惜 两人 吵 得 很 投 入 热 中,无 人 有 暇 考 虑 我 的 高 见 。

 

       「 怎 么 知 道 是 我 洗 的 , 你 亲眼 看 见 了 吗? 」 金 妮 似 笑 非 笑 地 用 眼 睛 钭 睨 着 小 孙 。

 

       「 我 这 肥 皂 是 我 阿 姨 由 西 班 牙 买 来 送 我 的 , 有 一 种 特 别 香 味 , 不 必 亲 眼 看 见, 一闻 就 分 出 来 了 !」 小 孙 愈 说 愈 怒 , 一 张 傻 脸 愈 涨 愈 红 。

 

       「 那 妳 要 不 要过 来 闻 闻 看 我 身上 是 不 是 你 的 肥 皂 的 气 味 呢 ? 」 金 妮 侧 过 她 那 细 细 的 精 致地 脸 蛋,笑嘻 嘻 地 问 道 。

 

       「 怎 么 会 不 是, 我 一 闻 」 小 孙 勃 然 大怒 , 果 然 低 下 头 , 吸 着 鼻 子 , 而金 妮 也 就 弯 了 一 弯 她 的 凤 眼 , 挑 了 一 挑 她 的 嘴 角 , 仰 起 自 已 的粉 脸 朝 小 孙 的 鼻 子 上 凑 了 过 去 。

 

       「 我 , 妳 。 」 小 孙 没 想 到 金 妮 的 粉 脸 当 真 凑 了 过 来 , 当 场 手 足 无措 楞 在 那 里 。

 

         我 看 他 们 两 人四 只 眼 睛 连 成两 条 视 线 , 连 忙 抓 紧 了 信 封 逃 出 金 妮 的 闺 房 。                                                                                                                                                   

 

           我 看 教 我 们 有机 化学 的 教 授 经 神 有 问 题 , 不 然 怎 么 就 喜 欢 三 天 一 小 考 五 天 一 大 考 呢 ? 真 是 愈 考 愈 焦 , 这 天 , 我又 坐 在 厨 房 里 看 书 ,房 客 们 上 班 的上 班 , 做 工 的 去 做 工 , 做 生 意 的 也 出 门 去 赚 钱 了 , 整 个 房 子静 悄 悄 地 ,停 车 道 上 也空 荡 荡 , 每 一 辆 车 子 都 被 车 主 人 开 出 去 派 用 场 了 , 倒 是 我 临 时 抱 佛脚 的 好机会 。 

 

          我 愈 读 愈 专 心,忘 了 时 间 ,突 然 听 见 院 子 里 有 汽 车 开 进 车 道 的 声 音 ,接 着听 见 车门 开 关 的 声 音 , 再 过 一 阵 , 就 听 见 有 人 讲 话, 而 且 讲 话 的 人 是 朝 我 们 厨 房 方 向 走 过 来 的来 的 。

 

        「 就 是 这 里 ,乱 嘈 嘈 不 成 样子 , 居 然 好 意 思 收 我 们 三 百 五 十 元 一 佪 月 房 租 ,羞 杀 人 格 。 」 听 那 吴 侬 软 语 的 声 音 就 知 道 是 金妮 , 奇 怪 , 她 不是 一 大 早 就 搭 了 蔡 淑 婉 的 车 去 上 班 了 吗 ? 大 白 天 , 跟 谁 讲 话 ?怎 么 比 平 常 更 嗲声 嗲 气 呢 ? 

 

          我 由 书 本 堆 中 抬 起 头 来 ,从 窗 口 看 出 去 ,果 然 是 金 妮 , 在 她 身 边 一 同 走 过 来的 是 一 个 中 等 高 矮, 但 身 材 有 点 发 福 的 中 年 男子 , 俩 人一 同 朝 着 厨 房 边 走边 谈 。

 

       「 金 妮 , 只 要 妳 肯 好 好 干 ,再 过 两 个 月 妳 就 变 成 我 公 司 的 正 式 员 工 ,等 薪 水 酌 予 调 整 之 后 , 妳 就 可 以 搬 到 一 个 比 较 安 全 清净 的 公 寓 去 住 了。 」 那 男 子 说 , 很 明 显 的 一 口 台 湾 国 语 , 大 概 是 正 在 跟 金 妮 讲 话 的 原 故罢 ,所 以说 话好 像 也 有 点 吴 侬 软 语 的 口 气 呢 。 

 

       「 等 我 拿 到 薪水 , 第 一 件 事 就是 先 还 徐 老 板 借 给 我 的 钱 。 」

 

       「 那 倒 不 必 放 在心 上 , 我 徐 立万 还 付 得 起 那 七 百 多 元 不 过 , 你 不 必 叫 我 徐 老 板 , 在 美 国 大 家 都 叫 名 字 , 妳 也跟 公 司 其 他 员 工 一 样 , 叫 我 罗 拔 罢 。」 很 爽 朗 的 台 湾 国 语 。                                                                                                                                                                                                                       

 

             「 嗯 , 好 像 不 怎 么 恭敬 , 嘻 , 嘻, 这 样 好 了 , 我 还 是 暂 时 叫 你 徐 老 板 , 等 我 请 你 吃 过 午 餐 , 将 我 欠 你 的 人 情 略 还 一 还 , 那 时 再叫 你 罗 拔 罢 。 」 嗲 声 嗲 气的 笑 声 。

 

        「 吃 过 和 没 有 吃 过 , 有 这 么大 的 不 同 吗 ? 」 徐 老 板 开 玩 笑 地 问 。

 

       「 那 是 自 然 , 我 上 次借 了 你 的钱 还 房 租, 今 天 又 借 了 你 的 钱 请 客 , 拿 了 人 家 的 手 软 , 等 你 吃 过 我 的 饭 , 就 变 成 吃了 人 的 嘴 软,我 们 的 关 系 就 不 同 了呀 ! 」 撤 娇 的 声 音 说道 。

 

         金 妮 掏 出 锁 匙 开 了 门 , 俩 人看 见 我 坐 在 厨 房 正 在 餐 桌 上 埋 头 苦 读 , 似 乎 有 点意 外 , 不 过 大 家 都 立 刻 恢 复 自 然 , 尤 其 是尤 金妮 ,脸 上 的 腼 腆 马上 消 失 了。 

 

       「 徐 老 板 , 她 叫 余 国 英 , 是 我 们 这 里 的 二 房 东 ,上 次 见 了 银 行 退 票 就 怒 得 几 乎 要 叫 警 察 来 赶 我 卷 铺 盖 哩 ,不 是 你 及 时 借 钱 给 我 , 我 目 前 可 能 早被 扫 地 除 门 , 无 家 可 归了 呢 ! 」 一 付 楚 楚 可 怜 的 样 子 , 好 像真 的 一 样 。

 

       「 她 开 玩 笑 的, 我 没 有 。 」 我 一 时 想不 出 该 如 何 辩 解 。

 

       「 唔 , 这 么 用 功 , 是 大 学 生 吗 ? 」 徐 立 万 很 和 气地 寒 喧 道。

 

      「 也 是 你 们 台 湾 来 的 唷 。老 板 你 看 , 房 间 只 有 巴掌 一 点 大 , 厨 房 及 厕 所 都 是 公 用 。 乱 哄 哄 纠 缠 不 清 , 比 我 们 上 海 的 亭 子 间 还 窄 小 , 在 我 看 愈早 搬 开 愈 好 。 老 板 , 我 们 要 赶 快 去 吃 午 餐 , 我 预 约 了 最 靠 窗的俩 个 座 位 , 时 间是 十 二点 半 , 再 迟 大 班 就 会 把 好的 座 位 让 给别 人 了 。 」 金 妮 匆 匆 地 察 看 了 一下 腕 表 , 就 站 在 门 边 专 等 徐 立 万一 同 出 门 。

 

         奇 怪 的 是 , 金 妮 等 徐 老 板 出门 之 后 , 又 匆 匆 回 头 , 由 皮 包 中 掏 出 一个 小 小 的 打 火 机 , 放 在 餐 桌 上 的 酱 油 瓶 旁 边 , 并 且 对 我一 笑 , 然 后 跟 了 徐 老 板 上 了他那 辆 蔪 新 的 朋 驰 轿 车 。

 

         更 奇 怪 地 是 ,当晚 我 读 完 书 , 端 了 一 碗 生 力 泡 面 , 正 坐 下 来 要 享 受 时 候, 金 妮 与 淑 婉 一 同 下 班 回 来, 喋 喋 不 休地 边 走 边 聊, 金 妮 居 然 特 地 走 到 我 身 旁 , 在 酱 油 瓶 后 面 , 找 到 打 火 机 。

 

       「 淑 婉 , 妳 看, 罗 拔 今 天 下 午一 直 在 找 他 的 打 火 机 , 原 来 中 午 出 去 吃 饭 时 ,不 专 心 吃 饭 , 把 随 身 带 的 东 西 胡 乱 放 , 忘 在 这 里了 。 」 金 妮 用 手 举 起 那 枚 小 小 的 打 火 机 来 对 淑 婉 说 。

 

        「 难 怪 今 天 立 德 找 徐 老 板 签字 , 怎 么 找 也 找不 到 他 , 原 来 带 妳 出 去 吃 午 餐了 ! 」 淑 婉 幌 然 大 悟 地 说 。

 

       「 喂 , 蔡 淑 婉, 老 板 带 员 工 出去 吃 午 餐 , 有 什 么 不 对 吗 ?」 金 妮 笑 瞇 瞇地 说 。

 

        「 那 怎 么 从 来 不曾 带 过 我 去 呢 ? 」 淑 婉 问 道 。

 

        「 其 实 吃 午餐 是 没 关 系 的 , 只要 妳 不 要 告 诉 妳 表 姐 就 行 了 。」 金 妮 很 小 心 地 说。

 

        「 难 道 有 什 么 事 值 得 我 告 诉她 吗 ? 」 淑 婉 突 然 怀 疑 起 来 。

 

        「 人 言 可 畏 呀! 打 火 机 我 先 放在 皮 包 内 , 明 天 还 给 罗 拔 , 免 得 他 用 找 打 火 机 为 名 , 下 次 再 来 这 里, 我 自 己 带 去 给 他 , 断 了 他这 想 法 。 」 金 妮 妩 媚 地 对 正 在 吃 生 力 面 的 我 一 笑 。 

 

          正 在 此 时 ,一 个特 别 高 的大 个 子 推 开 了 浴 室 的 门 ,由浴 室 内 怒 气 冲 冲 地 冲 出 来 , 手 中 还 捧 了 一 个 肥 皂 盒 子 。

 

        「 喂 , 妳 不 要 走 开 , 看 见 这 肥 皂 上 粘 的 长 头 发 了吗 ? 整 幢 房 子 除 了 妳 , 谁 的 头 发 这 样 长 这 样 卷 , 这 一 下 赖 不 掉了 罢 ? 」 小 孙大 声 地 说 。 大 概 他才 洗 完 头 , 正打算 要 洗澡 , 所 以 全 部 头 发 都 是 湿 湿 的 , 衬 衫 的 扣 子 己 经 全 部 解 开 , 露 出 年 青 而 健壮 的 胸 肌 。

 

        「 怎 么 , 妳 以 为 我 不 敢 呀 ?」 小 孙 色 厉 内 荏 地 嚷 道 。

 

        「 你 不 敢 ? 我 就 过 来 了 ! 」金 妮 一 面 说 , 一 面 过 去 扯 小 孙 的 头 发 。 小 孙 吃 了 一惊 , 举 起 双 手 捉 住 金 妮 双臂 , 大 概 发 现 手 中捉 住 的 双 臂 又 白 又 嫩 又 滑 润 , 吃 了 更 大 的 一惊 。

 

            我 见 他 们 俩 人 四 只 手 臂 扯 成 一 团 , 立 刻 背 了 装 着全 部 资 料 的 大 背 袋, 套 上 我 做 实 验时 穿 的 白 色 外 套 , 赶 去 做 晚 间实 验 , 逃 离 那 是 非 之 地 。

 

        临 去 时 眼 角 还 瞥见 蔡 淑 婉 站 在俩 人 旁 边 ,张 开 了 嘴, 看 得 目 瞪 口 呆 。

 

        这 天 清 晨 上 班 的 时 候, 金 妮 与淑 婉 跟 往 常 一 样 一 同 向 停 在 车 道 上 淑 婉 的 汽 车 走 过 去 。

 

         「 淑 婉 , 今 晚 妳 先 回 家 罢 ,有 人 请 我 吃 晚 饭 , 饭 后 请 我 去 百 老 汇 看 音 乐 剧 ,大 概 要 很 晚 才 会 到 家 。 」 我 听 见 金 妮 对 淑 婉 说。

 

        「 是 石 地 夫 吗 ?有 一 次 看 见 你们 俩 人 在 班 公 室 里 互 相 丢 着 橡 皮 圈 , 我 看 他 对 你 很 有 意 思 哩 。 」 淑 婉 的 声 音 说 。

 

         「 不 是 跟 石 地夫 。 淑 婉 , 妳 快别 提 那 次 丢 橡 皮 圈 的 事 了 , 老 板 为 此 关 起 办 公 室 来 对 我 训话 , 把 我 气 哭 了 , 后 来 他只 得 请 我 吃晚 饭 看 夜 戏 。 」金 妮 得 意 地 说 。

 

         「 吃 午 餐 也 罢了 , 怎 么 能 吃 晚餐 再 看夜 戏 呢 ? 那 不 是 要 到 很 迟 才 能 回 家 吗 ?表 姐 夫 怎 么 向 表 姐 交 代 呢 ? 」淑 婉 问 。

 

        「 我 叫 他告 诉 家 里 说 是 睌 上 有应 酬 , 做 生 意 的 怎 么 可 能 没 有 什 么 应 酬 呢 ? 只 要 妳 不 要 向 妳 表 姐 打 小 报 告 就 行 了 。 」 金 妮很 慎重 的 说 。

 

        「 若 是 要 我 保 密 , 妳 要 如 何贿 赂 我 呢 ? 」 淑 婉 开 玩 笑 地 问 。

 

         「蔡 淑 婉 , 妳 有 没 有 搞 错 哦 ?怎 么 向 我 索 贿 , 我 是 女 光 棍 ,用 妳 们 台 湾 人 的 话, 谁 怕 谁 呀 ? 妳 要 贿 赂 , 向 妳 表 姐 要 还 差 不 多, 她 是 富 人 的 老 婆 呀 ! 」 金 妮 弯 了 一 弯 她 的 凤 眼 , 挑 了 一 挑 她 的 红 唇 , 对 淑 婉一 笑 之 后 , 俩 人一 同 跨 上 淑 婉 的 车 。

 

         风 平 浪 静 过 了 两 天 , 第 三 天晚 上 , 我 正 在 厨 房 的 水 槽 上 刷 牙 , 电 话 突 然 响 起来 , 我 忙 忙 擦 了 嘴上 的 牙 膏 沫去 接 电 话 。

 

        「 喂 , 请 问 尤 金 妮 在 不 在 ?我 是 徐 太 太, 是 她老 板 正 式 合 法 的 太 太 。 」 电 话 里 的 声 音 很 凶 地 说 。

 

        「 喂, 尤 金 妮 的 电 话 。 」 我 大声 地 喊 道 。

 

        看 见 尤 金 妮 由 房内 伸 出 满 头 卷着 发 卷 的头 来 时 , 就 对 她 用 手 指 指 电 话 筒 ,警告 地 加 了 一 句 : 「 一 位 姓徐 的 太 太 打 来 找 尤 金 妮 的, 金 妮 在 家吗 ? 」

 

         那 知 金 妮 毫 不在 乎 地 走 过 来 接电 话 。

 

             「哈 啰 , 我 是尤 金 妮 , 徐 太 太 妳 好 ! 妳 在 罗 拔 的 西 服 口 袋 里 找 到 了 二 张 戏 票 的 存 根? 表 示 老 板 跟 别 人 去 看 夜 戏 了 ? 要 我 承 认 什 么 呢? 他 自 己 有 没 有 承 认 呢 ? 徐 太 太 , 妳 跟我 吵 有 什 么 用 呢 ? , 我 们 隔 了 电 话 线 , 只 要 我 把 电 话 一 挂 , 妳 不 是 就 白 吵 了 吗 ? 要 吵 妳 得 找他 大 吵 大 闹 才 对 呀 ! 当 然 得 大 吵 大 闹, 不 然 怎 么 竖 立 妳 的 威 信 呢 ? 」 金 妮 很冷 静 地 对 着 电 话 筒 分 析 后 ,就 将 电 话 轻 轻 地 挂 好 , 转 过 头 来 对 我 妩 媚 地 一 笑 , 害 得 正 在 刷 牙 的我 像蔡 淑 婉 那 天 一 样 , 满 嘴 牙 膏 沫 , 目 瞪 口 呆 了 好 半 天 。

 

        金 妮 买 了 一 辆 发 亮 的 新 车 ,看 车 买 车 都 是 小 孙 带 她 去 的 。

 

        有 好 一 阵 子 , 小 孙下 班 以 后 ,就 在 浴 室 里 从 头 到 脚 梳 洗 得 干 干 净 净 , 西 服 领 带 皮 鞋 , 全 身 上 下 焕 然 一 新 , 没 有 想 到 搬 运 工人 打 扮 起 来 , 可 以 称 得 是 个 大 帅 哥 哩 。

 

        我 们 看 见 大 帅 哥 小 孙 每 天 开了 搬 运 公 司 的 大 卡 车陪 小 美 人 金 妮 出 去 买 车 , 知 道 他 们 俩 人 已 经 尽 弃 前嫌 , 一 对 俊 男 美 女 一 同看 车 , 心 里 也 都 不 得 不 承 认 他 们 外 表 十 分 相 配 。

 

        楼 上 的 单 身 男 房 客 也 有 人 不满 金 妮 穿 了 性 感 透 明 的 睡 衣 在 小 孙 房 间 里 出 入 ,但 都 被 我 这 女 二 房 东 强 力镇压了 下 去 。

 

        金 妮 有 了 车 , 当 然 不 必 再 搭淑 婉 的 便 车 , 也 不 必 每 天 按 时 回 家 , 充 分 享 受 美 国 式 的自 由 民 主 , 一 幢 房 子 里 住 的 房 客 大 家 各忙 各 的 , 互 不 相 涉。

 

                 这 里 还 要交 代 一 下 , 在 纽 约 居 住 过 的 人 都 知 道 ,每 幢 房 子 里 除 房 客 各 自 有 锁 匙 可 以 开 锁 之 外 ,通 常在 门 内另 外 还 加 了 门 闩 , 入 晚 就 要 将 门 闩 由 里 面 扣 上 , 以 策 安 全 。有 时 金 妮 迟 归 , 我 半 夜 起 床 来 替 她打 开 门 闩 开 门, 她 除 了 每 次 都 带 些 零 食 给 我 吃 之 外 , 还 对 我 堆 满 笑 容 , 将 我 的 怨 言 贿 赂 得 无 影无 踪 。

 

        「 不 久 我 就 会 搬 离 此 处 了 ,因为 己 经 订 好 了 一 个 单 人公 寓 , 地 区 好 ,又 有 警 卫 守 门, 不 但 比 较 安 全 , 而 且 也 容 易 增 值 。 那 时 就不 必 老 是 麻 烦 妳 开 门 关 门 了。 」 这 晚 , 金 妮 又 很 迟 才 回 来 , 她 一 进 门 就 一 面 和 颜 悦 色 地 对 穿 着睡 衣 替 她 开 门 的 我 说 , 一 面 光 着 穿 丝 袜 的 脚 , 提 了 高 跟 鞋 向 她自 己 的 房 间 走 去。

 

        「 金 妮 , 告 诉妳 一 个 好 消 息 ,我 恐 怕 不 久 也 要 离 开 这 里 , 搬 到 别 处 去 了 。 」我 正 兴 奋 得 睡 不 着 , 现 在 有 一 个 人 可 以 分 享 我 的快 乐 ,当 然 就 兴 高 釆 烈 地 告 诉 她这 好 消 息。

 

        「 哦 ? 恭 喜 妳, 找 到 了 妳 的 男书 呆 子 了 吗 ? 要 结 婚 了 吗 ? 」 金 妮 很 替 我 高 兴 。

 

         「 金 妮 , 妳 想 到 那 里 去 了 !我 上 学 期 考 试 成 积 不 错 , 实 验 做 得 更 好 ,  系 里 己 经 打 算 要给 我 一 份 助 教 奖 学 金 , 不 但 学 杂 费 全 免 , 另 外 每 月 还 要 发 一 份 薪 水 , 我 打 算 要 搬 到 研 究 生 的宿 舍 中 去 住, 不 必 再 做 什么 二 房 东 了 。」 我得 意 地 宣布 道。

 

         「 也 好 , 听 说 现在 美 国 大 学 宿 舍 里 男 女 学 生 共 同 住 在 一 处 , 那 样 妳 要 找 妳 的 男 书 呆 子 也 容 易 些 ,不 是 说 近 水 楼台 先 得 月 吗? 」 金 妮 笑 瞇 瞇 地 说 。

 

         正 在 此 时 , 门 外 突 然 又 有 敲门 之 声 , 这 么 晚 了, 又 是 谁 在 外 面 呢 ? 

 

              「 呀 ! 是 你 !」 金 妮一 声 惊 呼, 托 ! 托 !两 声 响 , 手 中 提 的 两 只 高 跟 鞋 全 掉 在 地 上 了!

 

        她 急 急 将 门 打 开 , 让 站 在 门外 的 人 进 来 。

 

         你 猜 进 来的 是 谁 ?

 

         原 来 是 金 妮 的 老 板 徐 立 万 。

 

 

 

 

 

Gwen Li余 国 英

6594 South Beagle Dr.

Homosassa, Fl., 34448

U. S. A.

Thelis2002@yahoo.com

352-628-5375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上集结尾敲门敲出了"官司"与朋友,中集结尾又敲门,会敲出什么呢?拭目以待。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

 
予微的头像
 #

这个尤物活灵活现,写的真好,生活中真的碰上过这种人!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