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三十九 松神惹祸

 半涩时光

 

                                                   三十九

                                                  松神惹祸


         两三天下来了,大家多少有些懈的感觉,山里也去过了,好也的确好,可也不能带走,再说了也不是人间乐土,除了风景好一些外也没更好的,那山路可真够受的!

        教授今天带大家参观当地宣纸制作的一个纪念馆,在当年是很有名的叫做澄心堂,据说这是当年南唐后主李煜亲自监制的,是宣纸中的珍品,它“肤如卵膜,坚洁如玉,细薄光润,冠于一时”。宣纸真可算国宝之一了,这纸可以按要求的不同而改变树皮的比例,从而形成晕染墨水的不同效果。还可做不同层的。不同工序的宣纸用途也不同,生宣最宜泼墨写意,熟宣就是在生宣的基础上加了矾水,可以反复渲染,是工笔重彩的选择。在这两者之间的叫半熟宣,名堂很多。这宣纸耐老化、不变色,少虫蛀,寿命长,有“纸中之王、千年寿纸”的称号。中国书画的形成于发展跟我们所用材料的特性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也可以说是工具材料决定了我们的发展样式。西方的绘画也跟他的材料有极大的关系。教授说刚生产出来的宣纸性能不够稳定,最好是存放十年以上的,能把你的笔墨层次显现到细微,一笔下来浓淡干湿都有了!所谓墨分五彩,就是墨色层次多,效果显著。稍上点层次的书画家莫不买很多宣纸放在家中干燥保存,画完了就没有了。在鉴定古代书画的时候,这纸质的年代也是一重要的线索,老的宣纸本身就很金贵。

完了,做不成画家了,哪有这钱买纸保存啊?就写点字吧,这对纸的要求不高。方桐如是想。

接着去参观造墨厂参观,这里还在生产,这是清乾隆时期的制墨名家胡开文创建的作坊的延伸,是用松树烧烟,把这烟尘集中起来加胶制成各种形状的墨块,用时在砚台上加水研磨,出来的效果均匀稳定,墨色沉着有层次,干了以后遇水也不改变痕迹。都是好东西啊,大家看了新鲜都想买一点,这东西经用,一根要用一段时间呢!方桐也咬咬牙买一根“金不换”,这比大拇指还要粗,上面还压出了盘龙纹,还描了金!这就算是纪念吧,这玩意到了店里就贵的有点离谱了,将来一旦真的做了中学的老师可能也没这豪情了,就收藏一根吧。

方桐有些低落了,前方不是看不清,而是很清楚了,基本没有什么好路可走了,哪条路都需要物质的支撑,你什么没有能干什么?难怪梵高那么凄惨,换了自己会更惨,连个支持的人都不会有。自己就只是一个茫茫人海里淡淡的影子,能喘着气活着已经是烧了高香了!方桐没精打采地跟着众人走着。

 下午是到新安江的一段所在,说是原始风貌保存较好,当地称为“小南海”,水清之外那岸边之树都是百龄以上的岁月,枝虬如龙很有感觉。这次找的是小拖拉机,几辆小拖拉机一路颠簸把大家拉到地点,是个清幽秀美之地。教授说这几天光是感受没有动笔,今天大家画点风景速写,回校后可以作为创作的素材,明天再去个远一点的地方画一天,后天就去黄山了。

大家各自散开自找角度,大多数人没画几笔就拍照闲逛了。方桐也没心思画这个,看看圆月也就在随手乱勾,方桐看不上眼却又不好表达,看她那神情好像还很投入估计也搭不出什么好话来,心下不由的更感无聊。看眼前这一帮人散兵游勇似的越发觉得一切很没意思,费劲巴哈地画几笔这玩意能干吗嘛?大家都很消极的样子实在让人郁闷,这白花花的阳光也叫人心烦,江面上的细纹被阳光一照直闪亮,好像在说什么都是白搭,时光一天天的晃荡,什么也不会改变。你看这怪枝乱伸的老树,多少年的风风雨雨只是让它苍老而已,粗大龟裂的枝干上依然绿叶婆娑,可又能怎样呢?

方桐见那小拖拉机停前边,头向着新安江,不禁想坐到座位上歇一歇。说去就去,往座位上一坐,两手自然往手把上一搭,这玩意在老家是比较熟的,老家也是靠这样的家伙运东西的,有不少人家结婚就用这家伙拖嫁妆的呢!车怎么忽然向前动?谁在后面推的吧?“不要推!”方桐一边紧张地喊,一边下来用肩膀顶车厢,希望能顶住,可整个人被车带着好几步也没停下反而快了起来!有人在惊叫“快离开!快离开!”方桐被车向前带动的很急,想离开时已经被带到堤坝下了!方桐慌乱之中向边上一使劲,人离开了,只见那小拖拉机一路顺着河坡直冲而下!方桐脚下也在向下滑,心里十分恐慌,连忙向上爬,可一爬就一滑,那边缘上的草一抓就连土掉了!教授也赶到了,大喊抓手抓手!一边伸出手来抓方桐,教授后面的同学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在师母的指挥下一个抱一个的把教授给抱住。这边方桐连抓两次没有成功,人已经要支持不住了,最后捞了一下抓住了老师的手!方桐感觉到一股力量的拉扯顺势人就上来了!

 人上来再往下看,只见那拖拉机还在向下冲,直听“哗啦”一声冲进江中,激起的白色浪花在阳光下像喷泉似的。大家都呆了。方桐的腿直哆嗦,心想这下完了,这下完了!

这时车主跟一起过来几位也都跑过来了,问是谁动了车?师母这时很冷静,她注意这车停在这里本身就是个下坡,就提出来停的不对,我们这同学见你的车向前滑动想把车给顶住,结果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教授则直接就说你找几个村民来把车弄上来,也不能就这么的不要吧?找村民的费用我们出。师母说也不用找多少人,就你们几个车主加上我们这些学生就行,你找根大绳子把车给拴好,学生帮你们一起拖,你们几个一样拿费用怎么样?见有钱可挣,那几个车主也同意了,好在这里是山区,江底也都是石头,不像平原地方的河底都是淤泥,车子一掉下去就陷住了。

男同学十来个人也都卷起裤子下到江水里,方桐被师母安排女生陪着站在上面,圆月紧挨着方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被绳栓住的拖拉机被斜拉着上了岸,水还在往下淋,车主说车头进水肯定坏了。教授说你先试试,坏了就去修,没坏不就大家都欢喜吗?车主是个年轻人,二十多岁的样子,拿起摇把插进那孔里一阵猛拐,车子突突地响了,冒了一小阵浓烟之后一切正常!大家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0一三年三月十日十一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青年学生在新鲜过后就会产生厌倦感,很正常。

好悬,所幸有惊无险。那个年轻的师母不一般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很多事情的细节上还是女人更实在些,她们看的更清楚,呵呵!

 
予微的头像
 #

这一幕好惊险!

方桐的心思描写很细腻,大学时期,在社会看看,有时会很茫然,沮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前方渺茫,所以沮丧。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这一章真的惊心动魄,方桐必有后福。

我很喜欢你讲的宣纸和墨的故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两者都是中国特产,中国的书画都跟这个有关。

 
追梦的头像
 #

拖拉机停车怎么没拉闸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可能没拉到位,又处在下坡,下溜了。

 
雨林的头像
 #

前不久读到在耶鲁教中文的苏炜先生采访著名书法家张充和老人的文章《古墨缘——和张充和一起欣赏她珍藏的古墨》,觉得很长见识。今天再在木桐的小说里读到关于纸和墨的好,倍感亲切。

http://wenxinshe.zhongwenlink.com/home/news_read.asp?NewsID=77634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古代的文房四宝有很多珍品,文人使用与赏玩的东西一般都很有讲究。

 
熊猫的头像
 #

原来这宣纸和墨,还有这许多讲究啊。。。

多亏这个师母!要不方桐可就糟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方桐一路走来,关键的时候总有人相助,运气还算不错的吧?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