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放手》长篇小说 四十一

那天晚上,不知不觉中,梅和史提夫聊了很久,直到梅省起时间不早了,才赶忙和史提夫道晚安。史提夫愉快地和梅道别,然后他似乎想说什么却犹豫了一下,摆摆手走了。

梅开车在高速公路上,还在回想着刚刚与史提夫的一席谈话,想到他提起的那种少年时代极力想摆脱父母和自己的中国人形象,不说中文不吃中国食物,避免一切与自己原生文化有关联的东西,甚至于还娶了一位白人太太,最后却在离婚时被美国太太批为“整个一忘记自己是谁的怪物!”。梅觉得她作为第一代新移民,似乎就完全没有这种挣扎的心理,虽说她和他本是“同根生”,可是对自己种族的认同上却是天差地远!当然,今天的史提夫已经“回头是岸”,不仅跑去中国寻找祖辈的根,而且不时地参与华人社区的许多活动。梅想起如今中国内陆喜欢称史提夫这样的外籍华人“香蕉”,这个词还真挺形象的!梅想到这里,“嘿嘿”地笑出声了,表面上看,他与一个普通东方男人没什么区别,可是,与他谈话,他一张口,她就会觉得他其实是一个普通的美国人,除了对自己父母的母国的东西和同胞有着一种亲近感,其它真是没有多少差别! 

梅就这样若有所思地停好车,上了楼梯,扭开住处的门锁,一推开门,她愣住了满屋的欢笑声,童童正开心地嘎嘎笑着拉着夏伟妈妈的手满场子的转悠,沙发上坐着自己的丈夫还有自己的好友,全都看着那一老一小转着圈也开心地笑着。 

夏伟看见妻子回来了,连忙站起来,说:“回来啦!童童下午没缘由地哭闹不止,妈妈怎么哄都不行,我们想他大概是想他妈妈了,就车他过来见见妈妈!果然,一来就好了!” 

秋莲也赶紧走过来,拉住梅的手,轻声地问:“课上得好吗?”梅点点头,似乎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秋莲又指着客厅中转悠的儿子和梅的婆婆说:“童童和奶奶真有缘!和奶奶在一起这段日子,童童不像以前完全不和人交通了,你看,他会拉住奶奶跑来跑去得了!” 梅看着眼前的婆婆满脸乐开了花似的笑容,仿佛看见一个从没认识过的人!那个对自己横跳鼻子竖挑眼的婆婆, 此时完全是个慈爱的祖母!几个大人都注目在那一对老小的身上,梅说不出来为什么,心里并不觉得和他们一样开心,相反,冷眼旁观,觉得自己完全是个局外人,他们倒像是亲亲热热的一家子了。 

时间已近夜半,夏伟对其母亲说梅和他第二天还要上班,他们还得开至少五十分钟的车回南湾,秋莲左谢右谢说不尽的感激话,搂住儿子说她身体好多了,在家休息这段也可以正好陪陪儿子。夏妈妈十分不舍,一句又一句:“你多休息哎!孩子我还可以帮你带!这孩子就是需要有人陪他玩,我天天和他说话,不管他听懂还是听不懂,他可聪明着呢!每天我做好晚饭,他就知道放四双筷子在桌上!”说着夏妈妈走过去拉住童童的手,说:“童童啊,你要和奶奶回去吗?让妈妈好好休养!好不好?” 童童像完全没有听到奶奶的话,在那里摇着他小小的身体拉着秋莲的头发。 

“我好多了,可以自己照顾他了!孩子麻烦你们这些日子,我真的很不好意思!”秋莲一边把童童拉扯自己头发的手扳开,一边细声轻气地对夏妈妈说。夏妈妈叹了口气,人家母子也是心连着心的,自己纵有万般不舍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那边夏伟和妻子话别:“这个周末要我来接你回家吗?”

“不用,我自己开车回去好了,可能晚一点走,下班高峰时间塞车,你们不用等我吃完饭......”梅觉得自己和丈夫之间的对话没有任何亲密可言, 仿佛是两个老朋友聊天似的,到底那里不对, 她又说不上来。 

就在夏伟和夏妈妈都上了车,梅和秋莲站在门口向他们挥着手道别的时候,童童忽然松开了拉住秋莲的手,往已经发动的汽车跑去。秋莲吓了一跳,跟着跑过去大声叫着“童童!童童!”,夏伟早已停了车,夏妈妈开了车门,小童童一下子就扑进了奶奶的怀里,立时,一老一小都乌鲁哇啦地哭开了,夏妈妈吸着鼻子,问:“童童还是要跟奶奶回去呀?童童不舍得奶奶,是不是?” 童童紧紧抱住奶奶的脖子,在他童声的哭腔里依稀听到“奶奶,奶奶”的声音。 夏妈妈抬起头,无比兴奋对三个不知所措的成人说:“你们听到没?听到没?童童会叫奶奶了!童童会开口说话了!我就知道这孩子聪明着呢!你就让我带他回去吧!我会把他带的和别的正常的孩子一样好的!” 这最后的那两个句话, 夏妈妈是对秋莲说的, 秋莲也高兴激动的眼含泪水。 

童童的小手一直紧紧抱着奶奶的头颈,直到夏伟、夏妈妈抱着童童都坐回到车上,童童才止住了哭。秋莲对摇下车窗的车里人说:“那就再麻烦你们几天!我这个周末就去接他回来!”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抱峰的头像
 #

大半,祖孙爱的交流要创造奇迹.另一方面,夫妻却渐行渐远,成了"朋友".

爱,是容易还是不容易?怎么两个好人之间横着一条沟?这,能跨越吗?

问安!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