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终于找到这蟀哥了!

2013.09,08

今天,终于抓住这个家伙了!

一只蟋蟀,只有一只蟋蟀,唱个惊天动地的,木头房间成了它的大音箱,声音彼起此伏,与墙外的蟋蟀和唱,四部五声,那个热闹啊,害得我无法入睡好几天,我每天上班加上开车时间长达12个半钟,晚上被这家伙吵得只睡三小时,白天无法集中精神,头疼胸闷,真要疯了。

那天贴出求助帖子,外星姐姐给了我很好的科普,说这蟋蟀藏在墙缝家具缝呢,不会跳天花板那么高。是啊,我钻进小洞口,爬上天花板和屋顶的夹层,瞎喷一气那个灭蟑螂药,没把我自己先熏死!

蟋蟀一到晚上十一点半,开唱!吵得整个房间都是唧唧声,织织复织织,蛐蛐长夜吱;三长两短的,给蟀哥发信号!寻声暗问吵者谁,蟋蟀声停无法追!十二点多,我倦极而眠;到了早上四点半,它准时开唱!公鸡都没那么早呢,如果能养个鸡,就能啄了这蟋蟀!毫无疑问,我不会养鸡。

多谢众姐妹的问好关怀献计,小哭说她一家要给蟋蟀好吃好住宠着养呢,我告诉它搬家吧,可这蟋蟀不领情,放着大好机会不肯移民,就是留守着跟我过不去。

梅子姐姐说凤凰资讯网有些资料,可我今天一查,铺天盖地的头条占了版面,如何对付蟋蟀的资讯被淹没了,这头条,是这样说的:“美国俄州数十万蟋蟀铺天盖地,场景犹如末世。”我吓得一激灵!

我开始还想着,屋里没有什么可以吃的,这蟋蟀合唱团,熬过酷热,也抵不过饥饿,过两天会自己饿死吧,我多熬两天?

偏偏收音机今天也提到蟋蟀,说:“一名除虫专家说,“每年这个时候是它们的交配季节。从8月下旬开始,可能持续长达8周。”另一名专家提醒,蟋蟀会吃同类的尸体,所以民众应该避免刻意踩死它们,否则会让它们吃得更饱、繁殖得更多。”

这一吓,让我惶惶不可终日。八周,而且,同伴死了可以成为食物,继续繁殖,那么它们是饿不死的。它唱八天我就要拆房子了!

天花板上是没办法找蟀哥了,外星姐姐说的话,又浮上心头,我就琢磨着,回来吃了午饭,就大动干戈,这次真如海云想象的那样,趴在地下找蟋蟀了。把响声最劲的那个角落,对应的墙边的九斗柜的抽屉,一个个抽出来!刚抽了两个,哈,蟀哥就在那里!在柜子后面墙上趴着呢,我瞪着它,它也瞪着我?或者它有日盲症,白天是看不到人的,或者,它用的是触须,我没靠近,它就看不到我?人家,正在睡午觉呢。

看着它,我可不敢用手抓啊,如果外星姐姐在就好了,绝对手到擒来!可惜,外星姐姐在北京老家哄孙子吃榴莲呢。

如果我儿子在家也好,他会把蟋蟀双手掬起了,送到外面草丛去。可惜,中午跟儿子通电话,告诉他蟋蟀的事,他只是呵呵的表示同情一下:可怜的妈咪!

叫声惊动女儿,小女孩来看看,也不肯动手!幸而这家伙也不动,睡得香呢,养精蓄锐的晚上要开演唱会气我呢。

女儿去把那个杀蟑螂的喷药拿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抓过一阵狂喷!刺溜,这蟀哥往上一窜,逃到柜子隔板后,不见踪影!

啊!小强打不死?抑或这杀虫药是山寨版的,无毒性?

我只好把抽屉都拉出来,把柜子移开来,找到一堆尘,一封2000年的电话单,然后,好不容易,在尘堆中,找到蟀哥,腿,还一蹬一蹬的!

终于,我逮着这蟀哥了。

今夜,应该可以高枕无忧?

多谢各位姐妹的关怀!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但愿予微今后有安稳觉!

 
予微的头像
 #

多谢梅子姐关心,我希望就只有这一个了!当时唱的时候,像个合唱团,也可能是因为木头房间,空心墙壁引起的回响效果。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终于可以安稳了。

 
予微的头像
 #

希望啊,今晚一夜无梦好睡到天明。也祝一弘好睡眠。

 
春阳的头像
 #

帅哥都到家里去唱歌啦?我们的车库里有时候会有。跑进家里?是不是窗户或者门不够严实?

 
予微的头像
 #

是啊,春阳姐,我们家的窗户大门从来都不关严实的,常常大开没人管,所以啊,这几天天气太热,蚂蚁蟀哥都乘虚而入!

 
雨林的头像
 #

祝贺予微赢了。我读着你的故事也顺便搞清楚了蟋蟀和蟑螂的区别。

 
予微的头像
 #

雨林真是学者,你搞清楚了,我可没认真查过,只是知道它们样子不一样,蟋蟀会唱歌,蟑螂在台风来时会飞,我是看见蟑螂都“打冷颤”的人。

 
玉山峰的头像
 #

故事太帥了!

 
予微的头像
 #

多谢玉山峰的“太蟀”啊!

 
Sujuan的头像
 #

可怜予微!看来加州天候过好,众动物开心髙歌!我也是受不了这些动作的!老鼠,蚂蚁,苍蝇,蟑螂都来我家做客过!

 
予微的头像
 #

蚂蚁是天天来,还好这房子暂时没有老鼠来过。苍蝇蟑螂偶然出现。那种大蟑螂很多时是跟着“中国制造”的货品纸箱飘洋过海来的!

问好Sujuan。

 
司马冰的头像
 #

恭喜予微贺喜予微,终于除了心腹之患。小时候我们抓蟀哥,就是循着声音找过去,然后翻砖头翻木板把它翻出来,抓来当宠物养着,这也是我父亲带我们玩的一项活动,写父亲系列时忘记这事儿了,现在被你的蟀哥引出来了。

 
予微的头像
 #

多谢外星姐姐,我自己都没想到去找蟋蟀的资料,全靠你提供的科普,我才把它挖出来。

等着看你的文章。

 
朴康平的头像
 #

我来唱唱反调:童年的记忆是跟蟀歌连在一起的,多年不听还就荒疏了,那夜在纳米比亚的荒野里突然“重温”,温热得不得了,那一夜绝对是在它的歌声里被催眠着入睡的。现在想起来,心里还热乎乎的呢!

 
予微的头像
 #

呵呵,我们跟屋外的蟋蟀共处了十多年,夏季随夜风它们晚晚唱和,觉得很可爱没妨碍;可这次它竟在我的卧室开台嚎唱,是找偶吧?可是,卧榻之侧,岂容小虫发声?!我也热呼呼的,火爆!

 
朴康平的头像
 #

当然是民以食为天、眠为地了,这个更重要。

 
追梦的头像
 #

希望只是一只哦。

 
予微的头像
 #

应该就是一只,因为昨晚安静了,结果,今天早上四点半,我在安静中醒来,反省!

 
老来天真的头像
 #

妹妹这下可以睡个安稳的觉了!

看了你的文使我想起了,小时候我的父亲和哥哥这 这个季节玩“蟀哥“哦!

 
予微的头像
 #

看着爸爸和哥哥玩蟋蟀的天真姐姐,一定是幸福可爱天真的。

 
海云的头像
 #

上班加开车12个钟头,怎么这么长啊,注意休息了!

 
予微的头像
 #

多谢海云,我们是4/40,每天上10个钟,上四天,省一天的汽油钱,不过,真的很累,而且,周五往往更忙,忙着被“招”。哈哈。

 
夕林的头像
 #

小蟋蟀大闹予微宫,众女神共商对策。哈哈哈。

 
予微的头像
 #

小蟀哥大唱情歌,众女士不解风情!唉,夕林笑的大声!

 
熊猫的头像
 #

是你不解风情好不好?还非要把蟀哥赶尽杀绝!

 
予微的头像
 #

屋外还有一堆蟀哥,不可能如你所愿的。

 
飘尘永魂的头像
 #

斗智斗勇。

蟀哥后来去哪了?

 
予微的头像
 #

问好飘尘诗兄,好久不见了。

这蟀哥被我送去别有天了。呜呜。

 
绿岛阳光的头像
 #

祝贺予微终于把帅哥抓住!

 
予微的头像
 #

多谢这阳光的贺词!

 
林夕杰的头像
 #

予微心中定有“蟀哥”情节,哈哈,问好!

 
予微的头像
 #

就是,爱死它了。

 
岩子的头像
 #

予微好油墨,乐~~,被你逗的。。。

俺也顺便把蟋蟀 (蛐蛐)、知了()、蟑螂们捋了捋清楚,还有它们的德语名字。。。


 

 
予微的头像
 #

你们都是好学之人,我从来都是模糊概念,只记得”蝉脱“是一味中药,与食有关的我记得比较清楚。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