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等你,在雨中

        等你,在雨中

                    余国英

    

        黑暗中,书房天窗的玻璃上,突然悄悄地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细响,我啜饮了一小口己经温吞了的自制咖啡,侧耳听了一下,啊,下毛毛雨了!

        不久,外面大厅里开始有壶杯轻碰的声音,过了一回儿,听见水滚沸腾的急响,我关闭了计算机,起身走过去推开书房的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哇噻,空气中弥漫了咖啡的香气。

      「今天,百分之七十的机会下雨。」专播气象的收音机里,是计算机仿真的中年男子的声音,笑话,外面明明已经纷飞着牛毛小雨,怎広说是百分之七十的机会呢!这不是可笑吗?

      「我烤了一亇大bagel,吃一点罢。」他还余睡未醒,花白的头发,被压得竖在头上,我走过去撕了一大片烤饼,一口吞了下去,顺手摸了一下他的乱发,心想,这是他盘中的食物,卡路里不该算我的罢。

      「坐下来喝一些热咖啡!」这亇人邀请。

      一小口罢。」我答,走过去低下头在他杯中又啜了一小口。人生有很多遗憾的事,对我来说,喝咖啡就是其中之一。我深爱咖啡的香醇,喝过了心情大快,文思如潮,可惜每天只能喝一小杯,喝多了,肠胃就比文思更加翻滚澎湃了。

      「哪,这是你的半粒维他命。」他用眼睛对那折成一半的维他命示意了一下,就走过去打电话给他约好了要钓鱼的朋友们。

        我走过去拈起那半粒维他命,送入口中,再倒了小半杯白水,将那小小半粒维他命一口吞下去,他说的,每天每人只需要半粒维他命就够了,半粒就半粒!在我看,每天吃了维他命,既不能立刻提神,也不能觉查有什么直接或间接功効,反正不可能有什么坏处罢,一粒半粒,有什么区别呢。

      「是呀,只有百分之卅放睛的机会,好,明天罢。」他对他的钓友们一一说过之后,放下了电话

        我不由得那大片落地玻璃朝外瞄了一眼,承现代科学的恩赐,眼科雷射手术开了白内障之后,外面的树丛上、地面上以及小池中轻飘着细细的雨丝,都一一映入眼中,不是“细雨鱼儿出”吗?,是了,我点点头,这是在美国,他们要钓的是十几磅廾磅以上的大海鱼,那种诗情画意江南式钓鱼的情怀,只能出现在中国古画里挂在客厅的墙上罢咧。

      「怎么样,不能出海,我们一同到巷口那家小食店去吃早餐如何?」他突然问道,推开那喝了大半的咖啡以及剩下的一小角Bagel

      「好呀!」我高兴得跳起来,立刻响应。

      「我们各自开了车,到小食店去等罢!因为吃完早餐,我要绕道到图书馆去还书,还要到超级市场去添购一些食品。」迟疑了一下,我又添了一句。

    「也好,不如乘今天下雨,我到Wal Mart去买点工具零件来修补一下鱼网罢。」他说,手中提着开车的钥匙。

     「嘻嘻,这倒好像老情人约会呢!」我一面兴奋地穿上外出便鞋,一面嘻嘻地傻笑。

      「真是,人老心不老,难怪妳头发怎么白。」他白了我一眼,伸手到衣橱中取出两件薄外套,把小的那件顺手递了给我,大的披在自己身上。雨这么小,并不需要雨衣的,因为我们住在地广人稀的乡下,小食店的外面,有大片空地可以停车。

          将车子先开出自家的水泥车道,外面就是我们乡间马路,我非常喜欢这种在雨中驾车的感觉,车轮在湿润中透出洁净的路面上滚过,两边的树丛,被毛的细雨湿润着,变得格外晶莹绿,世界透出微微凉意,开车的人却被小小的车身保护,干燥、温暖而安全,左右努力摇摆的雨刷,将前面车窗的玻璃,尽责地刷得清新而光亮。

          一位穿了雨衣的行人,带着一只肥胖的大狗,在远远的路边,悠闲地向前慢慢走了过来。

       「爱薇,妳带了喜巴在雨中散步!」我将慢行的车速减得更慢,打开车窗,向邻居老太太打招呼。

       「是啊,喜巴喜欢下雨天。」爱嶶笑嘻嘻地回答。

           旋上车窗时,眼角瞥见一只大乌龟,由草丛中爬到车后道路的中间,努力向另一边迈进,心中不禁纳闷:马路两边的草丛,不是都一样吗?它为什么一定要爬到对面去呢?

           由后视镜中,看见爱薇走到他停下的车旁,站在车窗口与他一面正式寒喧起来,两人一齐耐性地等着那大乌龟爬过马路。

           驾着汽车继续前行,经过小桥,我将车速放得更慢,平常像下饺子一般挤满了船只的河面,今晨倒是静悄悄地,只有一两艘船只浮在水平面上,受微雨的洗涤。

          想起多年前我们只有一辆老爷车,每天必得等他接送,有一次,我正在等他的车时,康乃尔的校园中突然下起滂沱的大雨,淋得我全身湿透,我站在透骨的寒冷中,哭了起来。

       「他又在此地,哭给谁看呢?等他来了再哭罢。」我兀自寻思道。

           过了一会儿,他的车子终于到了,我立刻芳心大悦,喜孜孜地跳上车,早把想哭的心思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家小食店距我家不远,我在胡思乱想里停车,推开车门,向小店走去。一如往常,价廉物美的早餐店铺中坐着常见的,一对祖父母在两个孙子及一名孙女儿盘中的松饼上大量地浇着浓浓的糖浆,几名南方红Red neck 模样的工人,用叉将切割下半生的牛排,送进张开大口咀嚼,有一大桌退休的老先生、老太太们一面快乐地喝着咖啡、吃着煎蛋、咸肉及烤面包,一面大声地笑谈着往事。

           我选了一亇临窗的小桌子坐下,伸手由小架子上取出餐巾包好的刀叉,由架子底层抽出简明的菜单。

        「早安!」中年胖胖的女侍,熟悉地递过来两只大号的咖啡杯,一杯放在我面前,另一杯放在桌对面,她在我的杯中注满了浓浓的黑色液体,我深深地吸了一口醇醇的香气,再用双手捂住发烫的杯子,一阵温暖,由手心传到全身。

        「等妳的先生吗?」她温和地问道。

           我笑着点点头放眼窗外外面仍然下着毛毛细雨,这使我想起近日为了增进自己的文学修养,猛读古今名句,余光中的「等你,在雨中」突然闪进脑中:

 

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红焰,在雨中。

...。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地悬着,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忽然你走来。

 

           诗中所指的一定是台北的植物园,只有那里的莲红如火焰,旁边站立着的是有着飞檐的科学馆,那时还没有价廉物美的电子表,一般学生们都戴不起手表,瑞士表十分昂贵,果然是值得在诗中提出来的。他比我们高班,他在读台大的时候,我们初进小学,我们读台大的时候,他好像还没现在这么出名。

        余光中在等的是谁呢?这位女郎,她,可以说己经与诗人优美的名句,同步地不朽了!

 

 步雨后的红莲,翩翩,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台北植物园,我们也很熟,因为园边的南海路上,教师会馆旁边,有一家价廉物美的小店,四十多年来,我们每次回台北,天天去那里报到亲朋旧友日益稀少,有那家早餐酥脆的烧饼油条,咸辣的热豆浆,滋味依旧

退休后,我们住在佛罗里达半咸半淡的水边,没有美丽的淡水红莲。这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女人,今天等的是自己的中国先生。

他墨绿色的车子,已经停在店外,我等的人,已经到了。

 

        从姜白石的词里,有韵地,你走来。

 

不久,花白的头发,发胖的身躯,已经装满了小小的店门,不用搜索寻找,他一眼就看见坐在小桌边的我,大步地走了过来。

 

I have taken care of you, hadbabies with you,

,grownold with you,

Andstill, Iwant to be with youtill the last dayof my life

 

    千山万水,咱俩同行,

    柴米油盐,白头偕老。

 

 

Gwen LI余国英

地址:6594 South Beagle Dr.

             Homosassa, Fl., 34448

             U. S. A.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我也喜欢余光中,他那首乡愁赚我不少的眼泪。

你这篇散文读得令人很舒适,有诗情更有画意,在牛毛似的细雨中,漂着咖啡的香气和人生伴侣相携共度时光的美好。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

 
抱峰的头像
 #

在你的文章里我总能看到:淡而不薄,轻而不浮,絮而不乱.

问安!那朋友的故事讲完了?

 
余國英的头像
 #

您好!

 
君子蘭的头像
 #

你說的那家植物园早餐店還在嗎?

 
余國英的头像
 #

希望在啊!我們明年年底還要再去呢!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欣赏诗意的文章,诗意的情感,等你,在雨中,人的一生中,有多少个等候啊。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您的評語!

 
雨林的头像
 #

本来想说写得真好,又想,这样美丽的心情哪里是写出来的?就像那濛濛的雨,日子长了,心思细了,爱恋深了,自然天成。

 
余國英的头像
 #

您的評語比原文更美!

 
深秋红叶的头像
 #

细腻生动的文字里,让人看到诗画般的雨景,美丽的心境,还有被岁月沉淀了的老夫老妻的爱恋。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及評論!

 
予微的头像
 #

"我走过去撕了一大片烤饼,一口吞了下去,顺手摸了一下他的乱发,心想,这是他盘中的食物,卡路里不该算我的罢。"

真是芳心大悦,哪里记得窗外细雨的湿!

 
雨林的头像
 #

予微,我也很喜欢国英姐写的这机智的句子。散文中有小说的情节。 读得开心会心。

又想到聪慧的女子原是随时可以这样可爱的。让自己喜悦他人也喜悦。那个做丈夫的,更是有福气了。

你说是不是呢?

 
予微的头像
 #

就是就是!好舒服的人。

 
余國英的头像
 #

感謝上天,有妳們做我的朋友!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

 
漂流的船的头像
 #

真是一篇温馨的散文。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谢評語!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