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三十七 练江风景

半涩时光

 

                                                                                    三十七

                                                                  练江风景


         这一天下来真是够充实的,但许多人还是精力旺盛地各自安排活动了,方桐既不想动也不知道干点什么好,洋人也不知道哪去了,方桐就一个人看电视,还是白娘子。圆月不知怎么的就来了,说来看看方桐在干什么。方桐坐在床边说没什么事可做,刚才把颜料什么的收拾了一下,准备起个早去画一幅风景。圆月笑着说你不能把被子放身后倚着看啊,那也舒服点呀!方桐这才想起来可以更舒服地看电视。方桐问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玩呀?他们几个打牌乱哄哄的,我看电视他们嫌吵。这两位就这么边看白蛇与青蛇边天上一句地上一句闲聊着。圆月忽然就问方桐,听人家说在火车上你认识一个女的?方桐连忙就说,就是那个有点像新疆人的那个女的,说是学室内设计的。她们去过黄山?说去过的,说是很值得去的。方桐顺便就问圆月明早要不要一起去画画?圆月有点不好意思表示早上想多睡会儿,就不搀和了,希望明天见面的时候能看见方桐的画。这是一定的,方桐似乎被鼓励似的。方桐今天的感受不同以往,好像是自信多了也放开多了,不再是很谨慎的样子,这样的感觉很不错。

洋人回来了,看见圆月稍感意外。圆月打了招呼就回去了。洋人也把小油画箱稍稍整理一下,跟方桐讲早点睡吧?明早好起来的。熄了灯,方桐拉过薄薄软软的被子却睡不着。想想人还是很奇怪,你说这两天的经历不是很奇妙吗?两天前还在南京,现在却睡在这里,还有那个她,今天又走了一天路看了一天的风景,这,这人生真是奇妙,如果在学校不出来,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吗?难怪说要行万里路,不出来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经历呢!能出来走走真好,明天说要进山呢,真正的山坳子里面有会是什么样的呢?……等方桐感到光线刺眼有人在喊时费力睁开眼才发现洋人已经起床,正喊他起床呢!立马地起来,快速地洗漱一下,拿起画夹颜料就与洋人及另外两个往旅馆外走。

这才五点多,天还没大亮,四个人半是害怕半是赶时间快步向桥的方向走,就是要画早晨的景色,再说教授八点的时候就会过来的,过来时就得随大家一起行动了。

到了桥上各自选择角度,方桐向着南方画两岸及清澈的河流,此时已经基本能够看清景物了。这水流说是江,可这一截怎么看都只是河,方桐无法把这模样与江联系起来,就自主称为河吧。左边是灰黄的河滩,河滩上还有些水坑,这就是前天大伙嬉玩的地方,右边是一些零星的人家,稍远处就是半青半紫的群山,最妙的是那群山之间还有一座古塔,看的很清楚,天空是薄薄的浅灰的蛋青色,依稀还有几片有些浅紫红的云,这是被阳光照的,太阳就快要出来了!方桐很投入地辨别一些颜色,快速地把自己的感觉画出来,河滩上的水坑要适当处理一下,好打破河滩的平淡,河流颜色反而有点深,要有流动的样子……再把古塔稍作表现不能坏了整个的画面,嗯,好像差不多了,方桐有些满意地退两步看看。“不错呀!”圆月怎么来了?都七点多了,我们出来吃早点顺便来看看画家的画啊!圆月同几个女同学都过来看方桐的这幅风景,都觉得比在南京是好了很多,一致的结论是这么好的风景容易激发人的创作,方桐也觉得是这样的,如果不感受美好是很难画好的。几位女生带着点羡慕的眼神看着风景看着这几位勇敢来画风景的人,大家都在心满意足中收拾好画具回旅馆,得快点了,教授快来了。

 教授夫妇终于来了,带大家从桥左边的路向南走,走了好长一段之后到了一个码头,说是要坐船过江。这儿江面较阔,水面平静,太阳已经开始有些热辣了,明晃晃地照着一切。大家很兴奋,乘坐当地的木头船是很有吸引力的。教授讲以前一次带学生来这儿,正是细雨朦胧,大家坐在船舱里悠然自得,忽然一条鱼就跃上了船!被船夫捉住剖开洗净用清水煮了,大家就在船上享受了这顿美味。今天是个晴天,当然不会这样的好事,但毕竟是要乘船过江的呀,大家踩着窄窄的有些软软的搭板就上了船,谁也不肯进船舱,教授夫妇带头进去才算了事。船在江面上晃悠悠的,船夫用青毛竹向码头上的台阶一点船就荡开了,然后就把青毛竹向江底插下去稳稳地在船舷上走,船随着他的脚步就一点点地向右岸靠近。方桐仔细地体会这船在江面上移动的感受,看大家的脸色都带着些新鲜的愉快的微笑,想到船头感受一下又担心教授责怪,只好都把目光投向舱外。船夫突然地就唱起歌来,唱的什么也听不懂,只是那苍劲而悠扬的腔调带来一种莫名的情绪,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忧伤,这也许就是他们的生活,就他们的人生……方桐抿起嘴唇脸色显出一份凝重起来,他好像感受到一点船夫的艰辛,也许用力撑船的时候喊上一嗓子会舒服一点,这一下子就把方桐带回家乡人耕田时的打嘞嘞了,同样都是体力劳动,都是一样的辛苦付出,都很艰难……文人只知道船行江上的优美,可有谁留心这些船夫的感受?看看身边的各位,有的陶醉有的欣赏有的淡漠,没有人注意方桐,更没有人能明白他的内心。

船靠岸了,除了方桐外都是一副开心的样子,方桐也没有不开心,但也没有开心,一副老样子,大家都习惯了,这人就这样没什么表情。

教授说带大家先去拜访他的那位担任小学校长的同学,然后带大家去山坳里的一个村庄,那儿自有别样的景致。

 

 

 

 

 

 

                                                               0一三年三月七日十七点十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方桐是个敏感的年青人呵,别人眼里看到也许只是一幅美妙的山水画,而他还能从中领会到船夫和家乡人的不易,这对他今后艺术和创作应该是有帮助的。

描写的真美,让人感到身临其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谓依山傍水都很美丽,这里的确很恬美,后面还有几章的内容在这里。

 
雨林的头像
 #

其实这圆月姑娘也是喜欢方桐的,对吧。好像能体会这个女孩自己也捉摸不定,欲言又止,带着一点试探的,情愫。最好的是她不会咄咄逼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有好感的,人间因此而温和温情。

 
梅子的头像
 #

方桐出生于农村,知道劳苦大众的不易,也是难得,有的人就会忘记根本。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这个人物是真诚的,也不枉我费这么多的心血。

 
予微的头像
 #

木桐捕捉晨间河滩天色云彩变幻的眼光,文字描绘的功力,很有画面感,让人赞赏!

最后,方桐也没有不开心,但也没有开心,沉浸在思绪中。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予微,你一眼就看到用心的地方,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