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满怀好奇会天婴,一缕心香敬盧云

 

2013.07.23  多伦多市郊, 盧云故居,墓地

在海外文轩的网上,逮着一个天婴!

某天文轩来了一个知性美女,一来就自信大方的介绍,“我是天婴”,一个上天赐给一对善心夫妇的宝贝。此人文笔了得,视野特别,文章大气。她曾写文介绍加拿大神父盧云与【黎明之家】*,博学多识的盧云神父,最后十年是在黎明之家服事唐氏综合症的人士;天婴笔下的智障人士的单纯友善,以及她在参与义工服务过程中的属灵感悟,深深吸引了我,就想着找机会去看看,感受点爱意和灵气。

天婴是何等的爽快热情,一口就答应了我的不情之请,带我去参观盧云生前服事的地方,和他的安息之地;当我告知天婴海云在八月初的邀约,她坐言起行,立即看日程,上网查机票,决定打个“飞的”去新泽西,成就了这次海云家的聚会。虽然,我们未曾谋面,之前只有在网上的“公聊”,也不发悄悄话,文字让我们的心靠近。

欣喜!到了加东探亲,除了陪老人家吃喝日常购物,妈妈问我有什么安排,要见什么老同学老朋友?我禀告,要见一个网友。虽然文友的相聚已是文轩的“家常便饭”,可“网友”这词令老俩口有点紧张,故作不经意的问,然后再追问,见什么网友?男的吧?多大?有职业吗?

哈,我答了两次,是女的,应该与我差不多年纪,具体做什么行当的不知道!他们放心不下。我只好解释,在文轩上读了此人的多篇文章,自信从行文中了解到天婴的为人,真诚可信赖;再说,我一穷二白,还怕人家劫财吗?明日黄花,恨不得今天有人採了去!

最后我说,那个盧云神父的墓地在一个教堂的后面,你们可以一起去瞻仰和祷告。可爱的两老决定舍身相陪,担心无知的女儿不知道江湖的深浅,网络的复杂,被拐了卖!

那天下午知性美女准时到来,接上我们就开车直奔黎明之家。路上给我们介绍盧云神父的生平,特别是他在世的最后十年,一个智者,学者和教授,安居在黎明之家,落手落脚(亲历亲为)的照顾智障人士的起居饮食;在世人眼中,这是一种浪费还是牺牲?盧云神父却遵从他的主耶稣的教训,服事“最小的弟兄”,回归孩童的样子,与天父亲近,与耶稣“神聊”,其感悟写成薄薄的书,却影响了千万的人。

这黎明之家是一个“市内桃源”,处在多伦多地区一个蓬勃发展的城市中,绿树环绕,碧水荡漾的清幽所在。车子开到附近,天婴特意的让我们看十字路口的“Stop Sign”,(让车辆停定,按先来后到次序再通过的交通标志),在这几个街区,特别的大和醒目!这是照顾住在这里的智障人士,他们有些眼睛不好,有些反应迟缓,有些行动不便;所以市府就做了尺码特大的标志,提醒司机特别注意。在这么一个贵价的地区,养着一群不会创造GDP的人,爱他们的上帝,要揭示什么奥秘呢?

路上时不时碰上“家人”,这些蒙古症患者见到天婴都欢喜的过来打招呼,可证天婴的义工服务不是“作秀”,她分享的属灵感悟,都是真实;我跟她坦承我自己有点怕这样的人,我敬佩在这里服事的人,这个阶段的我,做不到与他们近距离亲密接触。

我妈妈对美丽魅人天婴一见钟情,常困扰她的风湿痛,腰腿顽疾自动失踪,跟着天婴健步如飞,沿着幽静的林荫小径,绕水而行,相谈甚欢,我只能在后面追着拍了个背影。

天上云涌,遮住了暑天的骄阳,湖边风起,安抚我纷乱的心;天婴带我们参观了那幢仿“方舟”设计的房子;沿着湖边小径,往林深处延伸,到了一个圆桌大小,六角形的小平台,三边有岁月雕蚀的一排木椅子;坐下来,抬头,周围的乔木伸向天上,围出来中间一个树窗,看到蓝天,天上有云;这是天婴的“密室”,她常来,与云中的天父对话,思索天地间的奥秘。

从林中出来,天婴引我们到了盧云的故居,一栋简朴的木屋,有个宽大的阳台,屋外花草欣欣,屋里书香淡淡;天婴带我们到那个很特别的祷告室,坐下来,静心,默想,祈祷;盧云神父的生平,他的灵修感悟,深深的影响了天婴,平缓而有力的触动着我。

从黎明之家出来,天婴开车带我们去瞻仰盧云的安息地,在一个教堂后面的小小墓园。这里朴实得跟北美的街角公园一样,没有任何特别的装饰,珍贵的是参天的古木;盧云的墓碑,是一个非常简单,木头造的十字架,本来以盧云神父的地位,他被安葬在别的地方,后由了解他的弟兄们替他争取,他得以迁葬来这里,与他生前所爱的黎明之家的“家人”们做伴,安息在此;旁边还摆着一张木椅子,体现了盧云对人性的体贴----来这里拜访他的朋友,可以停下疲惫的脚步,坐下来,与灵对话,神聊一会。

我们也坐下来,没有鲜花,没有供品,心香一瓣,向盧云神父致敬;妈咪提议唱一曲《奇异恩典》,在风声伴奏中,向爱我们的天父,献上我们的感恩。

厚重的云涌过来,看看天色,我们上了天婴的车,才开出停车场,豆大的雨点就落下来了,说时迟那时快,瓢泼大雨铺天盖地,路上是白茫茫的一幅雨幕,胆大心细的天婴,稳稳的把车开回我妈妈家;天雨留人,我力邀天婴进屋,我们继续聊!

我们就这么坐着聊,晚饭时分,天婴本意请我吃饭,可我父母也诚邀她共进家常晚餐,大方的天婴考虑片刻,爽快的答应了,我们谈兴正浓,何必为了谁请谁吃什么的面子问题而伤脑筋?

饭后,我们接着聊;习惯早睡,十点半就寝的天婴,浑然忘却时间;歇口气饮水,才意识到周围静悄悄,晚上十一点了!哈,这不是我的地盘,我不敢说我送你归家,只好跟天婴惜别,心里相信,天父会看顾她夜里开车回家的路。

第二天,父母问,你们昨天聊什么,滔滔不绝的,是不是讲情路崎岖?呵呵,我笑,“我们讲耶稣!”是的,真真切切,我们初见,感觉是在灵里相识相知多年,我们谈天说地,说你说我,追求信仰的经历,天路徐行的心事,天婴把她这些年的感悟,娓娓道来;有前辈说过,天路我独行,是一条孤单的路,要自己走;但是,天父看着,会派天使来伴我们同行,走到软弱时,耶稣会抱起我们走过泥沼;我正走得燥热,天婴如一阵凉爽的风,由天父吹送来!

(广东俗语,“讲耶稣”的意思是,长篇大论地说不一些不着边际的闲聊。这里是反话正用,我们是真的讲耶稣,分享天父的爱和公义。)

 

 

分类: 

评论

Sujuan的头像
 #

难忘聚会!情深义长!这趟枫国美东之旅收获满满。天婴的可爱可亲形象跃然纸上。

 
予微的头像
 #

多谢Sujuan,我笔拙,无法描绘天婴的感性外形,比她自己摆上来的照片要美丽。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予微终于有时间写了,不要急,就这样非常舒服的。

 
予微的头像
 #

多谢木桐的鼓励,很多时来了灵感,我只写了个开头,就无法接续下去。

 
梅子的头像
 #
微微终于动笔了,期待更多。 天婴、予微、予微妈妈,都是不凡的人。
 
予微的头像
 #

多谢梅子姐的“不离不弃”,梅子姐的期待是对我的鞭策!

 
朴康平的头像
 #

讲耶稣,好有意味的说法,无论正用还是反用。

 
予微的头像
 #

讲耶稣,可以谈虚的也可以说实的!多谢朴兄的说法!

 
深秋红叶的头像
 #

好温馨的一趟加东游,有亲情,有友情。。。淡淡的文字,娓娓道来。。。

 
予微的头像
 #

红叶姐姐,好久不见!问好!

也请问候你的那两位好朋友,转眼,我们相会已是去年的事情了!

 
深秋红叶的头像
 #

忙忙碌碌,加上刚回广州了一趟,参加30年聚会,近日很少上文轩。。。

谢谢,我会转达你的问候,你真有心。是啊,转眼就一年了,什么时候来湾区,记住通报一声啊。

 
予微的头像
 #

哇,你在大热天时回广州了!30年同学聚会,有很多惊喜吧?给我们分享。

等我去湾区,一定大声吆喝的,呵呵。

 
深秋红叶的头像
 #

是啊,聚会选在最热那几天,不过之后就刮了场台风,凉快了点。大学同学在一起,都很开心的,吃喝玩乐地腐败了几天,等我慢慢再与你们分享吧。

 
予微的头像
 #

好,等着分享你的腐败!

 
在水一方的头像
 #

予微  和天婴见面了,真好。下次去多伦多时也去见她,哈哈,这是很早的约定了。

 
天婴的头像
 #

在水,我记得我们的约定,等待我们的相会。

 
在水一方的头像
 #

天婴 期待着那一天,呵呵,很想和你谈谈信仰的问题,不是开玩笑哈。

 
予微的头像
 #

这让我想起那首很好听的歌:在水一方,有丽影一双,仿似淡淡画在湖上。

我也对这约定有了期盼。。。

 
西苇的头像
 #

写得真好,让我非常动心,我开始考虑是不是该参加基督教。

 
予微的头像
 #

多谢西苇!参加什么“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找到创造这天地万物的那一位真神!信基督,祂有应许:“寻则得,觅则获,叩门为尔开!”

 
西苇的头像
 #

哦。。。

 
予微的头像
 #

啊???

对不起西苇,希望我一时感慨没有延缓你寻找的脚步,要入门,总得踏进一个教的,不是吗?欢迎你“入教”!

 
西苇的头像
 #

谢谢予微Smile说实话看了你的感慨之后,我有点似懂非懂,不好意思我的悟性比较差。这几年我比较向往的教是佛教和基督教,一直拿不定主意该和谁更近点。这两年看关于佛教的东西比较多,心开始向佛,曾对朋友说,我以后要去一个山上出家。可一个月前,我的姨不幸出了车祸,这让我对佛产生了怀疑,我的姨一生正直善良真诚,她信佛信了好多年,可最后却如此结果!所以看了你的文章后,我在想,是不是基督教更适合我。

 
予微的头像
 #

因为我也是不懂装懂,所以误导了你似懂非懂的。哈哈。Embarassed

小时候喜欢读诗词古文,受佛教和民间传统的神佛影响很深,可我不喜欢那种“造”个偶像,漫天神佛的顶礼膜拜;而且,“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这种禅意,让我越来越空虚;后来接触了一些基督徒,欣赏他们那种入世,关怀劳苦大众的行动,于是开始去教会;教会也是一群罪人的聚集地,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于是,开始思考,真神,对人,对世界的旨意,到底是什么呢?

敬慕Mother Teresa,特蕾莎修女,她所信的神,一定是真的,所以才能爱到受伤仍然去爱。 

 
西苇的头像
 #

谢谢予微指点!我现在明白了很多。

 
海云的头像
 #

与天婴谈信仰是一件非常舒畅又极富有启发的的事情。

 
予微的头像
 #

多谢海云替我总结!我的结尾就是缺了这条有力的“豹尾”。天婴与我们同龄,所以有很多共鸣。

 
若敏的头像
 #

予微是一位特别善解人意的人,总是看到一篇篇评论,日复一日,充满温情和暖意,一直想道到一声发自内心的感谢!谢谢好文分享!

 
天婴的头像
 #

同感,同感谢。

 
予微的头像
 #

呵呵,天婴,同感谢,同感恩!

 
阿朵的头像
 #

和若敏同感,予微的善解人意字里行间处处体现。

天婴和予微是第一次见面啊,感觉想老朋友似的。以前看到一些网站,说网友见面会“见光S”,这条定律不适合文轩:-)

 
予微的头像
 #

哈哈,阿朵,我们越见越欢喜!

 
予微的头像
 #

若敏,过奖了!多谢你分享的很多人间美好的情事,是文轩的暖,融化了我心中的冰。

 
春阳的头像
 #

天婴确实像微微所说的那样。不过我的建议是大家别相信照片。天婴比照片上美得太多了。Laughing

 
予微的头像
 #

是啊,春阳姐,我都不敢上照片,我的傻瓜机根本照不出天婴的神采韵味!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见天婴这么被善解人意的予微“吹捧”,好羡慕啊!越发让我后悔错过了这次美东的相聚!

 
予微的头像
 #

听说刘瑛依旧不出现,我们很失落!

刘瑛你这是一吹双捧啊?

 
西苇的头像
 #

看过天婴写的卢云,回头再看这篇文章,心里明朗了许多。

心中是满满的感动。

 
予微的头像
 #

是的。我以前读过盧云的书,觉得他话不多,却发人深省;后来读到天婴写的盧云,深受感动。

 
黎玉萍的头像
 #

感謝主!今早起來一打開電腦,不但看到這篇好文章,登陸文軒不到二十四小時就遇到一群主內弟兄姊妹更讓我驚喜。我一下子就記住了予微、天嬰、盧雲神父的名字,還像親歷其境地參與了你們的旅行。從文章看來,你是廣東人,我也是,我來自廣東佛山,現住溫哥華。幸會!

 
予微的头像
 #

感谢主!在这里碰到主内姐妹还是我们家乡人。我是你的邻居广州人,现在佛山到广州实在太近了,比我现在从洛杉矶去温哥华可容易多了。老同学从佛山开车来广州聚会,好像半个小时就到了。想起当年坐那种运货的铁皮火车去佛山,真是“好玩”(年少无知的不懂现实艰难。)

佩服你的文笔,开心你来文轩,愿你找到文友,时时写新文章。

 
黎玉萍的头像
 #

是的,好像两年前就听说要“广佛同城”,其实,别说广佛距离拉近,世界也叫地球村了。认识你真开心!谢谢你!希望我们以后多交流。

 
张帆的头像
 #

文章给人的感觉很美,如同画面,飘柔,清新。

 
予微的头像
 #

多谢好评!佩服你的小说的张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