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三十六 思绪飘忽

半涩时光

 

 

                                                                              三十六

                                                            思绪飘忽


         车到一个地点停下,教授说还有一段距离腿走比较好,可以一路体会这里的风情,让车子在另外的地方等就可以了。大家没走上几步就望见不远处有石牌坊,这在这群学生眼里是第一次见到,这是贞节牌坊。教授介绍这里的牌坊是比较多的,这条路上就有十来处。果然,走几步就看见一座,至少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雕刻精致,但与在县城看到的太子太保的那个相比就显得简单多了。为什么这里的贞节牌坊会这么多呢?教授说这里田地有限,很多男子外出做生意,遇上疾病或者其他意外就客死他乡了,家里的就只好守寡,守寡的女人很苦的,有很多的说法,有的一到晚上就把一碗豆子倒到地上,然后就一粒粒地寻找捡起,一粒不遗漏,这样就会熬过一夜的时光……地方为了体现民风教化成效,实际就是给自己脸上贴金,就向朝廷汇报这里出了节妇,朝廷一听就批了,就建一座石牌坊,表面上很风光体面,实际很悲惨。

       方桐默不作声地望着这一字排开的石牌坊,心里却浮想那一个个漆黑的夜晚,一个孤独的妇人一手半举油灯匍匐在地仔细寻觅那早已滚散的豆子,这一找就找了一辈子……这人到底来这世间干什么?鲁迅写那祥林嫂二嫁过后倍遭嫌弃,成了眼珠间或一轮才显出是个活物……我们这个民族这个狠劲真是了不得,能硬生生地就把一个大活人变成活死人,憋死了还给你建一个石牌坊立着,有什么意义呢?如今谁知道这石牌坊是说的谁?为了表面的一个并没什么价值的名声放弃一生的自由,这是谁的悲哀?男女之间的相爱是应该在平等基础上的,谁都没有特权,只有相互的尊重和爱护,否则还有什么必要在一起?如果一种文化不能给人带来愉快与幸福,那么这样的文化一定是有缺陷的……好在现在真是好多了,空气里散发明显的油菜花的香气,这是方桐非常熟悉的,路旁是大片的油菜地,已经结荚,只有零星的一点小黄花。

       方桐发现自己有些掉队了,圆月与几个女生在前面走的很轻快,不由的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走进一个村庄,找到黄宾虹的故居,这是一座院子,不是很大,但还比较讲究,当年应该也是比较富有的。住着一家人,说是负责维护和接待人参观的。西侧有个亭子,在亭子里就可以望见不远处的青山。墙上挂了些山水画,是黄宾虹的风格,是不是真迹呢?尽管这家人说是真的,但好像没什么人相信。黄宾虹的山水乍看就是黑乎乎的一片,用笔以乱取胜用墨以焦黑取胜用色以褐取胜,不像传统的山水不是青绿就是简淡,如果说传统山水表现的是外在的俊美,那么黄大师就是表现了居住在山水间的乐趣,所以他的画中总有房屋亭台舟桥之类的,使普通的人也能体会一种美好,使文化人也感受到脱俗之意境,在技法上也突破了一味的俊俏。人类总体上是不断向前发展的,但具体到每一个人身上就呈现出了差异性,有的领先有的落后,各种情况都存在,而且落后的还不一定意识到自己的落后,往往还自以为是,干出很多蠢事还自鸣得意……方桐直楞楞地望着墙上的画出神,圆月喊了一声,走了!方桐回过神来一看,大家基本都走了。圆月看方桐呆里呆气的样子感到又要气又要笑,这家伙真是个呆子,人家看一眼就走了,他盯住看,这是临摹的还看不出来吗?看不出来也判断得出呀,哪里会在这里挂真迹?真是的。

       方桐赶紧几步跟上,正好看见墙上挂着一捆捆干透的油菜杆,可能是去年的,没话找话地问圆月:“你知道这是什么?”圆月猜来猜去都不对,边上的女生也没猜出来。方桐有点小得意,说,告诉你们吧,这是油菜的杆子!留什么用?烧锅用。方桐找回点平衡,走路也轻快起来。一行人走在田边的小路上,田里是结满荚的油菜,方桐见景生情,又问圆月:“这是什么?”圆月不甘被问住,急忙回答:“这我知道,是那种扎起来扫地用的!”“哈哈,这就是油菜呀!刚才那是收割了晒干的,这是长在地里还没收割的!”圆月气的一鼓一鼓地翻白眼。边上的同学都笑,不知道是笑方桐显摆还是笑圆月被气还是笑自己也不知道这什么。方桐觉得特解气,平时这帮城里的人老是有优越感,压得自己真抬不起头似的,就是圆月也在潜意识里轻视自己,其实自己所熟悉的东西比他们多多了!他们哪里知道农村的植物,哪里了解农村的乐趣?他们才有些可怜呢,一出生就在脱离自然的城市,无法了解自然环境里的情况,少了许多乐趣……前面有一头水牛在吃草,方桐刚要开口,圆月抢着说:“这是牛!”方桐笑了笑,问“这是什么牛?”“什么牛?”“水牛!”圆月不服气,低声问边上女生,得到肯定回答时圆月也笑了,问方桐:“还有什么别的牛?”“还有一种黄牛,黄牛是不下水的,但是黄牛肉比水牛肉香啊!”圆月听方桐侃侃而谈不由得对方桐多了一分敬佩,他知道的还真不少。

       太阳已经偏西,照在身上也不那么火辣了,远处青蓝色的逶迤的群山近处青绿偏粉的整齐的油菜,一队稀稀疏疏在田边小路上闲散行走的青年学生,方桐观看这一切感觉内心充满了快乐,如果时光就这样停住该有多么好!可忽然间眼前还是闪过火车上那姑娘的身影,方桐自己一楞,怎么突然会想到她?!不知道她现在干什么呢?她会想到自己吗?圆月头微倾着看面前有些坎坷的路,她不知道呆子方桐这会儿怎么不出声了,也许累了吧。

 

 

 

 

 

 

                                                                       0一三年三月七日九点十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方桐善于思考,爱动脑子,这里又显示了他的活泼之处。看样子他对火车上碰到那姑娘动了真情。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个人物是有点意思,呵呵。

 
雨林的头像
 #

这一节写得充满年青的趣味。心理活动人物情状四周景物天衣无缝地结合在一起。好的小说本身也是一件艺术品,让人会知道珍惜。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会逐步轻松一些的。

 
梅子的头像
 #

贞节牌坊、画家、"牛"、油菜、后面由景及情,这一节内容丰富,所含哲理凝重。

男尊女卑、城乡差异这是永久性的话题,是难以逾越的鸿沟,尤其是在中国。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到底是有农村生活经历的,没经过这些差异的人不会体会这么深,这也是我要写这篇小说的原因之一。

 
呢喃的头像
 #

情节越加生动,人物性格越加突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这方桐也在逐渐走出自我,这跟整个发展有很大关系。

 
追梦的头像
 #

中国文化里的糟粕多了去了,所以不能盲目地一概传承。

说道山水画的风格,十六七世纪西洋画也有一派山水画,画面以森林为重,有山有水有牧童。。。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审美观,问题是谁敏锐地捕捉到新时期的趣味谁就会成功,谁提前捕捉未来谁就会在生命结束之后获得声誉,真正敏锐的人是很孤独的。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写得好!徽乡的牌坊是很著名的。绿岛贴了首诗为你的小说助阵,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绿岛,这就去拜读你的诗!

 
予微的头像
 #

“我们这个民族这个狠劲真是了不得,能硬生生地就把一个大活人变成活死人,憋死了还给你建一个石牌坊立着,有什么意义呢?”

真够狠!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些狠劲不仅仅在中国。

 
予微的头像
 #

哈,是,天涯何处不乌鸦?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