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海云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周 20 小时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4
积分: 39046

你在这里

《放手》长篇小说 三十五

虽说小两口楼下吵床上和,但是,过于频繁的争吵让夏伟觉得十分心烦和疲乏,在一再说明自己对菊红没有任何想法之后,夏伟对于梅搬去旧金山居住也持赞同的态度,理由当然是一来可以减轻妻子赶来赶去的辛苦,二来也可以减少夫妻间时常的嘴角。 

俩人那晚做完爱相拥地躺在床上, 夏伟平静地说着这些事。开始梅要搬出去的态度是坚决、没有商量的,等到丈夫也同意自己搬出去,她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一转身把背对着男人。夏伟没注意到妻子这种微妙的心理变化,仍紧紧的拥住女人,说:“我喜欢这样从后面抱着你,我们就像两个勺子,你这个小勺子完全躺在大勺子里。” 梅的眼泪无声地流了出来,丈夫继续轻声地在她耳边说:“你平时一人在外,要好好休息,照顾好自己,周末回来,我们好好相聚!我们再也不吵架了,从今以后都不吵架了, 好不好?” 

“我不回来了! 梅半赌气半撒娇地回答“我才不要回来让你和你妈合起来欺负我!这家早成了你妈的家了!” 

“瞎说什么呢!这家永远是你和我的家!你要是不回来,我就跑去旧金山找你去,你是我老婆唉,你可不能老让你老公独守空房吧?你就不怕我......”夏伟连说带动作,梅被丈夫咯吱地唧唧地笑:“讨厌啦......”

 

“叮铃铃”电话铃炸耳的声音把躺在浴缸里陷入回忆之中的梅拉回到现实中,她赶紧起身用浴巾裹住身体, 跑过去接电话。 

“梅,还好吧?”是夏伟,他已回到家里,洗了澡躺在床上“现在开始后悔放你走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睡不着,想你了!” 

“找个人陪你啊,比方说:那个红妹妹......”梅故意说。 

“你又来了!不是说好不再提这事儿了吗?”夏伟的声音里并没有不快,他接着问梅:“你想我吗?在干嘛呢?” 

梅很想说自己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房子里很孤单很害怕,她很想告诉他她已经后悔了,后悔一个人出来离开家,她想他!她爱他!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我觉得一个人挺好的,又清静又省心。我在泡泡泡浴呢!还没泡好, 被你的电话从浴缸里拖出来了!” 

夏伟有点失望, 看来妻子并不像自己那样多情善感,他又叮嘱妻子睡觉前看看门窗是否都关好了, 才说:“那好吧, 我就不多说了, 你继续享受泡澡吧!晚安!” 

梅听到听筒里传来“哒”的一声, 知道丈夫挂了线,自己却恨不得踢自己一脚,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自己明明在乎的东西偏要装作不屑一顾! 

那个夜晚,梅泡好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几次想拿起电话打给丈夫, 却还是放下了。直到凌晨两三点钟, 她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睡梦中,父亲恶魔一样地举着木棒追的她抱头鼠窜,当她尖叫着惊醒过来之际,一身冷汗的她再也无法睡去。 

她起身倒了杯水喝, 看看钟早晨五点一刻,上班还太早。旧金山的凌晨十分清冷,她有点打哆嗦, 于是披了件厚点的衣服,坐在书桌前,打开电脑。就在这时, 她听到房顶上絮絮碎碎的声响,她吓坏了, 难不成有小偷还是坏人,正想着是打电话给夏伟还是打电话给警察,她又听到了类似小鸟叽叽喳喳的鸣叫,原来屋顶上的“邻居”也起床了,一颗心放了下来,这才发现自己满手的冷汗! 

这一松一驰中,梅忽然有了主意:她干嘛不找个室友?既可分摊房租, 还可陪她壮胆。真是一举两得!梅坐在电脑前打下她的分租广告: 

日落区高尚住宅,两室两卫, 分租。找单身正职女性,不烟不酒,安静易相处,月租若干, 有意者请伊妹儿至May123@yahoo.com. 

广告弄好,梅看钟已是早晨六点过了,她去梳洗打扮,又烤了一片面包、倒了杯牛奶,再坐回到书桌前,看见电脑屏幕上自己的邮箱一闪一闪的, 知道有新邮件, 打开来竟然已有人回覆她的那个分租广告了!是个叫“Lotus 的女子,她的回覆是: 

我是一个单身妈妈,独自一人带着我四岁大的孩子。我在一间托儿所工作,平时白天孩子送学校,晚上和我一起住。孩子很乖很安静,我也是个安静的亚洲女人, 不抽烟不喝酒,我知道你广告上写着单身女性,但还是想碰碰运气问一声:你能考虑我的申请吗?我愿意承担所有的打扫卫生之事。谢谢! 

梅开始觉得一个女人带四岁大的个孩子真不容易,同情心起来了之后, 就很快地写了回复:如果你有兴趣,请与晚上七点以后来看房, 地址是...... 

写完一按滑鼠发了过去, 再看钟已是七点多了, 她赶紧穿戴妥当出门上班去了。 

办公室刚坐定, 夏伟的电话就到了,他一早打到梅的住处梅大概刚走:“这么早就上班啦?昨晚睡得好吗?” 

“还可以!就是房顶上的鸟窝吵人!”梅懒洋洋地说。 

“有鸟窝啊?下次我来帮你看看!”夏伟又和梅聊了一会儿,也收线上班去了。 

白天忙忙碌碌转眼就过去了,梅一直呆在公司吃过晚饭, 又做了会儿事,直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离开。回到日落区的住所,开了门进了屋,又是一室的沉寂。梅打开所有的电灯, 让房子里亮堂堂的,把水壶住满水放在炉子上,刚点着火, 就听到有人钦门铃。 透过门上的望孔,依稀看见一个女子黑发披肩戴着一付深色眼睛,站在门廊里。梅猛然想起早晨自己在网上张贴的分租广告, 还有那个叫“Lotus”的亚洲女人应招的事,肯定是她来看房了。 

梅打开一条门缝,问:“请问你是......” 

“我就是Lotus, 来看房的。”女人轻声轻气地说着话,梅只觉得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那个语音语调在哪儿听到过。 

梅打开门,对面前的女子说:“那请进!进来看吗!” 

“你是May! 你是May! 是我啊!”女人一边兴奋地大叫,一边把眼镜拿了下来,梅当场愣在那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来看房的女人是与之失去联系多年的秋莲!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无巧不成书!

 
抱峰的头像
 #

细腻的描写.问安!

 
羊狼的头像
 #

:“我喜欢这样从后面抱着你,我们就像两个勺子,你这个小勺子完全躺在大勺子里。” 好生动的语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