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岁月的划痕

 

六年前我回家看母亲,二弟说我他们单位的领导,我的初中同学刘告诉他, 在地区工作的几位同学听说我要回家, 一定要和我见一面。

 

我和他们中有的人三十多年未见,真不知见面后是否能认出彼此。那天班长彭把我和老公接到地区招待所,其它几位同学随后便到,未曾想我们一见如故, 几十年的距离顷刻间消失, 一切都是那样自然, 那样朴实无华。我们一起追忆着逝去岁月里那些美好的片段,晚饭前在招待所的房间里留了影。

 

晚宴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地方美食,大家谈论着班里其他同学的现状和对彼此当年的印象。尘封的往事像决堤的水, 从记忆深处涌出。

 

文革开始那年, 我们在县城里唯一的中学上初二,还是些不明就里的少年。学校里先是停课, 接着是”大串联”, 后来我的同学们,家在县城的在郊区成了知青,家在农村的回了自己家,我被送到父亲的老家当了几年返乡青年。

 

再后来不少家在城里的男生, 有的参了军, 有的去了遥远的三线兵工厂,  女生们则被分配到县城里的银行和供销社,我也在距县城20公里的小镇上开始工作。

 

我们年级那时共三个班, 每个班约四十多个学生,其中八九个是女生。文革后, 户口在县城的, 大部分设法调回那里工作。

 

当地人很恋家, 曾有人调侃, “这里的人只要看不到自家烟囱, 就以为离家老远了”。这些年家乡人的生活越来越富裕, 不少人在西安、北京、北戴河、乃至三亚买了豪宅, 但那些地方只是他们度假和消遣的场所, 他们的大本营永远牢牢地扎在那个古老的小县城里, 只有那里才是能让他们气定神闲的家。

 

在地区工作的有四位同学。一位是我们的班长彭,他长我三岁,瘦瘦高高的个子,稍有卷曲的黑发,笑起来时会露出两颗小虎牙,很有女生缘。我们刚入学时他好像是文体委员, 班长是一位十六岁的男生。这位男生来自离内蒙不远的乡村, 回答老师问题时爱脸红, 声音柔柔细细的, 像个大姑娘。据说家里已经给他定了亲, 为此男同学和他开过不少玩笑, 有一次都把他给逗哭了。

 

彭学习成绩好,是学校乒乓球队的。那时候每个教室外都有一个乒乓球案, 下课后谁跑得快, 就能先发球, 好多时候每人只能发一个球, 输了就乖乖地让给下一位。

 

我也喜欢打乒乓球,父亲给我做了个木头的球拍,样子很好看, 但打起球来咣咣作响, 没有任何弹性, 乒乓球和拍子稍一接触, 便飞得老远, 很少能让我有发第二个球的机会。出乎我意料的是, 有一次年级乒乓球赛, 每个班里需要三个男生, 三个女生参赛, 我也成了其中之一。结果我们班输了,无疑是我拖了大家的后腿。

 

彭的钢笔字和毛笔字都很漂亮, 我们年级的黑板报策划自然也少不了他。班里很多同学的本子皮都是他写的。我家孩子多,虽然父亲的工资在那个年代的小县城算是不错的了,但父亲的老家在乡下,我们住的房子是租的来的。那时我年龄小,个子又矮,穿的也不好,彭对大家一视同仁,我的本子皮也是他写的。

 

文革期间,我们班里组织了一个"勇往直前"战斗队,队长的位置自然非彭莫属, 我们贴在街上的大幅标语大多出自他和另外一个同学的手。刚开始我也是红卫兵, 后来县长, 副县长一夜之间都成了走资派,再后来连局长和我父亲也成了陪着他们一起接受批判的牛鬼蛇神,至此我失去了红袖章, 脱离了战斗队, 再没有和班里任何人联系过。

 

大约在我们下乡前后,彭参军去了兰州军区,他先是作文书,后来被提拔,一直做到团级,转业后回到地区, 成了地区农行的副行长。

 

他的太太鲜和我们同级。班长当初看上初六八级一个叫枫的女生,枫是宣传队的骨干,学习成绩好, 是学校里最漂亮的姑娘之一,她的父亲是位局级领导,曾经的走资派。彭入伍后和枫通过几次信,但枫的父亲坚决反对,彭是城里人,枫的老家是农村的,那时候,城里人和乡下人互相瞧不起,更甭提沾亲带故了。

 

鲜是个温柔善良的女孩,她也是城里人, 恰好和彭的父亲在一个部门工作, 彭的父亲鼓动回家探亲的儿子娶了鲜。鲜后来随了军, 彭转业后随他回到地区工作, 现在他们已儿孙满堂。

 

彭心仪的枫和我一样成了返乡青年, 半年后枫在村里当上了民办教师, 不久由家里做主嫁给了一位文革前毕业的大学生,他们一起生了两个女儿,等孩子们都上大学后, 俩人和和气气地离了婚。

 

第二天早餐时, 枫也来了, 是彭接她来的。她现在是地区重点中学的校长,她和彭不仅相处的不错, 而且是很好的朋友。枫的父亲和我父亲是幼年的朋友, 枫说,文革时在她们家最困难的时候, 我父亲曾去探望过她病重的母亲, 并帮她们料理了她母亲的丧事。对此, 我毫不诧异, 父亲一生善良正直, 院子里就是来个要饭的他都会好好招待的。

 

另外一位是男同学田,他也是学校乒乓球队的, 是彭的训练搭挡, 后来两人一起入伍,去了兰州军区。

 

田和他的妻子虹小时候曾住一个院子,说细点,田家是虹家的房东。虹的父亲文革前曾是我们县的老县长,初中一年级时因父亲工作调动, 她转学去了地区。田参军后主动和虹联系,他们鸿雁传书, 数年后喜结连理,他们的联姻大家谁也没想到, 成为一段佳话。田转业后回到地区武装部作了副部长。

 

下一位是娥,她也是城里人,曾经的知青。她的丈夫是位高六八级的男生, 她和他插队时认识。 后来他参了军,她能歌善舞,被分配到地区工会。娥的丈夫在部队做到团参谋, 转业后回到地区,是位地方政府要员。

 

有趣的是他们三家的男人都是军人, 而且是一个部队的, 转业后又都在地区工作, 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俨然是一个和谐的大家庭。

 

晚饭时还来了我们班一位从政的男同学, 这位农村来的同学回乡后做了民办教师, 后来被借调到公社工作, 那时候我刚好也在那里的供销社工作。我上学离开后, 我们当年的公社书记当了县太爷, 他随他到县里工作,在省党校毕业后, 正赶上领导班子年青化, 县太爷被提拔到地区工作, 他不久成了县太爷。数年后他也被调到地区任职。

 

最令我高兴的是银行同事惠也随他们一起来看我, 惠的丈夫曾是位军官, 那时候每年只能回来探亲一次, 我曾从惠那里见过他的照片, 知道他英俊潇洒, 对惠温柔体贴。

 

那时候惠带着一岁多的儿子在营业所上班, 晚上营业所的院子里常常只有她们娘俩,她有些害怕, 要我搬去和她们一起住,我们同住一孔窑洞数年,直到我上学离开。

 

我在供销社工作期间,她待我像妹妹一样。夏天她煮绿豆粥时,总少不了给我留一碗, 有时开小灶, 也不会忘了我。最令我难忘的是我上大学时她曾几次汇钱给我, 虽然金额不大, 但那时她每月的工资也只有四十元左右,还要抚养两个孩子。

 

遗憾的是我们在旅行途中遗失了记载那次聚会的优盘, 那个优盘里储存着那天晚宴和第二天早餐时拍的所有图片, 幸亏计算机里有几张晚饭前在招待所拍的照片, 纪录了那天我们初次会面时的美好时刻,成为我永久的珍藏。


August 27, 2013 in WA

 

 

注:图片来自网络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Sujuan的头像
 #

春山,好动人的聚会呵!逝去的岁月如诗如歌,引人囬念!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Sujuan, 我也很感动的,有点少小离家老大回的味。问好!

 
梅子的头像
 #

难得的聚会。

原来春山与我的妹妹是同龄人,她俩那时一个初三、一个初一。你也曾经是知青呢!不容易的人生。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哈哈,梅子,现在你相信我们是一代人了吧!问好。

 
杏子花开的头像
 #

朴实无华的聚会!

同学情谊弥久历新。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杏子诗一般的留言,孩童时的记忆总是最深的,会伴我们一生。

 
杏子花开的头像
 #

我打字错了。好像应该是历久弥新,而我打成了弥久历新。

嗯,儿时的记忆冷不防地会蹦出来,愈加珍惜今天的幸福。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更正,我懂你的意思,我也经常打错字,做老师的人就是严谨。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人生的温暖就在那一回首时蓦然涌上心头的感觉。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木桐,你总是那样善解人意。这种温暖让我感到人间不缺爱,这些令我感动的人和事值得永久的纪念。

 
雨林的头像
 #

小城故事多,春山要多多地写啊。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亲爱的雨林,谢谢你的鼓励,我是想趁现在头脑清楚,写下这次聚会,作为纪念。

 
海云的头像
 #

那过去的时光因为友情而闪光。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海云,你说的真好,幼时的友情是很纯真的。

在此要感谢你为大家提供了这样一片净土,我们才能有个归属。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感动你们的相聚。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一弘,我也很感动,班里其他同学离的近,聚会比较容易。

 
老来天真的头像
 #

原来春山还这样资深,看春山的文字像花样年华呢!今天看到春山照片,春山和春山的文字一样美丽年轻!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天真的美言,很羡慕你们年青,朝气蓬勃。

 
熊猫的头像
 #

猜想过去,第一张照片的正中应该是你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呵呵,亲爱的熊猫MM,你猜的不错,就是那个嘴上有cold sore 的。

 
仲夏百合的头像
 #

温馨的聚会,真挚的友情。 谢谢春山分享你的故事。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百合,有女儿陪你们的这段日子多幸福啊!

 
予微的头像
 #

原来春山姐姐和春阳姐姐一样,曾经的知青,现在的知深,看文章,我一直以为春山是70后的小资呢,哈哈!有一颗年青火热的心!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搞不懂咋么能从文章里看出年龄?哈哈,我做梦也没想到有人会以为我是70后。我只是每天傻傻地活着,没有多少不开心的事罢了。

 
西苇的头像
 #

难得而美好的聚会呀。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我也觉得是很珍贵的,值得写此拙文纪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